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喂,等天黑吗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152 2020.09.10 23:45

  人生就是这样,在不善阐述的区间填补了大段大段的独白,然后随岁月沉淀,沁入内里最灰涩的位置,不叫任何人探晓。

  沐敬言一大早就醒了,也可以说她睡的很浅,环山的清晨,总是要比城市里的凉沁很多。

  昨日顶着绷带跑了数里,此时她的右腿微肿,隐隐疼了一夜!

  这残破的躯体,配置错漏的灵魂,沐敬言显然对现如今差到不能再差的现状无感了。

  欲提手敲付宁申的房门,她想借车出去买药,可是这个点怕是就近的药店没有有开门的。

  自己的右腿也不能开车,这个点打扰付宁申似乎也不太妥当。

  踌躇了很久,不想旁边的门倒是意外的打开了,走出了清早精神饱满的曾杨言,西装革履,显然是早就醒了。

  入眼,错愕,两人短视而对,一瞬间沐敬言就转了头。

  看着一身连体运动裙装的沐敬言,曾杨言有些许错愣。

  视线随之火热的焦灼在她的右腿上,健硕的小腿微红微肿,显然是数次奔跑的结果。

  为了王芝复,她做的倒是让人没活说,姐妹情深的还真是让他都感动。

  曾杨言内心冷漠,他没有兄弟姐妹,曾家的子孙也没有几个是与他同龄的,他这许多年也是商业辗转,大抵是共情不了沐敬言与王芝复这样的异姓姐妹情。

  他与之结交的人眼中只有利益。

  沐敬言的精神状态很差,经过昨晚,她没有多余的心情再与曾杨言说什么。

  转身欲走,沐敬言慢慢的提拖着凉鞋,一瘸一拐的离了曾杨言的视线。

  “呵~”曾杨言好笑的摇了摇头,这女的还真是不假不装的爱憎分明啊。

  关上房门,曾杨言很快的朝楼梯走去,上午有个商务会议,他必须要很快的过市里去。

  楼梯口,沐敬言吃力的一步一下的走在下楼道里。

  恰好挡住了曾杨言匆匆的身形。

  沐敬言欲缩身往里,想要给曾杨言让个道,右脚却在落地的时候踩了滑,身形堪堪朝下翻去。

  曾杨言眼疾手快的拉了她一把,惯性使然,促使双方都将对方抱了个满怀。

  场面一度堪堪的停止了,沐敬言鼻尖撞上了对方的下颚,曾杨言左腿不小心顶撞到了沐敬言的右腿,只听一声沉闷的呼痛声传入耳,就看到沐敬言的表情很痛苦。

  一度疼痛至对方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沐敬言扶着曾杨言的肩,想闪身却是怎样也不行。

  曾杨言感受到对方掌下的力道,心下一沉,弯腰,伸手,抱起了沐敬言的身体。

  曾杨言走的很快,沐敬言反应不及,对方几步就下了楼梯,本以为下了楼梯就会放下她,却不曾想曾杨言继续抱着她走向别墅之外,沐敬言心惊,几乎脱口而出:“不劳曾总,请放我下来。”

  对上沐敬言惊愕的面部表情,曾杨言不为所动,手臂微微收紧,一鼓作气的把沐敬言抱到了车的副驾前才放下来。

  曾杨言的表情意味明确,他要带她去医院,他想帮助沐敬言。

  沐敬言拧着眉头,身形就是没有动。“开玩笑!!。”

  沐敬言的内心活动多少有点孩子气的抵死不从,哪怕是对她有益的,给了她台阶的,她就是要一副死在上面也不顺滑的气势。

  曾杨言看着眼前的沐敬言,这样的女人倒是真没见过,奇葩呀!

  微昂了昂脖颈,曾杨言似笑非笑道:“沐组长是要在这里等天黑。”说着,打开了沐敬言身后的车门,示意她坐进去。

  看不出来,曾杨言今天难得的好心情,好耐性啊!

  沐敬言闪了闪神色,看了一眼眼前的曾杨言,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别墅,终是不发一言的上了车。

  车门被曾杨言关上,在转身之际,一抹笑意透露,盈满双眼。

  曾杨言开车很快,沐敬言看着车窗外活过来的城市街道,两人皆无话。

  很快的把沐敬言送到了医院。

  挂号,拍片,上药,付费,等曾杨言陪同沐敬言从医院里出来,已经是上午9点钟的事了。

  华旭莱总部的会议已经是到点开始了,却迟迟不见曾总的身影。

  副总姜打了几个电话皆被曾杨言摁了。

  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姜小的心下灰敗的低咒了一声。

  没办法,等着呗,那还能怎么办,好在是华旭莱名头实力大,身份让人等的起。

  后来的曾杨言回忆起那日清晨一如反常的自己,始终无法准确的用某一词汇描述解释自己当时的行为以及心灵活动。

  上了车,沐敬言依旧不发一言,今日的她对比于那日在M·T顶层的巧笑玲珑,反差的确是很大。

  沐敬言其实心里早就不似面上的沉静如水,只是,既然开端已经厚着脸皮的上了车,此时到无话对曾杨言说,难不成自己要没话找话,那也要她做的来呀!

  车子很快上路,沐敬言是聪慧的,她知道一大早起身出发的曾杨言西装革履的多半是因为重要公事。

  所以看着车身道路并没有朝来前的方向,她什么都没有问。

  背靠座椅,索性闭了双目。

  曾杨言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10点了,沐敬言被华旭莱下属带到了曾总的办公室,因为曾杨言没有透露沐敬言的身份,助理首先的反应自然是不会怠慢。

  进会议室前,曾总还不忘差人去给沐敬言去买早饭,关照助理提醒她吃药。

  一时之间,众测风云。

  “哎哎,曾总的未婚妻不是王氏千金嘛,这女人又是谁啊?”

  “你没看昨晚的公告啊,什么王氏千金啊。”

  “那曾总到底有没有订婚啊,会不会是她啊。”

  空旷独层的总经理办公室隔绝了这一切,沐敬言吃了早餐,吃了药,给王芝复回了信息。

  心下反复着思绪,终是抵不过身体的疲累,她躺在半大的沙发上,不知是否有药物的原因,沉沉的睡了去。

  那日的曾杨言在会议室力挽狂澜后,进入办公室就看到沐敬言在沙发上睡得很香,茶几上留着她喝过的半杯牛奶,散落着几粒药片。

  恰巧那日的雅市是个多云天,阴着太阳,柔和光照下的女子沉稳的睡着,让人不忍打扰。

  曾杨言放下手中的文件夹,嘴角放大了笑意,自己都还没吃早饭的陪她瞎折腾了一早上,不曾想,餐食饱腹的她睡得到挺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