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四人餐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76 2020.09.07 22:46

  曾杨言输了掌纹门禁密码,然后开门,腾出身形任由沐敬言搀扶着王芝复进门坐下。

  王芝复的情况似乎很是不好,这让沐敬言很是担忧,低声附耳询问,才得知,王芝复的例假还没完,怕是惊惧过度,血气不足。

  沐敬言小心的脱下王芝复披身的外衣,入眼看见王芝复身上,手臂上有不同程度的擦伤,模样也是有点骇人。

  曾杨言远远的倚在那处门上,看着透射玻璃的夕阳下此时光亮的两个人。

  沐敬言抬头,瞪了眼曾杨言,心下不免腹徘...

  现下急需医药箱,曾杨言这里常年不住的样子,有这些东西吗?

  沐敬言拧着眉头打量着曾杨言的这套别墅,然后很快的转头,对着好整以暇的斜靠着望着她们的曾杨言问道:“曾总,你这里有医药箱没?”

  沐敬言心下预估,曾杨言这种身份匹配这套房子的设施,不至于会少配备一个医药箱。

  曾杨言不温不怒,也不言语,就那么看着这会儿又扭身朝向沙发里侧,屁股对着他的沐敬言。

  那模样好似在说,“曾总,你还知道我是你曾总!!”大致意思,他还从没有伺候过人。

  沐敬言等了半天也不见得对方有动作,遂又转身抛了一击马刀眼。

  曾杨言堪堪的受着,估摸他再无动作,这面前的沐敬言即使右腿绑着绷带也会横扫过来。

  看着沐敬言薄怒和微压的身形,曾杨言下一秒很识趣的抬起修长的腿踢踏着脚下的路易威登开始在别墅里找医药箱。

  此时的三人光景,一虚力坐着,一半倚沙发站着,一懒散的游移。

  坐着的眼神虚焦,站着的横眉竖目,至于那游移的,涣散的视角配置余光来回打量着小手拉着沐敬言衣角的王芝复以及沐敬言。

  沐敬言是用什么方法把王芝复救出来的?他到是很好奇。

  看着两人衣料上的些许痕迹,曾杨言半思半寻之间在客厅玄关一角的柜子里层找到了医药箱。

  曾杨言提手,快步朝沐敬言走去,看着沐敬言娴熟的为王芝复处理伤口,轻手轻吹的模样,曾杨言大喇喇的就那么站着两个女人侧边,其在观摩又似是在沉思。

  外面的付宁申几乎跟了王芝复她们一路,将将车停罢,就看到两人下了前面那辆出租,互相搀扶着走入了隐藏在树木后头的一双层玻璃别墅。

  没一会儿就看到道路的尽头一西装男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什么状况,王芝复大老远来是来见的男人,见的是什么男人?”

  这.......风云的男主角不是他自己吗?

  显然,付宁申有点情绪吃味,他并不知道这场春潮的闹剧起因是来自于一场稀松平常的商业性合作。

  付宁申缓步上前,准备上去瞅瞅,到都到这里了,没有打退堂鼓的理由。

  这一方圈组的三人此时因为着沐敬言慢条斯理的处理伤口而显的静谧非常。

  呼吸清浅的三人,沐敬言手拿碘伏棉球,抬眼就看到身侧的曾杨言双手叉腰的对着外面摇曳的树影打量着什么。

  王芝复看了眼沐敬言的表情,选择率先开口道:“曾总,麻烦你了,今天晚上我们得在这过夜,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商场超市之类的。”

  沐敬言才想起,如今这情形是有必要去买点补给品。

  遂放下手中药物,伸出手指沾染着碘伏的掌心,半低的声音开口:“曾总,不妨的话,借你的车用用…”

  沐敬言转头瞅了瞅王芝复,示意着她去买。

  曾杨言本是打算电话让人送点大致的东西过来的,可是既然沐敬言开口了,那他也不好说什么。

  右手掏上衣口袋,将自己开来的车钥匙摊在半大的手掌,光照之下,沐敬言眼尖的看见了法拉利的车标。

  “奸商!”内心附以低咒,沐敬言抬手,伸向曾杨言摊开的掌心,却在接触到车钥匙的一瞬被曾杨言的反手给抓住了。

  沐敬言反应不及,被曾杨言抓个了包实。

  “你干什么?”沐敬言显然发怒道,左手本能的手刀划了过去,王芝复反应很快的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曾杨言看着沐敬言的手部动作,淡淡的来了句:“你右腿能踩刹车和油门吗?”

  说着,反转沐敬言的手掌,将车钥匙又拿了回去。

  一副他要自己亲自去的模样。

  可是…王芝复要给她买姨妈巾的,这曾杨言买这个能行吗?

  几乎很快,沐敬言开口跟曾杨言提醒道:“那好,你去也行,帮忙买点衣物,男士的也行,食物,水,最好有鸡蛋和红糖,最后还一定要买几包卫生巾!记住了?!”

  沐敬言一如既往的微迈步站着,像背菜名一样的朝曾杨言说了一大串。

  “什么东西?”曾杨言不知道是不是没听清还是因为太诧异。

  沐敬言深呼吸欲打算再重复一遍时,王芝复堪堪的打断了:“敬言,不如你们俩一起去吧!”

  说着还顺带拉了拉沐敬言,细心提醒,模样似是再说“你注意点人家的身份”亦或是“怎么好意思让曾总买那东西”。

  沐敬言颔首:“不,你一个人在这里怎么行,我不放心!”

  眼见的她回的颇强硬,一时间三人到有些僵持住了。

  屋外的凉风闯进卷起了落地的纱质窗帘,连带着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不如,让我去买那些东西吧!”

  付宁申猫腰上来有一会儿了,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大概,透亮的突兀带着几分阳质窜进了王芝复的耳朵。

  “他怎么在这!!!”

  “你是谁?”

  “谁!!!”

  沐敬言和曾杨言的反应纷纷都是带着冷肃之气的,这两人对这种突如其来的闯入都尤为的警觉。

  两人的内心与视线皆同一解读“你是干什么的?”

  付宁申微笑的挠了挠后脖颈,露出了一边的小虎牙,复又指了指此时坐着的一脸头疼的王芝复。

  那夜,王芝复洗漱过后换上了付宁申买来的一应用品,下楼看到早在厨房臭着眉头捣鼓晚餐的沐敬言,曾杨言坐在客厅的欧式沙发上回着信息,公关申明已发,成效还是有一点的,起码不会有人再恶意抹黑,肆意围堵了。

  聚集点的众人折腾了一日,皆是寡淡的离开了围观的群体。

  灯火通明,墅外偶尔会传来一声蛙鸣,烛上灯台,四人坐下来吃着由伤号王芝复做的三菜一汤。

  食间静谧,四人皆无话,只听见付宁申兮兮唆唆的喝汤声,和王芝复呼之欲出的窘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