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再骨裂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15 2020.07.22 08:00

  “敬言…沐敬言…我来了…”声随人到,这方的电梯门缝将开,就听见王芝复大喇喇的叫唤着沐敬言的全名,声如雷鸣。

  沐敬言早就等的有一丝烦腻,听到这声声的叫唤心下松了一口气。

  终于,是等来了解救自己之人。

  许是坐的时间久了,自己的肌体本能的忘记了她受伤的右脚,然后…就听见…骨头“咔”的一声响,随之沐敬言起身的动作被定格在那里,不动了,直到王芝复蹭蹭蹭的走进现场。

  王芝复显然还不清楚眼前这二货由于翘腿提拉幅度过大而二次受伤的事实。

  待到她走到沐敬言被定格的身姿面前,沐敬言才不慌不忙的来了句:“我长好的骨头,好像又裂了!!”

  王芝复:。。。。。。

  直到手忙脚乱的送沐敬言到医院重新拍片重新裹石膏并把她送回家后,王芝复还以为沐敬言在给她打电话之前就已经不小心二次骨裂了。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如此愚蠢的错过了此生为数不多的可以嘲笑沐敬言的时机。

  看着在自家忙进忙出的王芝复,听着她那些絮絮叨叨重复着的话语,沐敬言的眼神毫无情感的随这一骧身形移动。

  或许因为她坐着,王芝复站着,所以由王芝复的视角看,就看到沐敬言一直在朝她翻白眼。

  这人……

  “我还不能说你啦,你说说你,年纪都快30了,怎么还跟8岁小朋友一样,我就问你,你去公司干嘛去了?好端端的去个公司还能再骨裂,你造吗你?!”

  王芝复的手里拿着外卖刚送来的胡萝卜指着沐敬言,音量不由的拔高,等着对面这位高冷自持的傻三岁装腔作势的为自己辩解。

  可是…等来了却是对方的扭头不在理会。

  沐敬言将头偏向了沙发外向的阳台。

  凉凉的来了句:“理完了就走吧,等下估计还会下大雨。”

  王芝复语塞,扁了扁嘴不在言语,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王芝复每每来沐敬言这里一趟,都会给她备点伙食,现在又是沐敬言的特殊时期。

  理着理着,王芝复不免开始嘀咕:“哎…真不知道你这怎么过的,身上也没点烟火气,姑娘家家的,家里也不知道搞得温馨点。”

  “你错了,这是你家。”没想到耳尖的沐敬言在短短几秒之内回怼了过来。

  膈的王芝复放下最后一瓶水之后靠着冰箱门单手倚着没好气的说到:“是是是…是我家…不是你家…大小姐!”

  “你说说你,怎么尽做捏软柿子的活,现在连带你的骨头都不硬。”

  王芝复似乎还没说爽,痛快的关上了冰箱门,

  接着道:“你呀你,没事还替不相干的陌生人出头打架,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你,一身正气,浩气凌然,你以为你还是五年前的……”

  王芝复没有在说下去,她很识相的闭了嘴,倒不是因为沐敬言的任何眼神动作,而是潜意识的后背寒凉了而已,而这样的寒凉之感正好提醒了语无伦次的她。

  沐敬言始终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动过,灯火通明之下,王芝复解读不了此时此刻沐敬言的心情。

  一时间,气氛到是有点尴尬。

  “芝复…”良久,沐敬言转头唤道:“你记住了,以前的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叫沐敬言,一个全新的身份,一个你赠与的身份。”

  王芝复点头,终是回归了乖巧的角色:“嗯,知道了,保证不会有下次。”

  沐敬言低下头笑了笑,王芝复的保证在她这里连臭袜子都不如。

  王芝复又在微信里跟小区里的饭店老板娘定了一个月的筒骨养生汤才打算提包走人。

  还不忘三步两回头的叮嘱沐敬言要好好养。沐敬言起身,送王芝复到门边。

  王芝复走到门边艰难的换上了鞋,她还是觉得这房子挺宅巴的,遂又在临走前旧话重提:“敬言,你确定不用我帮你再换套房子吗,这单身公寓实在是小了点,我总感觉人都活动不开。”

  沐敬言拄着拐杖的手顿了顿,难得的笑了笑:“够了,够了,对于沐敬言的身份着实够了,你要觉得活动不开,那我这里,你可以选择少来。”

  王芝复看着沐敬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此时觉得她肿胀高绑的右腿看着不要太顺眼。

  “我看我最好还是多来来吧,否则哪天我这房子发生了什么影响二次销售的事情,那我可折咯夫人又赔兵。”

  王芝复火毒不侵,三两句就砰砰砰的回击了沐敬言的话语,“让我少来,开玩笑,这回老娘盯梢盯不死你。你要再敢给我乱动弹,看老娘不开刑法绑你绑到痊愈!”

  王芝复瞪着眼睛滴溜溜的向沐敬言警告示意。

  沐敬言这回是真笑了,笑意浓郁舒心,眼神中是填满了温暖甜蜜。

  王芝复的面部表情总能准确表达自己内心的OS,这让沐敬言深觉无奈和好笑,自己总不能闭上眼睛当什么都没看着吧,回头自己要真闭眼,王芝复也会有办法撑开自己的眼皮。

  那岂不是…太作孽…

  终于送别了聒噪的王芝复,沐敬言懒懒的伸了个腰,拄着拐杖走到了阳台边,外面的世界被水汽笼罩了大半,灯光在此之间渐渐透着昏黄暗淡,远方的乌色云层间时不时传来闪电的光亮,似乎又让老天爷压抑了太久了。

  今晚的雨注定是要越下越大的。

  沐敬言艰难的转身走向一旁的桌子拿起手机,简明扼要的给王芝复发了一通讯息:“到家了告诉我下,路上注意安全!”

  王芝复在看到这条讯息之后也就真的听话的将60迈减到了30迈以下。

  蜻蜓点水式的关心,却给了对方别样的生活体验。

  汉州的这一场连续降雨默默发生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促成了很多人的相遇,也同样扯开了沐敬言的遮羞布,促成了曾杨言人生最惊险深刻的恋爱体验。

  而那深藏的,不曾露了芽头的,或许也终将会在这一场持续暴雨的滋养下渐渐出现端倪,凭空多出了契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