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简章vs任黔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157 2020.09.06 17:14

  自那日象塔村被查出是社会黑帮“刹”藏匿窝点,简章当晚就没有离开当地,对于徐秋虎,也已着人秘密关押,除了几个心腹知道,外界一概不知。

  简章打算处理了手头上的事件之后才能去见他,或者离开汉州以后,他的隐而不发只是希望不要让其他任何一军方得到消息。

  对于张沫衍的死因,他做什么也不会相信是战略上的失策。

  简章坐在田地旁的一张竹椅上,修长白净的手指来回的抚摸着一枚铜质袖扣,神情温柔不可方物。

  三团团长任黔亲自抗来了一把大的遮阳伞,竖立简章的后方遮挡这快正中午的毒日头。

  下方的田地上,几百军人赤着双脚,高撸裤管,头戴阴帽,手中捏着青葱翠绿的稻秧,在泥泞的田地里,弯腰,身起,机械的做着上下上下的动作。

  个个被这毒日头晒的脸红脖子黑。

  “哎…你说这师长好端端的为啥不待在指挥所,跑到这日头里晒的。”一小将说道。

  “你是吐槽他莅临现场没给你偷懒的余地吧。”一个班的回怼道。

  “我哪有,我是怕…我是怕他被太阳晒的中暑,师长哪像我们皮糙肉厚的!”那名小将压低了声音替自己解释。

  “呦,年纪不大,没想到这么会怜香惜玉!来当兵前,交了几个女朋友?”另一个资历看着老一点的兵微停了手里的动作开始揶揄起来。

  众人哄笑,那小将也被说的不好意思起来,还想替自己解释“哪有,哪有,不要乱说!”

  一抹娇羞附上青春的脸庞,哎…到底还是年纪轻啊!

  简章回神,仔细的收起那枚袖扣,却忘了,因为穿的是军队常服,所以简章早前让任黔随意给他拿了两套,而他刚刚放至的那口袋其实早就破了个洞,而简章却并无知觉。

  简章延着田间的小道向哄笑的方向走去,众人噤声,手上动作麻利,干的不要太认真。

  简章附手遮阳,看着地平远方连绵的山林,然后在看看自己身后这一处百人的插秧盛况。

  招手在不远处的任黔。

  任黔听令,快步上前:“师长,怎么说?”

  简章指了指地平那处的山林,淡然的语句开口:“抽空组织小分队进山林里瞧瞧,另外可以先村里打探一下,那林子以前是否出过什么事,有什么故事?”

  任黔凑着眼意味深长的看了远处迎风摇曳的丛林灌木。

  一抹了然的神情,其实师长不说,他也大致有想法和对策。

  象塔村坐落的地理位置像极了在一“人”字的开口,依山傍水,周山围绕的都是大量未开发的人烟稀少的丛林。

  “‘刹’组织的藏匿窝点”!

  嗯,简章点头,作为一师之长,大致有很多这样的地理经验和先天直觉。

  心头整理汇总了这些琐事,简章拍了拍任黔,下达了命令:“让他们中午休息,傍晚开工,稍晚结束,另外,补给和抗暑医药要跟上。”

  任黔点头,是啊,这毒日头,军人也是吃不消。

  徐性姐弟原本就是这象塔村刘村长的外孙女和外孙,本来每年的暑假都会到象塔村避暑纳凉,可今年却碰上了这时令,所以回来的也就有些晚了。

  姐弟俩带着一应生活用品坐公车到象塔村村头的时候,刘村长就兴高采烈的小跑着去接他这心爱的俩外孙了!

  那模样看在众人眼里,几十年前刘村长跑在这条道上接他媳妇的时候大致也不过如此吧。

  众人笑着,就看到刘村长拉着俩姐弟顶着日头走在村道上。

  徐溪娣还是一如既往的乖巧,她这个年岁自有这个性情的点睛之处,对人都很和善,很听话,对外公也很尊敬,看在村里的一众人眼里,都很喜欢她。

  返观徐皓蓝,就反差有点大了,臭着一张小脸,外公问话也不怎么搭理。

  挎着自己的小书包,搞的别人都欠他千儿百万似的。

  合时宜的场景与年纪却出现不合时宜的表情,众人只会觉得,呦…这小家伙还挺有趣。

  徐溪娣瞪了一眼弟弟,心下微嗔:“不就是不让你带拍立得吗,不就是不让你再去找沐姐姐吗,你摆脸子给谁看啊。”

  姐弟,娣蓝,同胞所生的二人自然有些心灵相通,徐皓蓝小朋友捕捉到姐姐徐溪娣的意思,脸更臭了。

  耍开了外公牵着他的手,撒丫子开始跑了起来。

  刘村长与徐溪娣分别叫到:

  “怎么的?”

  “你干什么!”

  简章刚和任黔从稻田里抄小路回来,迎面就看到一小家伙胸前背着一个斜挎包顶着烈日跑的满头大汗。

  抬眼的不远处刘村长迈着苍老的步伐追着他,还跟着一个小姑娘。

  “自己要不要帮着抓住这小鬼头?”简章心头划过一抹犹豫,却不曾想,徐皓蓝小朋友在快到简章跟前时被脚下的碎石滑了鞋底,摔了跤。

  简章和任黔见状赶忙上前去扶。

  徐皓蓝这一跤摔的疼了,却不哭不闹,反而第一反应是检查自己的包,肉嘟的手掌撑起自己的身子,上面蹭破了点皮,血色渐渐满溢欲流下掌心,可是他却无知无觉。

  嘿…这小子有点意思!

  简章收回欲搀扶的手,半蹲在小家伙的面前,小家伙刚刚那一跤摔的可不轻的。

  徐皓蓝飞快的拉开拉链检查包里面心爱之物,那是那日沐敬言送给他的拍立得,小家伙宝贝的跟什么似的。

  手掌微痛将拍立得拿出来好像对于小家伙有些许吃力,拿了好久,简章才看到他顶着一头汗拿出来一个粉嘟嘟的拍立得。

  好在,完好无损。

  小家伙松了一口气,这摸摸,那擦擦的,俨然没有发觉跟前半蹲着的简章。

  见小家伙也没什么事,简章自顾自的站了起来,后方的刘村长和徐溪娣也赶到了。

  徐皓蓝才抬头看了眼自己身前站立一身军服的简章和任黔。

  刘村长看到简章也是点头哈腰的打招呼:“呵呵,简师长,任团长,没有撞到你们吧。”说着才弯腰去搀扶徐皓蓝起来。

  小家伙被烈日灼光微拧了双目,大脑反应外公的讯息,盯着高大的两位反应,

  “师长!团长!谁的官更大?”

  “貌似好像是叫师长的更帅气,与沐姐姐更配!”

  “嗯~那他们的武艺怎么样,谁的更厉害呢?”

  徐皓蓝一心想要为她的女神牵红线,自是时刻替她留意。

  然后,简章和任黔就听见一奶声奶气的问题自下方穿插而来:“两位哥哥,你们俩会打架吗?谁更厉害啊?”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羽沐垚

山羽沐垚

预测:成年以后的徐皓蓝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军官。   解:那是因为徐皓蓝在别人还是玩的年岁里就学会了怎么给军人当红娘。

2020-09-06 17: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