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7、这果然很“张沫玮”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1981 2021.03.08 23:42

  入夜,福禄小区的某一个房间浴室里,一男一女在招式间对峙着。

  简章愕然,还没有从沐敬言突然出现再这里反应过来,这果然很“张沫玮”。

  两人眼神交汇,简章看着沐敬言虎视眈眈的眼神,默了一秒,随即,心头漫上浓浓的喜悦。

  “一眼万年”,这一刻的简章对沐敬言是这样的,两人的视线分明充斥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

  “你到底是谁?”

  沐敬言的手卡在简章的腰腹之间,简章的手卡着沐敬言的手腕,两人相互对峙。

  沐敬言右背的伤还没有好全,简章的力道是完全制衡性的。

  “你听我说…”,

  “砰!”

  沐敬言毫不客气的朝着简章的屁股踹了过去。

  简章吃痛,左手不自觉加了力道,带动了沐敬言的右肩,导致感觉自己后背的伤口呈一个紧绷的趋势。

  为保伤口不在复裂,沐敬言的身体惯性使然的朝着简章的怀里去。

  “砰!”

  两人拉拉扯扯的朝着浴室的墙面撞了上去。

  简章直到她的后背是有伤的,遂反应很快的松开了钳制的双手。

  沐敬言身形不稳,堪堪的往后倒去,简章眼疾手快,朝着沐敬言的后背就是一个搂的姿势。

  水珠自简章身后滴落,落在了沐敬言的身上,脸上,头发上。

  沐敬言自下而上,背光的看着在自己墙头的那男人,水珠细碎滴落,让她感觉睁不开眼。

  水珠顺着简章的手臂顺流打湿了她的衣服与散落的长发。

  四目相对,两人的眼神中皆是错愕中又带着一缕释然,“这样的感觉真的太奇怪了!”,沐敬言反应过来,只觉得内心深处澎湃激荡,以前,从没有这样的感觉。

  简章裸露的身躯之上有着明显的旧伤口,沐敬言看的出,那是受过枪伤的痕迹。

  “你.....”,嘴唇不自觉微张开口,哪里晓得自己的声音此时呈现的是鬼魅的暗哑,简章闪送了两下睫毛,扶着沐敬言起来。

  浴洒之下,两人兜头的淋着混乱中开启的花洒,皆是后知后觉的,在这一个深寒的天气里,洗这样的冷水澡。

  “啪”,简章抬手关了开关,手线很长的去不远处的架子上拿了两条浴巾,都给沐敬言裹上,看了一眼自己刚刚拿进来的衣物。

  “你洗个热水澡,把你身上的湿衣服换了,用我的。”,简章指了指边上自己的睡衣,接着说到:“等你洗好,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你所有事情。”

  简章掌下是沐敬言湿漉的头发,可自己却怎么样也舍不得离开,沐敬言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跟自己的过去有极大的关系,只是她以前不知道。

  难道....不会...是那什么电视剧里的狗屁桥段,什么劳什子的定亲,未婚夫之类的吧。

  嗖的,沐敬言冷的打了一个激灵,看着凝滞在身边简章的眼光,就更警惕和怪异了。

  “呵呵....”,简章低笑出声,没想到这沐敬言这个年纪还如此的灵动,揉了揉对方的耳畔,遂也就出去了。

  简章先是到陈牧升的房间看了看,果然,这货被沐敬言劈晕还像模像样的塞进了被窝,拿了他房间里包扎的一应药品,回房很快的换掉了身上的衣服。

  简章坐在卧室的一角床头,打开了床头柜下的保险箱,那里面放着此次来准备的一应材料,即使自己现在是个哑巴,也足以沐敬言明晰知道所有。

  简章一向是进卧室不开大灯的,因为那样太亮了,可是今夜,确是灯火通明的一夜,刚巧简章最后拿出那枚袖扣的时候,沐敬言微湿着头发开门从浴室出来。

  入眼,果然!

  那日来到自家中的不速之客是简章没错,沐敬言眼光如炬,适时的嘲讽开口:“没想到堂堂简师长七尺男儿,竟然做那登堂入室的盗窃君子。”

  沐敬言说的戏谑,听在简章的耳朵里,少了原本的阴阳怪气,倒是是十足十的娇嗔,“呵呵...”,简章低头,嘴巴咧的跟荷花似的笑了起来。

  这笑脸有点刺眼,沐敬言下意识的用手挡了挡,暂时阻隔此时心中很是复杂的情绪。

  简章抬头,看着不远处用他的毛巾擦拭头发的沐敬言,她,一如想象中的美好。

  他有点不忍心,看着床单上的那个优盘,简章有点子又开始犹豫了.....

  可是,今夜,他必须无条件的把自己的所有带到她的面前不是吗,不留余地的。

  沐敬言再次看像简章的时候,才清晰的看清了对方那一方幽蓝,像是黑洞,拥有偌大的吸引力。

  简章就那么望着站立着的沐敬言,始终都没有离开视线,扬唇,他拍了拍身边的床边,在示意沐敬言坐过来,面对着他,面对着他这些刚刚拿出来的东西。

  沐敬言没有犹豫,几步就使自己与简章靠的极近,入手,简章第一个递过来的是一张照片,沐敬言接过相片,一瞬间就噙了泪,单手缓缓颤抖,捂住自己的口鼻。

  那是一张简章和张沫衍在训练军区拍的照片,两人并肩而立,模样很是亲昵,沐敬言也去过著名的华东最高训练军区,几乎整个国家的济济军事人才都是从那里出来的。

  “嘀嗒。”

  热泪低落,沐敬言压抑了5年的情感因为着这一无缘由的相片而崩裂,可是,这世间,除却眼前的简章,再无一人能懂得沐敬言的这种蚀骨之痛。

  不由自主的,简章抬手,轻巧的为对方的拭了泪,“你.....”,沐敬言喉头哽咽,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虽然自己已有强烈的心里建设,但当世事真的摆在你的面前的时候,她又怎么可能在抵得住,她,终不过是一个失家的女人而已。

  情感到了一定程度就一定会绽放,更何况是两个共情之人,简章情动,情不自禁的搂着了哭泣的沐敬言,两人靠的前所未有的近,泪水洒落,浸润了简章往日的岁月,更滚烫了他的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