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8、预见(1)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29 2021.01.06 23:00

  简章的上任演讲时间并不是很长,简短的客宣几句话也就够了。

  他的上台其实是扰乱了正常官僚职场自然规律的,宛如当年的张努德一样,只是一个是提职,一个确实转业。

  这其中,有些人会敌对,有些人会幸灾乐祸,有些人会绵里藏针。

  开了一个上午的会议,平时一派军装的简章现在却是穿西装打领带。

  陈牧升一早上已经数不清简章多少次抬手松领口了。

  那玩意有那么不舒服的吗?

  陈牧升低头看看自己胸前,“感觉还好的嘛。”,用眼光扫了一遍全场,看到简章额头细密的出了不少的汗珠。

  抬手看了看手表,中午了,估计很快就要结束了。

  会议不知不觉中拖沓延长,直至下午1点,简章用罢饭,上任前几天,符江东带着他到各地方转了转,作为一名军人,简章是及其合格的,但是作为一名市长,简章怕是就....

  饭后的简章正儿八经的靠着椅背,心想,已经来了汉州好几天了,之前沐敬言的住所处,他原打算再去个几趟,奈何都抽不开身。

  今日....看着眼前堆叠过高的文件,简章撇了撇嘴,照目前这样的工作力度下去,怕是个把月也见不了沐敬言。

  简章抬眼,看着朱红大门那边跟市委里一名局长相谈甚欢的陈牧升,没想到这小子西装上身的样子倒是挺人模狗样的。

  陈牧升与陈浩孜两兄弟一个从文,一个从武,陈牧升写的一手的好文章,这大概也是为什么简老爷子非要简章带上他的原因。

  陈牧升那边与某局长客套话别,然后没来及收笑容的进了简章的办公室。

  就看见简章一脸尤甚的嫌弃表情,陈牧升转了转眼珠子,看着简章,

  “这....我又污您的眼啦?”

  陈牧升觉得,打从简章来到汉州,这火性是一天比一天大,之前他见的简章什么时候不是温润如风的,这...是邪性了吧。

  陈牧升很识相的低着个头,将手头的文件递给座上的那位。

  简章暗落的拿起笔,不动声色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下午我要早点走,你想想办法。”

  陈牧升微张着嘴巴,诧异的看着话音刚落的某人。

  敢情,打的是这个主意。

  这官家长大的就是不一样,一本正经的生气搞得好像还是你的错,其实他们就是想苟着身份干什么中饱私囊满足私欲的事~~

  陈牧升明白了,可是明白又能怎样呢,在简章的视线下,陈牧升只能小声的提议,说出自己认为最好的方法。

  ~~~

  风铃大厦顶楼…

  王芝复突如的变成了吃喝不愁的光杆副总经理,当然,曾杨言除了开了工资,并没有实质上的其他。

  她原本还期待曾总会把她的股份还给她呢。

  “果然是地道的资本家!”

  看着那头沐敬言闪身而过的背影。

  “咦!这妞不是要回福池公寓的吗,怎的这个点了还在。”

  王芝复看着手提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已经过了下午3点了。

  起身,她和沐敬言的办公室相距两个长廊,廊道尽头右转再尽头就是沐敬言的办公室。

  推门,王芝复看着沐敬言在接电话,好像是原先鸠纯手头上的项目。

  “怎么,这是又擦屁股,还是又需要搞什么动作。”

  王芝复心下流转,反正她看沐敬言对待鸠纯的状态就是憋着一肚子坏水的形态。

  沐敬言抬头看了一眼王芝复,将对方的眼神心领神会,一秒辨读,转而挂了电话,她得收拾一下最后给曾杨言的这份文件。

  王芝复也就这样站着,倚着门边,沐敬言抬头,似乎也不想跟其多交流,到一旁跨了包,若无其事当没这个人一样的就这么从王芝复的眼前走出去了。

  王芝复瞪着眼睛,不敢置信。

  “靠…沐敬言你大爷的!”

  沐敬言下到风铃大厦负一楼,拿了摩托,朝着福池公寓的方向骑去。

  被陈牧升包装而得以外出的简章乘坐一辆低调的大众车前来。

  他让司机将车子停在离福池公寓500米远的地方,简章看了看手表,下午3点左右。

  有了上一次打的照面,显然,门卫师傅是很认识他的,况且对方本就对简章的身份颇有猜测。

  这一次简章倒是顺风顺水的进了福池公寓的大门。

  乘电梯来到沐敬言的房门前,虽然那晚只匆匆来了一次,但是他还是记得非常的准确。手掌扣上门扉,简章有一瞬间的心下凝滞。

  这里头原先充斥着沐敬言的身影与气息。

  只是,现下,不知道她为的什么原因才会匆忙搬走。

  廊道里的光将曾杨言的身影拉的很长,曾杨言沉思了片刻,而后,手指翻出一卡片,“滴滴...”门开了,曾杨言手指附上门把,快速的闪身而进。

  看来,简章在来之前就做好了准备。

  一室幽凉,落地窗前的窗帘半开半掩,客厅的陈设有点凌乱,简章抬腿,堂而皇之的进了卧室。

  卧室陈列相对简单,衣柜里还挂着衣物,看来沐敬言还是打算回来,床的里侧放着一个梳妆台,另一侧有一个相对大的飘窗,上面摆放了一张小桌子,放了几个颜色鲜艳的娃娃。

  很难想象,曾经的张沫玮是不喜欢这样的颜色的,没想到她改了一个名字,成为了另一个身份,差别会是如此大。

  简章始终浅笑莹莹的,那表情像极了曾经的张沫衍看她妹妹的神情。

  沐敬言骑着摩托绕进了小区,许是门卫师傅太久没见,没想到把她拦了下来,沐敬言停下车,打开头盔面罩,跟大叔热络的打了声招呼,遂很快的朝着地下室开去。

  简章情不自禁的逗留,恰巧给了沐敬言回来相遇的时间。

  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以往的张沫玮的,沐敬言原先有些贴身的东西放在了某一个角落里。

  简章在卧室里转了几转,也便在床头的一个缝隙里找到了。

  没想到两兄妹藏东西的思维一个样。

  简章兀自会心笑了笑,手指快速解开绳结,正要拿出来细看的时候,简章耳尖的听见客厅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

  “这....!!!”

  简章没想到这个点会有人回来,听着来着的钥匙入锁声,有一抹难以置信的确定:“难道,是沐敬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