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0、早餐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19 2021.01.08 23:01

  一大早,沐敬言就接到了王玉树的电话。

  今天,她得陪着曾杨言去参加汉州市制造精品馆艺术规划项目。

  挂了电话,沐敬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散发着清晨的余韵,有点艰难的起床。昨夜,她宿在了福池公寓的小房子里。

  而简章昨日的惊险探访,他拿走了一样在沐敬言看来很异常的东西,就是那枚与简章一模一样的袖扣。

  沐敬言当初走的时候,只带走了部分值得留恋的东西,也大多跟母亲闵沫和哥哥张沫衍相关,其他的这种,皆未带走。

  事后回来的沐敬言查找了房间,发现少了这么一枚袖扣。

  之所以觉得异常,是因为如果来者是张努德的人,应该不会只简单的拿走那枚袖扣,亦或是什么都不会动。

  沐敬言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曾把这枚袖扣送给了一个暗恋自己多年的人。

  可是简章作为当事人,此时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与目的拿走它的呢?

  他似乎想暗示沐敬言自己是为何而来的,让沐敬言自己去猜测他的身份与张沫衍又有什么样的关联。

  这一招,在简章的想法中,不可谓不完美。

  沐敬言是聪明人,脑海里过筛了一晚上,也不曾从张沫衍以往熟识的人当中找到与昨日的陌生男子相似的眉眼。

  沐敬言与简章就像两条平行的波浪线,在此之前,从没有正面的相交过。

  沐敬言来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许久未住,家里连现成的吃食都没有。

  沐敬言仰头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她有点想念潘小施的定时早餐,还想念王芝复那育儿氏的喋喋不休。

  她开始依恋前不久大家住在一起时相互打闹的烟火气。

  梳洗过后的沐敬言着装完毕,想要到小区外的早餐铺去吃个早餐。

  刚出了门,就接到了王玉树已到达她们小区的电话。

  沐敬言心想,今日估摸会开会到很晚,这种早会,估摸拖到12:30到1:00的也绝不是问题,所以,这个早饭.....

  沐敬言有点舍不得不吃早饭,遂跟王玉树提议:“我马上下来,我去买两份早饭,你稍微等我一下。”

  沐敬言挂了电话,王玉树在车上看到她出了福池公寓的大门,朝着30丈外的一个路边摊走去。

  王玉树摇下车窗,对擦车而过的沐敬言欲言又止,王玉树咽了咽口水,有点无奈的看着后座的曾杨言。

  曾杨言收了手头的一杂志,透过前车窗看着沐敬言有点小跑的往那边的小摊走去,嘴角勾勒,轻微的笑出了声。

  王玉树跟随着曾杨言多年,也不曾知道他的BOSS会在这样一个秋天的雾霾早晨笑的如此简单开怀,笑声里透着的净是愉悦。

  曾杨言拿过身一旁的手机,在王玉树诧异的情绪中缓缓下了车。

  沐敬言瞅着车道上的车子,穿过马路,来到小马哥的路边摊。

  他家的糯米饭团和油泼面是方圆百里的早餐之最,再加上浓浓的豆浆,那味道,简直了.....

  当然,这样的评价还是出自作妖的王芝复,想来,还是具有一半的参考意义的。

  “老板,给我两份饭团打包。”沐敬言温柔的说到。

  “不了,我们这里吃。”沐敬言掏出手机准备付钱,却听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不是曾杨言又是谁。

  “好嘞。”小马哥接着曾杨言的话回答到。

  沐敬言转头,眼神中迸射着一股难以置信。眼珠子几乎是要瞪出来的模样。

  没想到,王玉树是带着曾杨言来接的她!

  沐敬言透过曾杨言的侧身将眼神放远,是快尽头那边缓缓下车并搓着手的王玉树。

  “艹.....”

  沐敬言心里骂了句脏话。小马哥认得王芝复与沐敬言,她们是他这个早餐铺的常客,经常会来照顾他的生意。

  虽每次来也不过就是简单的买卖交谈,但知晓她们都是好人家的姑娘。

  看着一直站着的沐敬言,遂说了句:“姑娘,这饭团加上我秘制的酱料才是最佳,时间不赶,就坐下来吃吧。”

  沐敬言附和的点了点头,道了句:“也好。”,遂与曾杨言坐下。

  曾杨言与沐敬言分立对坐,然后再加上一个姗姗来迟的王玉树,仨人挤在一桌,曾杨言加了单,迎着渐渐多的早班人群,三人没有多少话的开始用起早餐。

  曾杨言其实是不善吃中式早餐的,所以,俨然是一个很好的最初体验。

  三人匆匆用过早饭,便往项目点出发,车上,曾杨言还特地的说了此次项目的状况,透露了汉州目前新市长的一些情况。

  沐敬言侧目,

  “简章”

  她看着新市长的一张前几日的动图。

  “嗯,看面相,是个青年才俊来的,只是.....”沐敬言截了一张图,在手机相册里放大了那张图片,这人的眉眼....怎么有点熟悉的感觉。

  沐敬言皱了眉头,脑海好像划过了什么...

  曾杨言看着沐敬言的眉眼;“怎么,你别告诉我你认识?!”

  “不,不,我想我并不认识…”沐敬言轻微的摇着头,口中呢喃。

  ~~~

  简章昨日回来的时候,陈牧升深感这人有些许的不对劲,可是....不对劲在哪呢?

  陈牧升好像又猜不明白。

  一大早的,今日要陪同简章参加一项重要的制造精品馆的艺术类项目。

  听说来参选的都是一些汉州当地孰轻孰重的公司。

  简章草草的扫了一眼那些所谓的“地头蛇”的名单。

  “M·T”视线扫过,简章自是在找到沐敬言之后通过公安查过她的所有有效信息。

  当然也知晓她的所在公司。

  昨日匆匆一别,没想到第二天就要见到沐敬言。

  对于这件事,简章昨日差点没批死陈牧升。口中含沙射影的隐晦言语了一通。

  昨日进了沐敬言的家自是伺机随性的,可是这行程定的。

  简章短短两天就以两种面貌身份与沐敬言打照面,这不是摆明了想让对方发现的嘛。简章自是心塞,可是没有办法,只想着今日项目发布会的时候最好别接触....

  简章看着名册,心下五味杂陈,貌似是一种既期盼又拒绝的情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