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张沫玮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15 2020.07.27 21:01

  沐敬言闭了闭宁静的双眼。

  每每想起过往都会让自己沉浸其中欢愉到无法自拔,回神之后却又无比沉痛。

  她自右手穿过发梢,现在她的头发已长至及腰,可是那予以命令的人却已然不在了。

  “张沫衍,你个…”原本在心底生出的责怪念头在呼之欲出的瞬间消软无行。

  沐敬言微微叹气,再叹气……

  渐渐平复的心绪想起了那随时日叠加却更沉痛的消弭瞬间。

  痛,让自己选择忘记,可是真正的忘记不需要选择性的去努力,而那些越努力越不愿忘记的,才能铸就-殇!

  沐敬言看着自己面前肥美鲜嫩的筒骨,一时错觉,不知道张沫衍在死之前有没有受到非人的折磨,不知道他走的是否安详。

  “嘀嗒…”一滴热泪滑落汤汁,漾起了微微的纹路,沐敬言抬手拭泪,眼中斥满了不舍与伤心。

  越是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才越会让沐敬言对张沫衍的结局充满了血腥性的悲剧性假想,而她也将无法做到真正释怀。

  “叮咚~”门边适时的传来猝不及防的门铃声,及时的将沐敬言的情绪带回正轨,沐敬言擦了一把鼻涕,起身准备开门。

  门外的人似乎竖起了耳朵也听不见有来人开门的迹象,遂又急急的按了门铃两次,然后静静聆听以待认证。

  沐敬言以为保不齐会是王芝复闲不住又来找她了,自从上次被自己没收了家门的钥匙,每次王芝复的按门铃的频率大致就是这个样子。

  可是…

  今天却没有叫着她的名字?

  沐敬言眼中划过一丝以往的谨慎,小心翼翼的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大一小,大的估摸15~16岁,穿着一身的校服,小的约摸只有7~8岁,此时正高高举着手中的花束,从沐敬言的角度看,刚好看到零星花瓣下乱蓬蓬的头发。

  “姐姐!”

  男孩见身后的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喊人,便耐不住的抬头赶紧冲沐敬言叫到,并带着一连串尴尬的笑声“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沐敬言已经认出了来人是谁,小的不认识,大的倒是眼熟。

  只是低头看着眼前的小不点仰着个头嘿嘿嘿的冲她一个劲傻笑,那殷桃红的嘴巴张着,露出里面刚掉了门牙的牙床。

  “有什么事?”

  沐敬言可算是张唇给了句问话。小不点立马捧着手中的花束一本正经到:“姐姐,姐姐,我和我姐姐是来跟你说谢谢的!”

  说着便再次将花束举的高高的,连带着还稍稍的踮着脚。模样很是俏皮。

  小不点身后的女孩似乎怯生生的,内敛而且不爱说话,此时倒也对沐敬言满眼感激,拼凑着动听的话说到:“这位美女~姐姐,我是上次在穿川街道被你相救的那个女学生。”

  沐敬言点头,“的确!”

  “我和我弟弟想向你表示…感谢。所以…所以…”女孩说不下去了,怕是刚才一瞬聚集的能量显然已经用完。

  “所以我们问了警察叔叔你的住处,特地来看看你。”

  小不点奶声奶气的及时替他的姐姐补充道。还不忘抖了抖手中的花束,晃了晃了缺了门牙的大脸。

  沐敬言弯腰接过了小不点手中的花束,是一把已然开放的向日葵,沐敬言抬手拂过花瓣,满眼映衬着鲜活的金黄。

  “谢谢!”沐敬言由衷的说到。

  “是我应该谢谢你,那日要不是你…”女孩将沐敬言的表情与动作看在眼里,更觉自己面前站着的沐敬言宛若女神,眉眼虽带着不可接近的坚毅,笑意却丰暖,那天她相救的时候便是犹如战神莅临。

  沐敬言听到女孩的话语欲言又止,穿过一寸空间看进女孩的眼神充满不安又似有薪火微燃。

  “总之…总之…你养伤的这期间,我们会再来看你的!”女孩说着拉着半高的小不点就跑了,脸上微微飘染着红晕。

  看着越来越渺小的两小背影,沐敬言有一瞬的呆愣,此番场景,像极了她与张沫衍小时候,嬉笑打闹后共同飞奔的瞬息。

  他总是将她护在他的身后,他将他哥哥的身份饰演的如此出色。

  世人皆在尘世看尽了社会百态,却唯独看不清自己!

  看着手中荧亮芬芳的向日葵,她的思绪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渐渐迸发!

  五年前,她的母亲没有等到出任务的她回来,死于一场溺水的意外。

  而她的哥哥却在相隔不久的几个月后为了所谓的“后妈”命丧对手。

  这让她如何还能以张沫玮的身份活在他老爹华东区张努德张司令的眼皮底下。

  曾几何时,她那么相信自己父母之间的感情,依赖家人给予的温情。

  沐敬言垂首,她一如既往的想要克制自己的情绪,她不想留下什么所谓的眼泪,因为她始终觉得眼泪是为亡者而流的,而张沫衍的尸身始终没有找到,她应该对期许有信心的。

  她的一直隐忍,不小心的将感觉放大到无数倍,偏偏又全然不管不顾的将其掩埋在骨子里。

  这几年的生活,让她感觉自己是个多么卑微的存在,抛却了司令千金的身份,她连最起码的生存都成问题,如果没有王芝复的救济,自己怕是很难在城市中掩藏痕迹生活自溢。

  自己对生父的无法面对,彰显着她维数可控的懦弱。

  “但愿,我跟你不再有任何瓜葛!”这是她记忆里离开前对父亲张努德说的最后一句话。

  想想自己刚来这的那一会儿,情绪低落,性格暴戾,光是因为打架被保释的日子,就够王芝复掰着指头数上好一会儿……

  亲人的相继离世,父亲政治方面呈现的真相与自己所查的相对立,那被权利分化了的理智与正道,在日渐沉迷的张努德眼中,究竟还剩下什么?

  张沫玮不敢想,也不想去想,那飘飘扬扬的心中旗帜却被附上了畸色,自己是否还将予以任何可执观化的信念;那洋洋洒洒的血性俨然在日复一日的焗盐下瞬间褪色,臜渍近身,永无清新之可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