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7、悲摧的曾总又被绑了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08 2021.05.04 14:55

  曾杨言从沐敬言小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过后的近两点。

  北风呼啸,打在曾扬言单薄的卫衣之上,曾杨言仰头打了一个喷嚏,不自觉躬起了身子,搓着自己的臂膀,看着远处自己的车架,脑中回温着刚刚沐敬言叫住他的一瞬间。

  有点讶然沐敬言最后告诉他自己的真名:张沫玮

  这个名字跟沐敬言一样的中性,想必很符合她的性格。

  曾杨言低头笑了笑,掏出裤兜里的车钥匙,正准备上车,不成想寂静的远处街道飞驰过来一辆车,曾杨言反应不及,待做出反应的时候,已是来不及。

  来人似乎是专门冲他而来的,曾扬言闪躲之下,被对方上来的人卡在了一个避无可避的角落里,来人来了四个颇粗犷的魁梧男人。

  还没等曾扬言有所反抗,就被对方钳制,脖颈处冰凉的麻药注射而入,曾杨言意识涣散的时候,才恍然惊觉,或许,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他相遇了沐敬言。

  狂风肆虐,所过之处,固若冰源。

  沐敬言本就一夜无眠,而真真被惊醒的,是由曾扬言的微信框发来的一条视频。

  那时夜,沐敬言连袜子都没穿,只穿了单薄的帆布鞋就踩进了冬日清晨的寒霜里,一路飞车疾驰,沐敬言带着肃杀之气来的时候,仿若阎罗。

  沐敬言环顾四周,来前就知道这里是一处僻静荒废的汽车场,却不成想,此处竟是连一辆多余的废弃车辆也没有。

  眼前只有面积不小的一铁皮房筑落在山脚,视线之处皆是腐烂的树叶,夹杂着昨夜狂风肆虐过后的凌厉,在这样一个冬日的清晨里处处透着死亡的气息。

  铁皮房前停着一辆面包车,车上早已空无一人,沐敬言的视线穿透前挡风玻璃看到前头的车载摆件,是一个骷颅头,正在慢慢恢复清明的早晨摆动头颅。

  沐惊言嗤了一声,沉了沉心绪,准备抬步,往铁皮大门的方向走去。

  视线里,四个魁梧的高个男人分别驻守在曾扬言的四周,背环抱成圈,固然警惕,正前方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看着绑在椅子上的曾杨言,鬼面之下凉薄的唇不自觉勾了勾。

  “沐敬言,怕是快要到了吧。”

  这人,自然不是复栖,复栖向来在要事上不会露面,因为他的那张脸的背后,还关乎着焦箬芸,那,这又是谁?

  曾杨言的麻药劲早过了,可他并没有表露自己已经醒转,他有点吃不准对方是冲着什么来的,富贵人家,想必会是为了钱,可眼前的这局势,怕是还要更复杂。

  曾杨言想起了几年前的几起商业勒索,心如雷鼓,担心自己会被撕票。

  不知道这样的情形,会是通知的谁来跟他们接头。

  沐敬言自是不蠢,在最后一刻分别给姜小和简章发了几条讯息,留了后路,沐敬言看着近在咫尺的灰黑色大门,预感今日曾扬言的遭遇,怕是与她那权势滔天的父亲-张努德有直接关系。

  这样打蛇七寸,焦化人心,逼沐敬言就范的形式,是张努德在军政圈最擅长做的。

  “砰!!!”

  沐敬言一脚踹开了大门,惊的背靠着的面具男人直接跳到了曾杨言的身侧,不自觉扣上了曾扬言的脖颈。

  防范之意犹如对方来了势均力敌的人数一样,沐敬言的带进了冷冽的寒风,使的本就突然被挟持的曾杨言周身打了一个哆嗦。

  “好啊,我想你是早该醒了的。”

  面具男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迫使曾扬言抬头,

  曾杨言皱褶着脸色,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底的,竟是沐敬言一个人的身影,那人还是昨夜去她家里时的穿着打扮。

  曾杨言有一瞬间的眩晕,沐敬言来了,为着他来的,可她就来了一个人,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忧。

  “你果然是一个人来了!”

  面具男何时在意曾杨言的眼神情绪,他只关心着沐敬言渐行渐近的身影神色。

  “你的视频说了,希望我一个人来,我当然要尊重于你。~~”

  沐敬言看着身前渐渐拢过来的四人,再看看这四人屏障后的曾杨言,眼神落在面具男抓着曾杨言脖颈迫使他抬头的那男人。

  眼神肃杀之气蔓延,散落周身的冷意堪堪比的过这冬日去。

  “你来...干什么!”

  曾杨言昂着头,艰难开口,似乎是责怪沐敬言的前来,眼神里尽是叫沐敬言快走的意味。

  “哈哈,不知道张司令知道有个你这样愿意为了她的女儿涉险的女婿,他会不会很高兴呢。啊!”

  “张沫玮,你说呢?”,面具男低头在曾扬言的耳边说着,眼神始终却是望向场中的沐敬言。

  “你住口!”

  沐敬言爆喝了一声,看着眼前带着面具的那男人,心中已然知晓他是谁。

  今日,绑架曾杨言,引诱沐敬言相救怕都不是这场行动的主要目的,那背后人的意思,为的是把张沫玮的身份重新公之于这些人的面前,好叫沐敬言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为的是激怒眼前的这女人。

  四人上前,皆是拳脚上颇有造诣的人,加上自己体格上的优势,沐敬言也是自觉窝囊,没想到近年来越发在功夫上退步了。

  身形被上前的各人缠住,面具男看着场中跳脱着的身形,再低头看看手下无缚鸡之力的曾扬言,讥笑着开口:“你觉得,这样弱不禁风的你,配的上我们司令的女儿么?”

  “什么?”

  “司...司令?!”

  曾杨言瞠目,心中早有臆测沐敬言的背景不会很简单,却没成想...曾杨言两臂用力,欲挣扎着站立挣脱,可这个动作,看在面具男的眼里却是十分的搞笑。

  从腰间掏出黑色冰冷的手枪,面具男放开自己扣着曾杨言的手,将枪口抵上了曾扬言的太阳穴,冲着一丈远处的沐敬言打了一个口哨。

  场中骤停,沐敬言看着灰白着唇色的曾杨言,眉头染上一抹心纠的痛感。

  “宇文和男,你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