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6、求和么?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1948 2021.01.22 22:30

  沐敬言上了楼,恰巧碰上了王玉树,王玉树舔狗式的叫了声:沐姐...却看见了沐敬言眼中的温怒,

  这.....是怎么了,公司里谁敢惹她。

  王玉树一大早上刚去帮曾杨言处理了一件私事,并不知道早上的风波,沐敬言点了点头,颇冷淡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上午的波折,一时倒也没有传进顶楼的总裁办公室,而只是在业务的内部传送,沐敬言忽而的被提拔坐上了如今的位置,业务内部早已经是众说纷纭,再加上沐敬言素来冷淡,不与其他人交好。

  所以,如今这样的局面,倒也让公司的员工模棱两可的当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来看。

  鸠纯是典型的窝里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盘旋这么多年,与她交好的也有不少,碍于沐敬言如今的身份.....

  真是说什么的都有.....

  沐敬言虽是上午到45层暴走了一下,但到傍晚的下班前,众人也没有见这件事情有后续的什么动作。

  ~~~

  凉风习习,灰暗的暮色下下起了毛毛细雨,那雨丝柔柔的缠在人们的毛衣以及头发丝上,天地间骤然起了一层薄雾。

  沐敬言孤身一人,穿着白日的那件中长的深色风衣,照道理,这个时节的这个时候,她是不会多在街道上逗留的。

  白日的沐敬言拿走了鸠纯抽屉里的一串钥匙。

  说起这串莫名的钥匙,大概有那么几个场景.....

  鸠纯向来在工作能力的展现上毫不保留,尽显自己的风姿,且从不会在场景中考虑他人的感受,之前的MT在去年有一个相对于中等的项目,在转身暗性操作的情况下,鸠纯聪明的将抚恤安置的一套两居室在项目中搁置。

  而真正的苦主被鸠纯安排在了距老家城镇上不远的一处农民房里,鸠纯瞒天过海,来了一招偷梁换柱。

  鸠纯用这个房子,根本不是自己住,而是给了自己的一位亲戚,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有一次,樊芸路过一甜品店,刚进去的时空,迎面碰上了买完甜品的鸠纯,鸠纯身边带着个5岁左右的女孩子,小女孩想是怕生,拉着鸠纯的一处裙摆。

  鸠纯当然不会同樊芸打招呼,瞟了樊芸一眼,也便走了,只是那个孩子跟鸠纯的眉眼长的很是相似。

  樊芸是个马大哈,自然不会多想,特别还是这种联想,但是,她有一个很好的导向型思维,关于鸠纯的,关于跟老大沾边的,事无巨细,皆分享之。

  所以这件事沐敬言是知道的,直到有一次,鸠纯在去年的废弃天台打那个电话,被往日习惯性上去透气整理的沐敬言撞见。

  才真正水落石出。

  鸠纯不到22周岁就生了孩子,那个孩子是什么男人的这个沐敬言不知道,只是知道,对方在鸠纯生下这个孩子的周岁,就遗弃了她们。

  原因.....不是儿子,就这么简单。

  未婚生子,还遭抛弃,这是沐敬言避开鸠纯的真正原因,也是对她友善任之的最终底线。

  鸠纯赚了钱,请了乡下的一个老妈子,独自养着这个孩子。为了自己,鸠纯没有将孩子堂而皇之的养在自己的身边,而是选择定期给生活费,有空才去看一次。

  而那把安置房的钥匙,被鸠纯一直放在办公室抽屉的最底层。

  一来,没有人会在公司翻找她的东西,二来,以目前鸠纯在业务一部只手遮天的地位,她也不怕会被自己的手下知道。

  沐敬言自那日知晓,大致关注以及猜测下,觉得鸠纯会在这几天去她这个女儿那。

  夜晚的雨幕似乎渐渐浓郁,沐敬言打着一把天堂的格子伞,穿梭在街道上。单鞋的周围泛滥着雨水浸润后的泥浆,打在自己的衣服上,也不在意。

  沐敬言走的认真,这里她没有来过,似乎是在仔细的认路。

  深秋的雨,打在人的心口上,只会觉得比真正冬日的还要冷,路上的行人行走匆匆,皆是提着进家门之前买的吃食。

  沐敬言在风衣口袋里把玩着那串钥匙,在这片满是出租屋的几个区口转着圈圈,眼神在黑夜下肆虐,在伞下的遮挡中,更甚!

  突然,沐敬言在一个转角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是鸠纯没错,鸠纯独自一人牵着女儿的手,穿着打扮也少了往日的凌厉。

  鸠纯的笑脸惺忪,小女娃娃咿咿呀呀的跟她说着什么,单看这情形,沐敬言就深觉自己今晚这趟来的很有准头。

  “鸠纯...!”沐敬言站在丈外,手指间转着那串钥匙,语气中似乎掺杂着往日中没有的情绪。

  鸠纯抬头,愣了半晌,才看清了来人是沐敬言。

  “你来干什么?!”鸠纯的第一反应将自己对沐敬言时日见久的憎恨表露无遗,眼睛盯着沐敬言手中把玩的钥匙圈。

  “那是.....”

  沐敬言无声的低头笑笑,这一个女人的假想敌,怕是很难从陋性的思维里面跳离出来。

  看着鸠纯将自己的女儿护在身后,沐敬言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闵沫,那个生养自己,给了全部的女人。

  世间的母爱来的是那样的让人毫不收敛毫不怀疑,沐敬言暗下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伤感。

  抿了抿唇,沐敬言收了手臂,将那串钥匙放进了风衣的外兜里,压着嗓子开口:“找个地方,我们聊聊。”

  鸠纯闻言,让沐敬言到街角一个便利店里等她,沐敬言点头,不做多回应的朝着鸠纯手指的方向走去。

  暗黄色的路灯下,鸠纯只看见伞下的沐敬言有一半湿的头发,像是,主人并没有好好打伞的原因。

  这一趟,沐敬言表明了来意,虽然没见得说了几句话,但意欲明确,她单独的来找鸠纯,想是觉得不能再无视这种心里臆测所带来敌对风暴。

  另一个方面,沐敬言想要间接的告诉鸠纯,她一直保持缄默的原因,但这不代表这是鸠纯继续放肆的底气。

  到了该是该非的时候,她沐敬言照样不会心软而一味地隐忍,不会反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