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轻易不得的美丽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125 2020.08.10 23:42

  停停写写的价值观所构筑的几年生活,让沐敬言停留在以往被心绪左右的张沫玮时期,毫无成长。

  长久的浸染过去让本该黑白分明的身份立场变得毫无坚定信念可言。

  美丽,从不会变得轻易!

  曾杨言的动作也逐渐络绎成型,她外派了王芝复去往雅市华旭莱总部,顶着高级原工艺乌纱帽:曾杨言特别行政助理!代表一切曾杨言的决策与行政权利。

  这让一向头脑明晰的沐敬言在知道此决定的第一时间,就电话了王芝复。

  这次曾杨言要动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对他毫无威胁亦毫无用处的:王芝复!

  除却王芝复本人,她的身后还有王氏石材贸易。

  以王芝复的性格和心性,她根本无法胜任这份工作,甚至无法在华旭莱那样的高层间斡旋良久,更有可能因为某种因王芝复性格的原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某人物。

  那…就会让王氏变的很被动!

  几乎同时,王氏石材商行宣布在雅市的分部公司正式与华旭莱签署某房产项目的供货协议。

  曾杨言的每一次目的性动作展开的尤其自然与妥帖,几乎可以是无缝对接。

  不愧是叱咤风云的华旭莱未来执掌人。

  沐敬言在小公寓送别了王芝复,光是开复议课就开了好几个小时,沐敬言一反常态,婆妈的对王芝复即将踏上华旭莱总部的事宜叮咛了再叮咛,嘱托了再嘱托!

  王芝复就感觉耳边蚊子嗡嗡的,耳朵被咬的全是包。

  沐敬言一向是警觉的,这来自于张沫玮时期的执战习惯,她把每一次的任务都看做是一次战争。

  这类人的预感一向会比王芝复这样的常人精准很多,她们拥有这个世界最顶级的资源配备:大脑,体能以及身份!!

  故事如一道填空题,割据着各主线人物的片段,拼凑着各自认为的主谓宾!

  而沐敬言只想逃避的过些自己是主语的时日,希望将它拖得越久越好。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岁月,沐敬言看着外面起了风的世界,眺望着远方明朗的天空,最近,她是越来越觉得自己离回去的日子不远了。

  可她的心,只想由着她自己做主。

  一只本是可以任蓝天翱翔的鹰,却在最畅快之时受到了如此大的打击。

  出生秀毓名门的母亲与俊朗刚硬的父亲教会她正直,善良,他们自由相爱,多年陪伴。

  一直温柔伟岸的大哥教会她如何捍卫国家,捍卫人民,从小到大一直默默陪伴,默默保护。

  “我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啰嗦了!”这怕是沐敬言人生伤痛的起始点。也终是一生都无法忘却的殇痛欲绝。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变得对王芝复啰嗦的原因,因为,她真的很怕再失去,而且这样的失去就意味着永远。

  沐敬言缓缓闭了闭眼,企图将这一切拦在那双破碎的琉璃眼眸之外。

  当理想与现实冲突;

  当固执和投机对立;

  当生命遭生存无视;

  当道德被脐带冲击;

  逃离,是沐敬言唯一能想到的做法!

  这些年,她是真累了,比起无法面对,她更恨自己的怯懦与无为!

  恍惚之间,她看到自己穿着军服,站在国旗之下,看到同样一身军装的哥哥笑容灿烂的朝自己走来。

  红旗飘扬,信念坚固,星光灿烂譬临仙境。

  如今,张沫衍倒是真的去了天堂了。

  沐敬言兀自苦笑了起来,冲着远远的天空淡然的开口:“等我,等我苟活够了,我就来找你们!”

  曾杨言自那日沐敬言离开办公室起,就差人密切关注沐敬言的动态,随时汇报。

  沐敬言带给他的感觉总之是过于另类了的,就单单王芝复对她的态度就很让人起疑。

  太过违背常态的事情总会在某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上有所关联。

  沐敬言的身上肯定有猫腻!

  曾杨言一方面让王芝复去往雅市,一方差遣王玉树暗中授意私人侦探调查沐敬言。

  沐敬言的身份其实被张沫玮这样的刑侦高手特别处理过,当初也就是因为手头上只有这个身份被捏造的过分完美,张沫玮才大胆沿用这个原始身份生活在王芝复的周边的。

  所以,从常人的履历档案上看,沐敬言简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连带沐敬言会武术这事,张沫玮也做过处理。

  她的履历表上赫然写着某某年汉州成人武术组三连冠的赛情实证。

  所以,沐敬言好斗是事实,正也是因为这个才让曾杨言在第一时间看到沐敬言的受伤原因时没有多加怀疑。

  曾杨言的第一部步是打算拆分开这两个,然后对王芝复进行主要攻克,明眼人都能瞧出来,这两人明显是王芝复更好啃!

  当然,之前曾杨言有想到用美男计,但是这做法实在是不对自己的脾胃,所以只是在心头打了不到一圈的弯弯也就被自己pass了。

  曾杨言的家庭背景似乎看着并不复杂,父母皆为华旭莱的创始人,他又是他们的独子。

  不过豪门这种地方,保不齐哪天会开出个炮弹也说不定。

  王芝复独自登上了飞往雅市的飞机,在欲上飞机前给沐敬言打了个电话。王玉树本来是要跟她同行的,奈何雅市那边需要人先去打点,所以就早走了两天。

  飞机引跑起飞,带着王芝复寂寥的去往人生地不熟的雅市。

  她的性格是最怕自个儿待着的,她望着渐渐渺小辽阔的地面,突然小腹传来某种异样的感觉,而且好像有股暖流顺势流出!

  “尼玛,这时机挑的!”

  待到头顶传来乘务员的广播预报时,王芝复想都没想就解了安全带朝厕所飞奔而去。

  事实证明,你怕什么它越会来什么,如果你给人的感觉是逗比嘻嘻的,找上你的事也会让你哭笑不得!

  她例假来潮提前了,而且还提前了不少,居然有十多天呢。

  这下轮到王芝复不淡定了,她一方面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一方面她还没有随身携带姨妈巾。

  在这个仓储狭小的飞机密闭空间里,你让王芝复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这似乎太为难她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羽沐垚

山羽沐垚

感谢作者(红色雨翼再临,云川尹,莫奇耶夫斯基)的关注,万分感谢!

2020-08-10 23: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