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5、鸠纯污蔑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1988 2021.01.20 22:30

  “咣!”就听见鸠纯的脸大力的撞上了那边的可视玻璃,连带着那边的曾杨言也被吓了一跳。

  玻璃随着力道晃动,沐敬言看着鸠纯此时的形象,一抹疑虑漫上心头。,

  “这里面...”沐敬言盯着可视玻璃的方向,在曾杨言的这一方看来,是怒对着鸠纯的。

  鸠纯吃亏,她打不过沐敬言,可偏偏非要自不量力。

  “沐敬言!”鸠纯扯着自己的嗓子吼到,原本还算靓丽的容貌,此时竟是毫无美丽之感。鸠纯气疯了,她转身还想再向沐敬言出招。

  沐敬言侧身躲过,鸠纯踉跄,撞上了一旁的会议桌。

  沐敬言没有给鸠纯再多纠缠的机会,转头,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了。

  “又是这样。”

  无疑,被留下的鸠纯想是到了愤怒的巅峰,沐敬言自始至终对她的对待,都是这样的。

  好似从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这可比直接打在鸠纯的身上要严重的多了。

  可视玻璃背后的曾扬言自是将头至尾,瞧了个真切。

  沐敬言楼上垮了包,直接朝着曾杨言的专用电梯走去,她想最好不要再撞上鸠纯那个疯妇。这边的沐敬言刚出了自己的办公室门,曾杨言乘电梯上来刚好到顶楼。

  “叮!”电梯声音响起,沐敬言目光如矩的看着从电梯里出来的曾杨言,穿着休闲的纯白卫衣,单手插兜,眉眼处竟是看好戏后的愉悦。

  沐敬言走近,曾杨言抬头,两个人遇了个十足十。

  曾杨言的表情没有收拢住,貌似还有点怕被抓包的感觉。堂堂老总竟然学着偷听墙角,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他的这一行为,显然是侵犯了公司员工的隐私权。

  “咳咳.....”曾杨言清了清嗓子,主动说了句:“怎么忙到现在才走?”语气中关心直切浓烈到爆炸。

  沐敬言心思诡秘,刹时间就听出了曾杨言语句中带着点心虚的成分,曾杨言到她面前心虚,这...显然是不应该啊。

  “嗯。”沐敬言一向对曾杨言少言寡语,冷冷清清的回了句,抬腿,进了电梯,关门,下班了。

  曾杨言倒是对她没有了往日那多余的心理波动,显然,是已然习惯了对方的简单粗暴。

  ~~~

  第二日

  鸠纯受伤严重的事情在沐敬言踏进办公室之前就传的人尽皆知了,一大早的,员工的内网上就上传了一短视频,视频里的内容,刚巧就是昨夜鸠纯上赶着找茬的那段时间的视频。

  “难怪,昨晚的鸠纯敢那么上赶着来找死。”沐敬言点开页面,在心中冷哼。

  随后,一份声讨书,随着同样的页面上传了上来,文章内容大致就是:

  本人鸠纯,入职MT以来,一向兢兢业业,不想昨日却被沐组长伤害致残,昨夜我赶去医院拍片,医生说我的前肋骨被打的微裂了....

  鸠纯的言辞简单,将昨日之事的细节阐述的很到位,但确是放的一通狗屁。

  沐敬言在顶楼办公室里看的火大,人生至此,她还能被人这么污蔑!

  因为这条信息是上传的员工内网,所以当时的曾杨言是不知道有这件事情的。

  沐敬言坐电梯到45业务部门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然已经吃瓜完毕,看着素来清冷的沐敬言杀神一样的气息,平常都觉得怕她的人,现在更怵她。

  沐敬言从没有走进过一步鸠纯的地盘,此时此刻,沐敬言放着脚步,视线绕过人群,看着鸠纯空荡荡的办公桌前,沐敬言弯腰腾手,打开了鸠纯办公桌下的最底抽屉,轻轻松松的好像拿了鸠纯的某样东西。

  随后,直身,抬脚,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一脚踹碎了鸠纯的电脑显示屏。声音之大,震耳欲聋。

  隔壁的潘小施与樊芸早就滞留在了一部办公室的门外,要不是潘小施拦着,樊芸早就想摩拳擦掌的上去干了。

  她们老大,论胆识,惹怒了她可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当初曾扬言不也一样在她身上吃了亏吗,身份这种东西,沐敬言向来不会放在眼里。

  沐敬言拿了东西,在一众人的目光中走出了办公室的门,潘小施与樊芸早已等在外面,

  “老大,你说,你想怎么收拾那个贱人”

  “头儿,消消气,为了鸠纯那样劣性的女人不值得。”

  潘小施与樊芸的身子贴了上来,不约而同的说到,徐英莉自是看着风向走了出来,当她看到潘小施与樊芸的言语的时候,倒不是说很嫉妒吃味,而是觉得潘与樊如此对沐敬言马首是瞻,的却,沐敬言的身上有她许多需要学习的光辉点。

  有一点很让徐英莉诧异,这段时间来的接触,潘小施与樊芸皆都已然成长为足够独当一面的业务员,无论是从思路,业务巧思点,还是效率,两人的表现都是很优秀的。

  所以,这一点上就足够证明,不久前的沐敬言作为她们两人的直接上级,其能力定在潘小施与樊芸之上,可是这样的组别,却破天荒的没有得到任何上层领导的青睐,只能说明两个原因。

  要嘛,是鸠纯有人罩着,沐敬言选择韬光养晦。

  要嘛,是沐敬言对这世间的钱财,阶层级别毫不在意。

  徐英莉恍然觉得,沐敬言怕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沐敬言看着身前跟着着急上火的两小只,眼神回转,又看向了一旁不远处沉思的徐英莉,如果潘小施与樊芸始终将自己认作上级,在工作场合多余了超乎正常同事之间的情谊,想必,徐英莉也不会很乐见。

  沐敬言在徐英莉抬头之际收回视线,两手搭在了潘小施与樊芸的肩膀上,低声的说了句:“工作时间发生任何事都要保持在岗位上。”说完,还拍了拍二位。

  “好好跟着徐组长学!”末了,沐敬言对着二人叮咛到。

  潘小施与樊芸皆是点头应是,然后就看见沐敬言手头上拿着某物什走向了部门拐口处,进了电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