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2、蜜罐愉悦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48 2020.12.24 22:30

  入夜,寂静空间。

  曾杨言在恍惚的梦中看着沐敬言伸着浅白的手指在自己的左手胳膊上来回抚摸了好久。

  然后画面一转,一种冰凉的液体注射进了自己的筋脉。

  下意识的恐惧与反抗,曾杨言一惊,醒了。

  曾杨言微动了动薄被下的手指,神识也慢慢的回复了清醒。

  左手边的床头柜上开着一盏昏黄的床头灯,看到自己的手机放在上面。

  曾杨言侧身,右手探着将它拿了过来。

  王玉树在确定了曾杨言已无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回去了,明天还要回公司处理今日遗留的问题,遂留下姜小副总守夜。

  姜小从前天的下飞机就没有好好睡过,又经历了这样一场惊心动魄,此时倒在病房里的那张窄小的沙发上,“呼呼~”得睡的那叫一个香。

  曾杨言抬起食指,按上了手机的开机键,页面划转,曾杨言自然不知道自己昨天的手机是被对方手动关机的还是自然耗电到关机的。

  只是找到他的时候,手机在他的上衣口袋里。

  王玉树多年在曾杨言的身边,自是知晓他的每一个习惯,他知道这种情形下,曾杨言醒来的第一刻会要看手机,所以下午便将它充满搁置在了曾杨言病房的床头。

  细心如他,不然怎么叫贴身私助呢。

  手机开机了几十秒,弹窗了好几个来电提醒的短信。

  这其中就有上午沐敬言的那个确认电话。

  曾杨言醒目,原以为自己是错觉下认为的今天沐敬言有来的,没想到却是真的。

  一抹蜜罐愉悦蒙上心头。

  曾杨言侧耳,听见了不远处姜小的呼噜声,他刚醒,自然不知道搜救的全过程,只是,他记得曾依稀听见过沐敬言呼唤他的全名。

  曾杨言心下了然,手指轻点,汇至成言,一句简单的“谢谢!”就发了过去。

  然后才慢悠悠的躺下,安静的重新睡了过去。

  王玉树一大早听着曾杨言已经清醒的消息,处理了手头上几个紧急的工作,也马不停蹄的赶着去了医院。

  安静素白的单人病房,病床上,曾杨言慢条斯理的吃着姜小派人送来的养生粥。

  光照之下,将曾杨言睫毛的剪影拉的很长,甚至倾盖在了坚挺的鼻梁。

  王玉树此番,倒是真的觉得经历了一场生死惊惧,让他这堂堂五尺男儿都不敢后想。

  身体微倾上前,颇有些迟疑要不要汇报工作上的事情。

  王玉树还没有开口,就听见曾杨言软软的声音说道:“你找一下沐敬言,想办法让她来见我。”曾杨言让王玉树想办法,其意思明确,要好好说,好好请,好好对待。

  嗯,曾杨言是这么一个意思。

  王玉树点头,到了句:“好的。”

  沐敬言今早睡醒的时候,就看见了曾杨言漏夜发来的那条感谢的短信,睡眼惺忪的微扯了扯嘴角,然后就跟着王芝复她们去了商场。

  接到王玉树电话的时候,前头的王芝复正拉着潘小施和樊云抢购新开的一家超市里超低价的土豆。

  用王芝复的话讲,土豆的好处只有她知道。看着冒进的三人将一众大妈摒在她们身后,沐敬言就只能远离那边笼罩的强烈烟火气笑的满心。

  “喂!”沐敬言没有看来显就接了电话,语气也是能听出来的愉悦。

  王玉树一时没反应,“今天这沐组长的心情怎么好像还挺开心的。”

  “喂~”电话里的王玉树没给反应,沐敬言接着又问了句,手机离耳,看了来显。

  “喂,沐组长,我是王玉树,我们.....曾总让我转告您,他想见您。”王玉树客客气气的说完,同龄之间还用上了尊称,摆明了就是想拍沐敬言的马屁。

  沐敬言的脑海划过昨日曾杨言灰白的脸色上,好像是有那么点担心对方。

  “好。”沐敬言答应了,她没有犹豫,只说了一个差不多的时间点她会过去。

  王玉树收了电话,转身便去转达了曾杨言。

  只看见曾杨言鲜少血色的脸上绽放了和柔的笑脸,光照之下,似乎还有包含水钻的星星眼。

  沐敬言驱车将王芝复等人送回去,便直接去了昨日的那家私人医院。

  走进电梯,按下曾杨言所在的楼层,沐敬言敛了敛心绪,她有问题要问曾杨言,关于他怎会被注射了毒品,她有几个疑虑的点,需要当面问问他本人。

  “叮....”电梯应声而开,沐敬言缓缓走出,推门进了曾杨言的病房。

  临近中午,曾杨言却睡着了,上午简单做了笔录,姜小低声告诉沐敬言。

  “嗯....”沐敬言安静的点了点头,算是给了反应。

  姜小没有停嘴,他朝着里头的曾杨言看了眼,道:“也不知道他是真累的睡着了,还是知道你要来,故意的.....”

  “故意?”

  沐敬言不善接着茬,没多思索的回了句。

  “嗯,是呀!”

  姜小点头,这曾杨言敢情是对着这沐敬言有了好感,难怪那晚一定要去“画面”Club,才有的这遭飞来横祸。

  沐敬言没听明白,也没多思索,她没理解过来姜小的潜在意思。

  套用王芝复的那句解读:“鸡同鸭讲”,两人不在一个频道上。

  沐敬言轻声上前,才看见被窝那头的曾杨言拧着眉目,好像是在梦魇。

  姜小识趣的退出去了。

  “兄弟,看你自己的了…”

  看着眼前缓慢有序窜入经脉的营养液,沐敬言察觉到了一股子消毒水的气味。

  转身,沐敬言开了窗户的一个两指宽的缝隙,清风慢慢透入,才觉得口腔中舒服些。

  曾杨言很快也就醒了,他感受到了一股子清爽的气息。

  睁眼,就看见沐敬言迎着窗户边的光亮,背靠着病床沿边,坐在地上,好像在玩手机。

  看着沐敬言卷翘有度的长发,曾杨言的右手划被,稍稍往右就能碰触。

  嘴角随扯出了一抹明显的弧度。

  沐敬言其实是在回樊芸的简讯,思绪回笼,很快察觉床上的曾杨言醒了。

  扭头,就看见曾杨言浅笑的看着她。

  沐敬言没有多解读,只是颇轻柔的开了口:“醒了?!”

  那模样好似在说:“好了吧!也没多大点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