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8、相拥而眠1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1918 2021.03.09 23:00

  原来,沐敬言知道的原比简章想象中的还要多,还要全面。

  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简章与沐敬言呢喃夜话几乎到天明时分。

  沐敬言何许人也,简章的情切几乎达到了滚烫的地步,那炽热的眼神,傻子都能明白。沐敬言经历了几年的社会岁月,谈起过往的种种,特别对方又是简章这重的身份的时候,以往的满腹也终是有了倾诉之地。

  “那你知道她在汉州吗?”简章适时的问了一句。

  “她”、这个她当然指的是焦箬芸,沐敬言摇了摇头,“离开了那里,我就没有在关注他们任何了。”

  沐敬言说的苦涩,死者何辜,生者何堪呢。当初的她决定逃离,怕也是非常两难的抉择,简章的手转向床头,拿了一早备好的处理伤口的药品,是陈牧升这次特意带的。

  示意沐敬言,他要给她换药。沐敬言没有做推拒,转身,抓起床上的一角棉被,缓缓脱下了外衣。

  入目,是一道颇狰狞的伤口,沐敬言就听见自己的后背传来的叹气声,眼中涌动,多少年了,只有自己的哥哥张沫衍才会如此啊,那个温润阳光,幽默造作,宠溺她的男人。

  简章手点翩翩,小心谨慎的为沐敬言上药,尽量让她毫无痛感,

  “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沐敬言音涩的开口,简章上药的手一滞,“嘶~~”,沐敬言吃痛,不小心出了声。

  这个问题,嗯,问的一针见血很有水平,简章心中自嘲,他该怎么说呢,这会不会是一个表白的好机会呢?

  看着眼前**身躯的女子,简章的呼吸都凝滞了几分,“是啊,当初要是知道是这光景,怎么样也要早点啊。”

  凝着沐敬言光白的肌肤,顺延挺立的脊背,简章的眼白不禁红了那么几分,给沐敬言上完药,简章起身,给沐敬言拿了一件外套,披在了那套沐敬言穿着很宽松的睡衣之上。

  “要不要睡一会儿....”

  看着沐敬言纤细光白的脖颈,简章如是说,低头将一应的物品收好,转手交到了沐敬言的手中,原本还想说当初把陈秋虎提供的视频给沐敬言看的,现下倒是大可不必了。

  简章诧异沐敬言的性格会对他父亲张努德做到这样的让步,母兄皆去的份上还保留对始作俑者的宽恕,她没有动焦箬芸,没有动她身边的任何事物,只是自己悄无声息的消失无踪了。

  想必,她的内心出自善良温和的闵沫,即使到了如此地步,也始终知道,她扬起枪头对准自己的父亲是闵沫与张沫衍并不乐见的。

  寂静一室,两人的心思似乎对方都懂,沐敬言坐在床边的一角,悬着自己光裸的脚丫子,没想到去世的张沫衍会带这么一个人进自己现在的生活,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微摆的幅度引起了简章视线的注意,简章知晓,那里已经冰凉一片,遂扯过沐敬言身后的棉被,拂地而盖,“躺一会儿吧,怪冷的。”

  遂才反应,去离床稍远点的桌子上翻出来遥控器,开了入冬以来的第一次空调,微风吹动而出,带着缕缕灰尘的气息。

  沐敬言想是乏了,听话的躺下,简章坐立在沐敬言的身前,一张大床,两个身影,一横一立,盖着同一床被子,简章看着低眉顺眼的沐敬言,侧颜之上棱角依旧分明,可却又觉得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你知道吗?”,面对着沐敬言,简章开始讲起了他与张沫衍之间发生的趣事,包括眼前这枚袖扣的故事。

  “那个时候,你的哥哥对于解读人真的很有一套,我无意之中透过照片认识你,又在无意之中通过照片找到你,当他拿着袖扣来给我的时候,他就盼望着我能够早点跟你倾诉。”

  简章双手环着一条膝盖,眼神虚迷,跟沐敬言诉说了长达几年被埋藏而深的真情,

  “沫玮!”

  简章张唇呢喃,叫的是沐敬言的真名,眼神坚定,缓缓吐露心声:“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沐敬言昂头,眼神之中充斥着波动的情绪,再一次听见了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声音,不自觉扬手,微凉的手心想要附上简章的脸庞,却在半空被简章的滚烫抓了住。

  双目而凝,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今夜,两人的情绪皆是到达了这么多年来的最顶端,看着面前拧着双眉,皆是悲伤之情的沐敬言,简章再也忍不住低头,含住了那殷红的甘甜。

  沐敬言微微错愕,然后回吻,两人相互拥抱,相互情切,一切似乎来的出其不意,一切似乎来的突如其来始料未及,不管是作为相思多年的简章,还是被一朝告白的沐敬言,两人燃放的点始终是一致的,那就是这么多年来人性上的独立与空虚。

  冬日的夜总是那么绵长,可却对他们二人而言,流逝的太快了,因为天明了,就意味着他们需要再次回归现实,走出回忆。

  两人相拥而眠,说是而眠,不如说是两人相互沉浸在心近的氛围里面,简章圈着怀中的沐敬言,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

  万物萌动复苏,街边泛起了隐隐的汽笛之声,叫醒沉睡的世人,沐敬言安静的闭眼躺在简章的怀里,微微僵化的身躯小心的动了动,“醒了?”

  男人得语言和动作皆是轻柔,没想到,这一夜,曾在梦中渴望过的一切都有了。

  “嗯!”,沐敬言应了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两人相视而笑,好不美好。

  后来,沐敬言每每忆起那日夜,总觉得这个生命里最眷顾她的,就是迎风而来的简章,直白,简单的不像话。

  她迷恋在这样放射的情感之上,成全了自己的欲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