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公众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97 2020.08.30 19:56

  “公众”有公之于众的意思,可是传文通古今的现在,它更多的时候表示的是某一群体,某一平台。

  现在的花边新闻已经不是普通的仅限于自媒体的时代了,自从曾杨言被爆出来与王氏石材联姻在即,各短视频媒体平台掀起了一波“总裁萌妻锁甜心”的短视频浪潮!

  当然,“无良”一词倒是指犯不上,但是挖别人的过往与隐私这就属实是过分了。

  先是曾杨言被爆出来以往的几个前女友皆为贵圈数一数二的当红辣子鸡~某某和某某女明星,其实这在豪门那是常态。

  众人也都理解,相比的消遣更多的是艳羡。

  但波及到的王芝复显然就没那么运气好了,先是有人P了张王芝复骂人狗不理的微信聊天记录,说她粗俗刁蛮,后又被扒出私生活混乱。

  最后还被爆出了前段时间王芝复所历的画面Club那与付宁申的一夜情。

  “我完了!!!”临近中午睡醒了的王芝复俨然有种怎么自己不睡死过去的冲动,何苦还要让她面对这一切。

  她看到沐敬言前后给打了好几通电话,可是等到她回过去的时候,沐敬言的手机已经忙音打不进了。

  华旭莱的总部大厦被前来的媒体和围观的网红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度造成方圆五里的交通瘫痪。

  ~~~

  付宁申自那日下飞机后就去了当地的药学机构报了道,此番是作为驻场教授的身份过来进行学术研讨课程的。

  上午刚结束研讨课程,付宁申背上背包去往校园的一处咖啡店,习惯性的打开手机页面,就看到页面弹了好几个同样内容的窗口过来,付宁申抖了抖盘中的意大利面,开始享用静逸的早午餐,然后就看到了关于王芝复一条接一条的劲爆新闻!

  先是看见那条回复狗不理的具体内容。

  某女在群里说:“哈哈~现在的社会真是让人平白掉价,好心当驴肝肺,用肉包子打狗简直就是浪费+奢侈!”外带po了一张su胸照。

  这明眼人一看就是靠身的上位女嘛!

  后面跟了一票大致嘻嘻哈哈的图片回复,除了王芝复:“呦,我们家小区上两天狗不理的包子原来跑这来了。”

  然后发了个二哈狗翻大白眼的动图。

  付宁申吸了一大口意大利面,口齿不清的低了一句:“哇靠!”

  嗯,这王芝复的脾性还真是对他胃口,不错不错!

  页面接着往下看,皆是以往王芝复打扮美艳的现身于南海湾街区的几个知名夜场的照片。

  王芝复生性开放,虽是土生土长的汉州妞但好歹留洋过几年,等同于构造最初三观的初中时期就出国了。

  思想自然比国内的开放,这几张照片里有几张致命的接吻照,而对象都是些女的。

  付宁申圆目狰狞了些许,又叹了句“哇靠!”

  付宁申放下手中的叉子,准备端起咖啡,或许是想喝一口压压惊。

  左手手指也没闲着,点击了几张图片后的视频方块键,视频只有短短不到15秒,画面进的很快,直到付宁申看到视频里的女人娴熟的拉开男子的裤腰带时,付宁申才堪堪有了反应,一股咖啡的苦涩凝滞喉头,随后附以了一声压抑的怒吼:“我~草!!!”

  嗯,的确,付宁申一句简短的感慨顺延了视频里接下去他在做的事。

  付宁申很快抬头看了眼自己周身的人物氛围情况,好在自己坐的有够角落,刚刚的失态也没有引起任何人不必要的注意。

  直到他反复确认了几次视频里的画面之后,他才确认这段视频里自己的脸几乎被遮盖了大半,或许是因为拍这段视频的人当时所处的方位刚好是逆光的原因,只堪堪把王芝复的身形完整清晰的纳入了视频里。

  付宁申背包,付账,利落的开始走人,然后很快的打开百度地图搜寻某酒店的名称方位。

  他打算以最快的速度过去找她!

  本欲打电话的手指在按下最后一位电话数字时,他还是忍住了,此时先电话给王芝复,这似乎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自己的所谓问候怕是会起到没必要的反作用。

  付宁申不知道,他的踌躇恰好错过了王芝复最为煎熬困顿的几个小时。

  那时的她很需要一个人教她怎么去应对。

  不知道媒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王芝复下榻的酒店被网友扒了出来,连带房号都有。

  一时间,雅市某知名国际酒店也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场控一度是增援了在增员,可还是控制不住越来越多的人涌向酒店,在附近驻足逗留。

  王芝复在怎么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是堪堪被这样的景象给吓坏了。

  她先是开门下楼去了酒店的几个出口,可惜,处处人满为患,她出不去,随即她很快的选择重新回到酒店房间,将一应可以移的动的物什搬到门后堆叠阻挡,然后王芝复关了窗,拉上了窗帘躲在角落里静静的等待。

  等待着某一位或者某一种可能性可以救她出去。

  静谧的一方空间里,大化了外围所发生的一切声响,王芝复很快的留下了眼泪,嘴里似低语的叫着父兄,然后一遍又一遍的给沐敬言打电话。

  此时的王芝复孤独无助,她不想被外面的那群人所人肉,恐怕自己的命搞不好都有可能被踩没了。

  她不明白,自己什么都没做,哪个人也没有伤害,怎么自己就要面对这样的众矢之的。

  王芝复咬了咬嘴唇,品尝到了咸咸的眼泪,然后心惊胆战的听着外面的声响,深怕那敲响的地狱之门在自己的面前打开,然后带着自己走向死亡。

  死亡其实并不可怕,可是就这样带着污名不明不白死去,连是什么样的幕后黑手暗害的都不知道,那可就真的太憋屈了。

  此时的沐敬言已经是在汉州飞往雅市的高空之上,密语了潘小施和樊云几天应对的计策之后。

  她选择必须用最短的时间赶到王芝复的面前。

  因为,她隐隐觉得,这次的事件绝对是有人蓄谋的,搞不好会是哪个隐藏的危害者想要以王芝复的惨烈作为撕开华旭莱和王氏石材的口子。

  至于对曾杨言的怀疑性...

  不,这样以不可控事态所带来的热度绝对不是曾杨言这种人所喜的,换言之,他的心性不会让他走这一步棋。

  因为,一个搞不好就会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