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7、曾总不见啦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40 2020.11.29 23:47

  曾杨言的脑海里闪现着沐敬言桀骜后背的场景,其实他老早就出现在了她的身后,看她轻柔的扶着潘小施上车,印象中她鲜少穿的如此,曾杨言不曾发现,其实自从他来汉州以后,私下里与沐敬言的见面统共不过屈指可数的几次。

  所以,哪里来的印象不印象,简直就是胡扯。

  曾杨言压着心绪,启动了发动机,却还是在拉下手刹的当口选择熄火,开门,下车。

  “砰...”曾杨言颇压抑的关上车门。

  “邪了门了!”曾杨言此时满脑子里都是沐敬言复今日复见他,对他清浅点头的场景。

  曾杨言抬步选择重新回到了画面club.

  姜小副总与王玉树热络的聊了一会儿..准备喝完早早走人了。

  他的车本来与曾杨言的车子停的稍近,等到姜小副总叫了代驾来到车库的时候,眼尖的看着曾扬言的车子还安安静静的躺在原来的车位上。

  看着停将的位置,“这...曾杨言不是应该早走了吗?”

  姜小副总示意代驾等一等,遂下车重回了热络的场子里。

  王玉树怕是已经走了,姜小副总犹豫了片刻收起了手机,直接拨打给了曾杨言的电话。

  曾杨言素来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人,只不过今天乍然听见王玉树的电话不自觉间的过来了。

  沐敬言与王芝复驮着那女人来到了三楼之上的天台。

  只见沐敬言咬着牙的扛着那女人走上了最后一层阶梯。

  王芝复忐忑的猫腰看着周遭的一切风吹草动,灵动演绎着贼头鼠目。

  沐敬言放下肩上扛着的女人,本是不动声色的日常此时却是涨红着一张脸,粗粗的喘了好一会儿气才咳嗽着顺理回来。

  看着眼前被她们扛到天台之上的某女人,王芝复对着沐敬言大眼瞪着小眼,胡乱眨着眼。

  沐敬言大脑选择自动屏蔽,蹲身开始对那女人上下其手,那动作看在王芝复眼里简直就是毛骨悚热。

  沐敬言倒不至于对女人感兴趣吧!

  搜过身,沐敬言又转头示意王芝复把包扔过来,王芝复接收,麻利的朝着沐敬言扔了过去。

  时过午夜,近处的古洋楼塔敲响了塔顶的西式洋钟,清脆的声音穿透云雾,震慑就近四方的耳膜。

  沐敬言与王芝复皆有摸耳朵的动作,沐敬言眼尖的看着不远处灯光投射过来一处倒影的镜面,起身,寻到了某填装物什舀了一盆水兜头朝着地上的女人浇了上去。

  “啧啧啧...真狠!”王芝复忍不住的吐槽,顺便打了一个机灵。

  沐敬言的心肠是硬的吗?!是的,她只对她看的顺眼的柔软。

  女人自是被冷水泼醒了,醒来的第一刻就看到站在斜侧的王芝复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怒火带着尖叫不假思索的冲着王芝复而去:“王芝复...你找死!”

  “找死?”王芝复没有生气,也没有口头回应。

  此时此刻,还不知道是谁在找死,王芝复挤眉弄眼的提醒对方让她别关注自己,“你到时醒了睁眼看看正主!”

  沐敬言半蹲环胸,似笑非笑,人畜无害的看着地上的落汤鸡。

  那女人后来回忆起第一眼看到沐敬言的笑脸时,只是不自觉的后背起了凉意。

  轻飘飘的,沐敬言只清浅的说了两句话,就让那女人乖乖吐口,然后还让自己与王芝复全身而退。

  “你好,请不要误解了我的来意,我只是想知道与你有关的那条微信聊天页面是谁放出去的?而已!”

  沐敬言开着对方的手机进了对方的微信页面,说的一脸的坦荡。

  随后又说了句:“如果你选择告诉我,你不是想要入某goft高级俱乐部吗,我们可以帮你搞定!”说着,沐敬言抬眼示意了一直站着的王芝复。

  这才是沐敬言。

  沐敬言与王芝复一前一后从天台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过三十分了。

  姜小副总先是拨打了曾杨言的几次电话未果,遂着急的在场子里找了好久。

  迎面的就在角落里看到沐敬言走楼梯下来的身影。

  姜小副总对沐敬言的印象自是非常深刻,冷寂的美女偏又破天荒的惹怒过曾杨言,想要他不记得也难。

  姜小没有多做犹豫,就上前跟沐敬言打招呼,然后就说起了快一个小时失踪了的曾杨言。

  “失踪...”身后跟上来的王芝复笑了,才不见了一个小时而已,那哪能叫失踪啊!

  沐敬言微拧了拧眉目,这曾杨言往日也不是这样幡然消失联系不到的主啊!

  只是...对于曾杨言的私事,私行,私生活,她沐敬言显然是提不起什么大的兴趣。

  好看的唇如旧冰冷的开口:“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不如你打电话问问他的助理,曾总素来精明,我想他是不会有事的!”

  说着,也不等着姜小副总的反应,就抬步离开了。

  后头的王芝复屁颠颠的跟上,用只有沐敬言的声音疑问了声:“这曾扬言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沐敬言脚步很快,没有回头的回应:“他有他的阳关道,我们有我们的独木桥,以后...最好不要跟他有什么牵扯。”

  沐敬言等人很快的提了车,王芝复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看着正位上的沐敬言熟练稳健的开着车,好好的将息了两月有余,这沐敬言的右腿倒是没留下半分后遗症。

  “哎...可惜了了!”

  王芝复兀自编排着给自己过大压力的沐敬言,很快的靠着座椅佛睡而去,迷迷糊糊间只听见左手的沐敬言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以后,今日这种夜场不准再去,否则,知道一次打一次!”

  多年以后的沐敬言对她的两岁女儿好像也是这样说的!

  翌日

  失踪了整夜的曾杨言彻夜没有离开画面club,沐敬言等人走后的姜小副总越想越不对劲,先后打了多通电话确认曾扬言的安全,但皆追寻未果。

  王玉树被这一剂闷雷炸响的时候,才刚刚到家倒头浅眠,就接到了姜小副总的霹雳。

  只听见大脑捕捉着回声:“什么,你说什么,曾总不见啦!曾总失踪啦!曾总被人绑票啦?!!”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羽沐垚

山羽沐垚

沐敬言在清晰读取了来自曾杨言的爱意之时,   龟裂的表情下闪现着惊诧:我草~~你有病啊!   曾杨言:Umm...我,身心健康,吃麻麻香!”

2020-11-29 23: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