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孩子妈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62 2020.10.11 23:50

  夜,一如昨日的独凉俱寂;

  情,肆意挥洒着无几多的春青!

  世上的有很多事,虽是已然趋于临门一脚的当口,魂魄也终是不会予以得逞,徐徐图之亦是不可成。

  晚风微凉初初浸透,鸠纯提着包蹒跚的走在热闹的街头,心中翻腾。

  想起刚刚的场面,真是既有悔又有恨更有不甘心。

  曾杨言的吻未像预测的那样落下,而是在临近吻上的时候堪堪的停了住,随之伴着的,是轻微的反胃。

  也难怪,曾杨言这几日大抵是没有好好吃过饭,空腹咖啡喝多了,可不是要作呕。

  鸠纯的脚步停了住,早知道,她鸠纯就送饭了,仰望着风铃大厦的最高最末梢之处,指间微攥成拳。

  心中此时划过的情绪什么都有,这样的好机会,怕是也能让鸠纯惋惜好一阵子了。

  没想到,苦心孤诣的把自己送到对方的嘴边,曾杨言倒还是在临门一脚之前刹了车,可鸠纯并不知道的是,曾杨言的反胃实则是因为她身上的香水味道太过浓郁。

  曾杨言靠近鸠纯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子很复杂的味道,似乎是发香,体香,还有香水的综合体。反正那个味道,让他十分反感。

  那日事后的曾杨言再对到鸠纯后续的任何斥有欲望与哀怨的眼神时,皆是选择翻白眼无视。

  想他是何许人也,怎可对这样的事没有体验感或经验之谈,毕竟,这个社会像鸠纯的这类人也是可以以群体计的。

  那日之后的鸠纯似乎是自此受到了冷待,本以为没有了沐敬言,自己会更受曾总的青睐,奈何,棋臭了一招啊,还美目闪动期盼着高冷的曾总能够那日依旧。

  ~~~~~~~

  此时,福池公寓的门口,有一伟岸的男人带着一小男孩出现在大门外的传达室。

  许是传达室的门卫师傅见简章身材魁梧,又脸生,遂把他拦了下来。

  这世事的进度总跟着简章的意愿唱着反调。

  自从见到张沫玮的照片到连夜驱车行至此处,统共不过两小时,简章的脑海里就没有停止一刻希望能够早点见到她。

  简章在了解到沐敬言与徐姓姐弟如何相识的时候,几乎可以确认,那就是张沫玮的处事风格。

  她还是那么的嫉恶如仇,杀伐果决!

  却不曾想,被这公寓大门的师傅给堵了个正着,好说歹说软磨硬泡的就是不让你进去。

  给到的解释就是陌生人是不能进去的,为了小区的安全,除非能得到业主的首肯,可是这徐皓蓝记清了沐敬言在几幢几号几楼几室,可电话过去就是没人接听。

  徐皓蓝伸着手将甜甜的荔枝味棒棒糖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吧唧着,睁着双眸瞅着眼前这位双眼微闭心绪微沉的简师长。

  没有这通行证怕是今天不能进得去这福池公寓,简章不怕吃苦,更不怕麻烦,只是这区区几尺的距离却被拦在了一张身份通行证上,你叫这等待了十几年的男人怎么能够沉稳的住。

  简章转身抱起了徐皓蓝来到了越野车的驾驶座,伸手拿起了车载架上的手机。

  微存的一点神志拼凑理智,寂静的晚风吹拂,漾起简章心头的一抹热烈。

  门卫师傅之前到还目光时不时注意着简章的身影,看他抱着孩子走开了点,以为对方已经放弃了,是要走了。

  迎门恰巧而来了一辆面包车,门卫师傅看着来车的挡风玻璃上信息记录,没做多犹豫就按下了手中的按钮,就看见福池公寓的电动门缓缓升起。

  简章抱着徐皓蓝,眼底闪现一抹狡黠的笑意。乘着面包车还没完全通过的时档,抱着徐皓蓝双腿一迈放大步的跑进了福池公寓的大门。

  堂堂师长,出门在外的也总免不了要维持自己本身的形象,以致捍卫军人的煌伟,可此时大步迈着往里冲的简章哪里还顾得了这些。

  就听见门卫师傅在后面拿着警棍:“哎,哎!你站住,你....不能进去。”

  简章修长大腿几步就进了电梯,慌忙按下关门键,由着徐皓蓝下地引路来到了沐敬言所在的楼层,只觉胸腔下的心脏蹦跳的能整颗的跳出来,不知是刚才的奔跑还是无言的紧张。

  “叮!”电梯门缓缓打开,徐皓蓝很是熟门熟路的领着简章来到沐敬言的家门前,眼神示意简章按响门铃。

  人们大多在尤其不顺的时候将其归于命运的嘲弄,除却无能为力,无任何可抨击的诠释与解读。

  长廊里的门铃乍响颇久,一大一小的一抹期许皆慢慢凝固成涩。

  简章有一瞬息的沮丧,没想到,一如既往的还是没能如愿,徐皓蓝似乎感知到简章的失落,他这个年纪,可以机敏的感觉出却无能力有效调停。

  看来沐姐姐是出去了,或者有事情没回来。

  徐皓蓝心下想着,扯过兜里还唯剩的棒棒糖,作势要给简章,动作简单,意欲却明确。

  灿烂的心境有板块般的灰败,简章领着徐皓蓝坐了电梯下来,就看见门卫的师傅叫了小区物业的区管,一众人准备上楼,凶神恶煞的出现在简章的面前。

  简章牵着徐皓蓝的手往身后回了回,将徐皓蓝拢在了自己的大腿根。

  “滴呜滴呜~~~

  福池公寓自远南而来的地界就传来了警车的笛鸣之声,远远的,听那动静,怕是不在少数的一两辆而已啊!

  简章不小心跟人动手了!

  想来,倒不是被逼的.....

  想来,是心里堵得慌不小心走火了....

  待到警车将几人拉到警局,简章拢着怀里的徐皓蓝,就听见带着他到审讯室的一名警员在前头说了一路:“哎,我说你,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学什么人家闯小区,特别你这还带着孩子行动的。”

  警员说着开了门,示意简章进去,末了,似乎是经常碰到这种事似的,经验老到的回头还补了一句:“你这孩子的妈在那小区吧,何必呢,回头做笔录的时候说清楚。感情的事要理智解决。”说完,关了门就走了。

  只留下因为那句“孩子妈”而低头看徐皓蓝的简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