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0、曾杨言起疑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1289 2021.02.15 23:10

  汉州的政客似乎都颇为清廉哦,好像都挺中规中矩的,这是王玉树刚到的汉州时候跟老板曾杨言分享的自己的见解。

  那是王玉树这个级别人的解读,而作为油罐场子里长大的曾杨言却是给了一个极与极的定论,汉州的前任市长符江东,早在还未成功收购MT之前,曾杨言就多番的派人找机会接触过。

  是个油盐不进的货色!

  而这种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真的清廉赤城,还有一种,以前曾杨言也遇到过,自己快要退休的高官,会在他在任的最后一到两年里收敛,因为,钱也赚够了。

  最后的时间,他们不会冒风险,还会聪明的维护以前都不放在眼里的政治关系,政治资源。

  这几日,除了心头牵挂着的沐敬言,便是处理艺术展览事件的后续的发酵问题,这次似乎还是相当棘手的,不像以往个中单独的事件,而是一个连发的事件。

  曾杨言现在遇上了比符江东还油盐不进的人,就是那两幅未处理珍品画的所有者,搞了半天,原来都是一个人的,早前留下的信息上也只是匿名,看来,当事所有者根本就是笃定了要躲在幕后。

  各大媒体,网流舆论,皆是围绕着此事。

  徐英莉推了汉州精品馆的项目,着重开始善理这起事件,而就在这个时候,入秋前在“画面”club的那起曾杨言被注射毒品的事件,缉毒警方回话,找到了那批毒品的来源处,抓了几个人,想要让当日曾杨言以及出入者去往警察局指认。

  沐敬言受伤静养,怕是很难有机会与曾杨言一同去,犹豫再三,曾杨言让王玉树载着自己单独前往。

  曾杨言早些时间已经说过,自己对于自己被迫注射毒品的整个过程毫无知觉,也就不可能还存在着能够指认,但这过场,恐怕是在所难免的。

  曾杨言被带往警察局的审讯室,看着一众在可视玻璃那侧的“牛鬼蛇神”,曾杨言只粗粗的扫了一眼,就冲着警方摇头。

  那晚......他何来的还有印象!

  无奈,签完字,王玉树准备陪同曾杨言回去,王玉树递水给自己的老板,然后等着心绪平息后的曾杨言,才开了房间的门出去,身姿站在门边,等着曾杨言起身。

  曾杨言仰头喝尽了手中的半瓶矿泉水,扯过手巾,温润得擦了擦自己的下巴,想必是刚才的水喝的急。

  “啊!!!!!”

  突然,斜对门传来了一声女生的尖叫声,随之而来的是对方紧接着的歇斯底里。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啊,我要找我的律师,我的律师啊!!!!”

  “这声音~~~怎的这样耳熟!!!”

  曾杨言皱眉,他有些恍惚,不知道是被这声给吓到了,还是怎么的,只是脑海中觉得这个女人的尖叫声有点耳熟。

  曾杨言甩了甩头,一脸沉思的起身,此地事已了,准备走了。

  “小丽安娜,你冷静,复哥,她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救她。”

  另一个女生开口,好像在像一位男人求助。

  房间里,因毒瘾复吸而被逮捕的小丽安娜双手抱头,一副样子很难受,一位女生扶着她的肩,冲着一旁站立的男子开口求救,那个男人正是复栖。

  “我说过,绝无下次!!如若有,我绝不救!!”

  “复哥,她是个有点名气的网红啊,怎么说也算半个明星啊,她出了事,对我们集团也没有好处啊........”

  女子继续央求,复栖不为所动。

  场外的曾杨言却在那男人开口说话的时候停立脚步不动,

  “这声音....这对话.....”,曾杨言的脑干犹如一力猛击,这不是当初自己在“画面”club所听到的声音才误以为是沐敬言选择孤身上前的吗?!

  “他们.......”

  曾杨言驻足,回首,在一众人都未有反应之下回身,手指用力,想要打开那扇房间的门......

  复栖环手站立,小丽安娜坐着,与她的经理人怀抱在一起,小丽安娜像是在哭。

  “曾总,你是要做什么?”,曾杨言旋转门把的动作即使被警察局的同僚叫住,复栖耳尖,听见了门外的动静。

  曾杨言回头,有点诧异的看着那位出声制止的警察。

  “哦,曾总你不知道。”

  那警察反应很快,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接着道:“这里面是“娱皇”集团的艺人,只是.....”,那名警察轻步走近,贴着曾杨言的耳朵小声的说到:“只是,昨天在一处扫毒的地方抓了她,所以.....”

  警察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

  曾杨言很快的放开握在掌心的门把手,笑意浓郁的说:“哦~~~原来如此。”

  “多谢提醒。”

  “应该的,曾总!”

  曾杨言端出商人得嘴脸,与那名警察多聊了几句,两人很快的消失在警署审讯室的楼道里,复栖的眸光中隐者怒火,“曾杨言!!!”

  如若今日曾杨言推门而入,那名提醒他的警察不敢想象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境。

  末了,曾杨言被人安排送至警察局的门口边,临走前特意问了那名警员的名字,

  他的名字叫“宇文和男”,是个复姓。

  宇文和男目送了曾杨言的车子走,才脸色阴郁的回到了那间小丽安娜的审讯室,开门就看到复栖银子的脸色。

  “复总!!”,宇文和男语气看不出是喜是悲,不似威压不似讨好,听在复栖的耳朵里,倒是觉得此人不是一般的警察,确实十足的投机派。

  “今天的事还要多谢宇文警官,事后,我一定会跟我们焦总请你的好处的。”

  “呵~”,宇文和男到没有表现的很欣喜,反而语气中还带着点视钱财如粪土的味道。

  “复总不必客气,我只不过是帮着兜着自己,毕竟,这单独的审讯室是我借你的,怎么,你们商议的怎么样,上头一直催着我回话。”

  宇文和男面无表情的说了几句,复栖大致明了对方的意思,有些事,一回两回可以用钱,可三回四回......

  复栖看了看一米远的小丽安娜,她的经理人也在看着她,

  “送她进去!!”

  “不,不,我不,复哥,你再救我一次,就这一次.!”,小丽安娜泪水决堤,冲过来跪下求复栖。

  复栖含着怒火,意欲明确,这一次小丽安娜撞在了这档口.....

  他想起了曾杨言,那次在“画面”club,他之所以那么做,一半是出于曾杨言与沐敬言的挂钩关系,一半则是出于自己处事的秉性。

  这一次,唯有小丽安娜进了戒毒所,曾杨言才无从查起。

  复栖想起了焦箬芸,他完全有理由说服,而这个由头已然足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