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中青年/简师长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164 2020.08.13 22:32

  沐敬言的右腿在这个夏月的月末去复查了一次,这次复查的结果倒是颇为满意,骨裂的地方是基本长上了,但是还是要多加注意不能掉以轻心。

  奈何,王芝复此番好光景却不在沐敬言的身边啊,否则凭借短短30几日的修养,哪里轮得到主治医生说可以拆石膏就能拆了石膏呢。

  那不能够,你必须给我捆着再起码十几天,好好规矩规矩沐敬言的举止,省的她又惹是非,才能考虑放过她。

  沐敬言倒是难得童真的很开心,终于可以拿掉这物什,炎炎夏日,带上石膏终是不方便,难洗漱不说还容易绑的地方有异味,渐渐的就会皮痒。

  (嗯,我也觉得她很欠。~王芝复)

  复查过后,沐敬言绑着新戴上的弹力绷带像模像样的拄着拐杖从医院里离开。

  外加离开前拍了一张现照发给了王芝复,心情自然是少见的欢愉。

  这样状态下的沐敬言到有点往日张沫玮的影子,纯真烂漫,毫不隐藏自己的真情实感!

  想想明日就要回来的那两小只,沐敬言的快乐随之加深了几个度。

  沐敬言租车软件上叫了一辆出租,打算回到家中。

  而时光里的场景总是会在因缘际会之时半开玩笑的对你Say Hello。

  此时此刻,简章作为一名大校军衔的军官,一身便服的出现在汉州的这所骨科医院病房处,昨日的一处目的性救援行动发生了些许意外,有不少兵将们受了伤,简章一向视他的战友们如兄弟,无所谓等级不等级的,所以带了个副官亲自驱车到医院送点补给用品。

  一时间这倒让本该寂静的医院住院部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不少女护士俨然沉浸在魁梧的二人穿梭的这一方轨迹之中。

  简章穿着便服,将往日军装塑造的冷硬柔和了几分,看在一众的军人眼里,今天的简师长是要去相亲吗?穿的这么帅气!

  有几个素来在他手底下被罚猫的老兵看着亲自来分发补给品的简章,不怕死的开始阴阳怪气,生怕揶揄不够他们的简师长。

  “哎哎.....够了啊,注意影响!”老副官徐荆咳嗽了两声,替简章处理遏制着这些毛兵蛋子。

  简章一如既往的笑笑,没有说话,拾掇着眼前分装好的礼品袋。

  分完补给品不消片刻,简章就接到了汉州市长符江东亲自打的电话,告知了简章在位于汉州西边郊区的有个象塔村里发生了一起恶劣的斗殴事件,具体情形符江东也不是很清楚,但现在网上的舆论已经开始流传起来了。

  符江东市长本就是官职生涯莅临完美落幕之时,他现在除了满心满肺的抗洪救援之外,就是想让汉州再迎来一位像他这样的接任。

  这不,快退休了还要省里市里的跑来跑去开会。

  照道理,符江东几年前就有迁升的机会,只是好像出了一件对他打击很大的一件事,各中的原因鲜为人知,现在的他反正就是奔着招猫逗狗的晚年生活去了。

  电话那头的符江东对简章是极为客气的,原因自然是简章到达汉州后所实行的一系列有效控治手段和所呈现在他面前的整个军队的纪律风气,这让符江东对眼前这位35岁的年轻大校有着他这个年岁不该有的情有独钟啊!

  年轻军官,有颜有才,有头脑有血性,脾气不赖,呦呵的还单身。

  “嗯,不错,不错!!”

  所以,他去省委开会的这两天一应的关于救援地区的情况都是直接电话给到的简章。

  简章始终在电话的这头温柔应对,只是尤觉莫名,现在这样的地方性事件怎么能传讯的如此快速。

  挂掉电话,简章示意身后的徐副官一个走的眼神,然后又不怒自威的看了看歪七扭八躺在他面前一张张病床上的众人,声如洪钟的开口:“都给我躺整齐的来。”

  众人皆委屈“哎呦呦~师长,我们这都还受着伤呢!”

  “住院期间,不许违反部队三纲五常的纪律,不许对医院里的女同志随意搭讪,特别是你!”简章一只手拿着手机指了指角落里的“陈耗子”,众人随即哄笑了起来。

  “陈耗子”本名陈浩孜,这个别名还是简章亲自在授勋的时候阴差阳错给取的。

  陈浩孜深觉委屈,不就是因为去年去地方救了一名女同志的时候不小心双手拖住了人家的腰嘛,那是她自己穿的抹胸装!

  之后反被检举,说他在救助对方的时候随意搭讪,也是够可以的,“老子可是在救她命好不好!”

  简章掷地有声了两分钟,随即和副官徐荆出去了,抬手看了一眼指针手表,不犹豫的对徐荆开口:“象塔村那边是谁在那组织救援深入活动的?”

  徐荆是简章的老牌副官了,深知简章的脾性,只思虑了几秒:“好像是三团的任黔。”

  简章点头,一抹了然的表情。随即开门上车,边点火边对徐荆说到,“你让后勤的人来接你,我一个人去看看情况!”

  没等徐荆点头,简章就给了码力冲上了街道。

  沐敬言先将拐杖放进了后座,然后才缓缓抬脚坐上了出租车。

  骤然拿掉了有点分量的石膏,她这会儿抬她的右腿总觉得怎么的都不对劲。

  以前也不是没受过伤,怎么这次变得这么娇柔。

  沐敬言汗颜,难道自己真老了,这两年的炸鸡泡面啤酒就能这么祸害!

  沐敬言一副不好惹的表情,司机师傅倒也很照顾,没有催她。

  简章的车开的很流畅,驾驶多年,这早已成习惯,前方的街道是医院的正门口,人来人往的百姓有很多,街道两旁设有公交车站,所以,停留聚集在这里的也很多。

  简章稳稳的过了支口的红绿灯。

  突然,左手汇支的主干车道上来了一辆快车,简章下意识的向右急打,又发现右手前面不远停着一辆还没有关后座门的出租,自己这怕是要刹不住,遂又反应很快的朝一旁没人的人行砖道上开去,自己开的是越野,底盘够。

  刹车踩底,稳稳的收住了车形。

  沐敬言刚小心翼翼的放上右腿打算关门,就听见一旁呼啸而过来一辆车冲上了边上的砖道。

  她下意识的探身向后望了望,然后又看向了眼前不远处的越野。

  一场颇为惊惧的概率性事故好在是因为着某种原因没有发生。

  沐敬言看到越野上快速的下来了人,遂也就收了自己的心绪。

  将一直附在门把手上的手指微微用力:“师傅,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