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命/运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15 2020.10.16 23:30

  天爷对世事的态度大致就会是东边日出西边雨。

  赶巧,简章那边放了秋虎,打算上演野兽与野猫的追逐。

  而汉州的某一处民宿里,几个女人四仰八叉的正躺在卧室的一张大的圆床上。

  好巧不巧,赶上了沐敬言29岁的生日,当然,这个生日是真的日期。

  离30岁还差临门一脚了,沐敬言迷迷糊糊的躺在床的一侧,迷梦中好像回到了原本在家过生日的时候。

  她每一岁的生日,她的母亲都会亲自操持一顿晚宴,她的父亲会许诺她一个愿望,她的哥哥会允诺送她点名要的礼物。

  时间真是快,转眼,她已经在外漂泊快4年了,而那心中隐忍晦涩的终究是不曾有任何的勇气去面对。

  迷糊的梦做着,从一家子温馨的场面转到了福池公寓的那套小公寓。

  沐敬言梦见潘小施和樊云也都在,王芝复亲自做了一个蛋糕,场面温馨的给寿星的她唱着生日歌。

  梦境一个随着一个,沐敬言还梦到了自己以前的同事,梦到了他们是怎样的一起完成的任务,怎样的嬉笑打闹,谈论男生。

  柔柔的画面一转,是母亲发白肿胀的脸和破碎的张沫衍。

  “啊!”沐敬言惊醒,额头冒着冷汗,捂着胸口,长发贴着脸部,模样很是难受。

  潘小施率先反应很快的抚上了沐敬言的后背:“老大~做噩梦了吧!”

  潘小施抚着沐敬言的后背,上下的给她顺着,然后就听见樊云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醒转来。

  “老大这是怎么啦…会不会是酒醒的太生猛了,我去给到杯水去!”说着,揉着惺忪的眼睛,也不穿拖鞋,噔噔噔的就跑往了客厅。

  沐敬言的那一声尖叫,唯独没有叫醒王芝复,王芝复裹着一条羊毛毯,睡在了地垫之上,她的睡相,早把自己蜷来蜷去的裹成了一条毛毛虫。

  沐敬言的目光所过之处皆被潘小施看在眼里,“呵呵~”潘小施率先笑出了声音。

  这“王总”没想到会是这幅样子,一点生长在富贵人家子女的娇气都没有,比的她和樊云还糙呢。

  沐敬言晓得潘小施笑得的是什么,身旁的这三个,年龄都差不多,也就自己年纪大了几岁。

  沐敬言低着头,转移了心头的思绪,也就自然没有了刚才梦醒时分的惊惧。

  樊云倒了水回来,原来她倒了4杯温开水,端着个托盘进来的,昨夜的几人喝了不少酒,怕是这会儿嘴里和胃里都不舒服,喝点温水正好可以润一润。

  三人看着地上的王芝复,樊云有点踌躇,还是不要叫醒她了吧。

  却没想到沐敬言率先有了动作,伸出左腿,使劲的朝着王芝复朝向她的屁股上推了推,再推了推。

  然后潘小施和樊云收敛着笑意,就看到王芝复动了动身子,嘴里鲁鲁齉齉的骂着人,沐敬言抄起身后的一个枕头就丢了过去。

  王芝复倒也没被惊着,而是习惯性的睁开了迷惑的双眼瞪着沐敬言,没好气的说到:“干嘛,哪有寿星第一天就欺负人的。”

  四个女孩子,四个特有的灵魂,四种成长背景,四种人格脾性,四种不同人的人生,此时,却有着四种颜色的融汇重组建。

  缘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潘小施和樊云刚来M·T的那会儿,沐敬言还没有成为业务部3组的组长,那个时候还是上一任三组组长钱蔷声在的时候。

  大家都知道,职场新人,又刚刚好碰上如此风气不好的公司氛围,做业务销售的,难免免不了勾心斗角。

  都说做皇帝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孤独,可这做业务的想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也还是孤独。

  从公司里,你交不到知心好友,没错处的人家盼着你出错,出了错的又免不了被人拿捏冷嘲热讽。

  除了沐敬言,只有她,才会让潘小施和樊云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对沐敬言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依赖信任之感。

  后来,三组组长钱蔷声也被那可恶的鸠纯挤兑走了,还是她到当初的总经理面前明确提议的让沐敬言来做三组的组长的。

  才有的这三小只暂时的安身立命之所,就沐敬言的话语来说:她们这是报团取暖!

  天渐渐的大亮了,王芝复被沐敬言提溜着上了圆床睡,潘小施和樊云也乖乖的睡了回笼觉。

  除却沐敬言没有丝毫的睡意,她的脑海全是梦境最后的那一幕,稍稍闭眼就能看见光影。

  沐敬言有气无力,可能并不是只有身体的疲劳,怕是更有心境上的伤神。

  沐敬言关上房门前,回头看了看此时床上安稳的三小只,才甩了甩头去浴室洗漱。

  随后,我们这位素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鬼使神差的走到厨房里的水池里去洗碗。

  这..如若卧室里的那三小只看见,怕是会惊掉六只棕褐黑灰不分明的眼珠子。

  想想也是,军队生活院里长大的孩子又有什么不会做,左不过是以前有人宠着,有地方依靠,有人帮兜着,才显的自己像个未长大的孩子。

  王芝复是行动上的成人,内心的孩子,而沐敬言呢,某一时刻内外皆是成人,某些时候又都是小孩子。

  温柔的水冲刷着碗盘,叫沐敬言的动作变得温柔如水。

  依稀记起第一次在家里洗碗的时候,逼的闵沫让司机开车来回好几趟去生活用品市场买茶盏碗具。

  后来,闵沫也就索性放过了沐敬言,不让她学了,保不准可以让未来的婆家用塑料材质的算了。

  沐敬言眼中促狭,一副志成得意的狐狸样子让闵沫是哭笑不得。

  哗哗的流水声遮掩住了沐敬言的哽咽,在迎接自己走向29岁人生的第一天。

  人的所有梦境饰演着灵性,这一天的沐敬言终于是悟出了这个真理。

  人性中那始终无法避让与逃脱的终不会因为时差而涣散,它只会给足了它的底蕴,以多年之前同样的方式迎接你,召唤你。

  正所谓:命的轮换,运的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