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线人徐秋虎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134 2020.08.18 23:52

  简章驱车到达象塔村的时候,三团的团长任黔已经是收到通知等在了象塔村的村头一处两层复古凉亭,也是这村庄的地标性建筑。

  简章拉了手刹下车,开门就是给了任黔一分十分靓眼的感觉。

  午后的阳光过盛,简章难得的带了墨镜,本是阳刚的下颚弧线在用墨镜遮住了凌厉双眼之后,更添几分立体,眉头微蹙,威严依旧。

  “师长好,三团团长任黔向你报道!”简章走到离他还有3~4步距离的时候,任黔作势不卑不亢的想向上级首长敬礼问候。

  简章罢罢手,意欲非常明显,便装在外,就不要太哗然了。

  简章走近,任黔附耳报告目前象塔村这里的情况。

  “真的?”良久,简章回了一句对任黔报告内容的难以置信。

  任黔朝不远处的人招了招手,一位好像泥坑里滚过的士兵押了一名同样满身泥秽的人走了过来。

  押来的那个人好像颇不服气,皮肤黝黑,穿着一件黑色无袖翻领衬衫,让人一眼就能看见他抢眼的大花臂。

  随即,任黔翻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将此人的信息跃然于简章的面前。

  姓名:徐秋虎

  性别:男

  年龄:34岁

  出生地:汉州

  下面还有陈虎的一应个人档案信息,…

  这个…简章快速的提起了右手抓住了任黔一直握着的手机,在确认了下一段信息后,简章顺势拿下了予以遮挡的眼镜,眉头皱成丘壑。

  这个徐秋虎既然是一直被追捕的一名在逃线人,而发展他成为线人的既然是……

  张沫衍!!!

  简章拿着眼前的图片与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徐秋虎对比了再对比,没错,是他!

  任黔给他看的是军警一统的内网,所有信息资源同步上传共享!

  这就意味着,这信息绝不会有错!

  一想起自己的好兄弟在五年前所经历的和那被军方选择隐匿的真相,眼前的徐秋虎怕是不会有命离开这里。

  简章将手机一把递给了任黔,将墨镜朝地下一扔,复杂心绪迸发在即,火热的拳头随即雨点般的打在了徐秋虎的脸上,简章就这样一拳一拳的打着,徐秋虎俨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揍的只剩下出气没多少进气了。

  任黔和几个在场的军人一起才堪堪拉住了简章不会停歇的复杂情绪,有不舍,更有怒遏!

  “师长,现在打死他还不是时候,张首长的事情还需要留着他的命来弄清楚!”

  任黔压低着声音想要将自己的话烙印在简章的心上!

  简章的心绪在力与力的相互冲击下回复理智,任黔说的没错,徐秋虎或许并不是单单只牵带张沫衍事件,或许还有其他串联,其他他不知道的始末!

  冷静下来的简章示意拉着自己的众人撤手,然后又快速的朝一旁的越野车走去,他拿起了车载架上的手机,手指飞快的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副官徐荆,一个是部队的机密救援电话。

  任黔转身看着躺在地上的徐秋虎,率先一步电话了村里救援部的一名军医来给徐秋虎简单救治与包扎,可不能放任让他死在这甚至伤的太重。

  任黔看着近在咫尺的简章,师长与张沫衍的交情他到有所耳闻,没想到却是如此沉厚!

  他抬头望了望远方渐渐失去了太阳照射的村庄,地平线的一端牵着连绵起伏的山林,一端带着洪水过后贫瘠的田地,今天所爆发的事件怕是并不如想象中的简单啊!

  看着欲言又止的任黔,简章大致明白今日的自己怕是给到了他们太大的压力了。

  可是…一想起那张阳光槃睐的脸庞,绕是铁血的自己也不得不报以刹那的悲鸣!

  徐秋虎在不少象塔村村民面前被带走了。但,却被简章秘密的连夜送出了汉州,这也是为什么叫来徐荆的原因。

  处理了村头的事,任黔领着简章走到了村里一处临时指挥安置点,将一应的当时闹事的人抓了不少控制在这里。

  简章拧着眉目与任黔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开口:“汉州公安警察通报了吗?”

  “叫了,在来的路上!”任黔颔首,处理了徐秋虎之后,他就让手下叫了汉州的公安干警。

  其实,象塔村的这起事件并没有简章来之前想的那样已经被公媒高度宣扬了,任黔就很好的控制了现场

  然后就直接报备给了市长,嬉皮笑脸的好话说了一箩筐,提议让简章来直接处理这边的事,因为事关军防军政,所以任黔有百分百的把握符江东会同意!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简章便服出现,原有好多人都不知道是谁,看到任黔团长都对他毕恭毕敬的姿态,汉州怎么说也是属于二线趋一线发展的城市,郊区的村名百姓也都十分有见识。

  想必眼前的这位是数一数二的大官,有很多原说不得的话也就渐渐地有胆子说出来了。

  象塔村是汉州保存为数不多的以农务为主的大村,改革开放前原就地广物博,深化改革后的象塔主控着差不多汉州十分之一人口的口粮问题。

  而今年的水稻几乎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冲了个干净,这个节气时令,种植晚稻已经迫在眉睫,不少村名们在这当口也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洪水刚就稍退,村里户户的家中也还没有整顿完整,或多或少的损失让村名更指望着晚稻的能有所收成。

  简章听着村名的七言八语渐渐的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他这眉头敢情今天一天就没抚平过。

  村长带头反应了民生的情况,简章听闻,很快的传达了命令:“任团长,命令你团全力配合村名抢救种植晚稻!”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羽沐垚

山羽沐垚

感谢作者(有一猫,灰兔一九)的关注!   卡文卡到不行,俨然有把男二写成男一的趋势,或者让他们不分主次?   哎…看来是时候学习怎么写大纲和细纲了,我会努力的,Fighting!!!

2020-08-18 23: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