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竞争性谈判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60 2020.08.25 01:04

  潘小施与樊云跟随沐敬言之后来到全新的业务三部,空旷的空间里只有三个人。

  沐敬言指了指空余的座位,示意潘小施和樊云随便坐。

  两人互换眼神,点头示意明白!

  竞争性磋商的文件已经下发,等等~~怎么成谈判啦。

  沐敬言撇眼瞧着潘小施刚交到她手上还发烫的文件,竞争性磋商改成了竞争性谈判。

  这~~~

  估计是采购人单方面决定的,看重供货商的资质外,更在意的是价格。

  沐敬言很自然的接过翻了翻,嗯,看来标书之前预设的需要改动的地方还不少。

  对于艺术品公共服务项目,此次的目的就是推动各艺术机构结合汉州的城市资源,举办来自民间艺术品的推广进社区,热点,培训的活动。

  可是现在的招标形式却成了竞争性谈判,看来有一场价格战要打啊。

  沐敬言眼眸流转,有些许的沉思,临时调转,看来这次标书的标底不是很简单啊。

  对于投标文件的实质性内容也必定是要较之前定下的再斟酌了。

  沐敬言打了个响指,立马有了思绪,“樊云,之前你们地方调研的报告里不是有关于剪纸作品的汇总吗,你联系下当地的馆藏有没有兴趣参加这次汉州的经典艺术的活动,具体场次和时间你先不用说明细,该怎么说的好听不用我教你吧!”

  樊云点头,言简意赅:“明白!”

  “小施,你去把去年与我们合作过的社区活动的项目找出来,联系下当时社区的活动负责人,看还是不是之前的,我们要做一个整汉州市区针对社区民众艺术喜好的摸底动作,特别是之前的某某社区和某某社区!”

  沐敬言快速的说了两个社区的名字,印象中这两个社区近段时间有上过部分网站的热搜事件,据说其火爆的原因是社区内住着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刷网爱好者,而且他们针对的社会新闻发扬手法,让沐敬言觉得他们其实是很有组织性的。

  潘小施点头,答道:“好的,头儿!”

  潘小施和樊云很喜欢这样叫沐敬言,大概时光总是有些许的景象重叠,沐敬言每每对她们布置任务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散发着张沫玮时期的所有光点。

  沐敬言展颜一笑,两人双双的完成任务去了,刚刚才温馨一点点的办公室这会儿又归回冷清了。

  “叮咚”桌面微信传来简讯,曾杨言身边的新助理发来了信息:“曾总找你,速上来一趟!”

  沐敬言轻微瘪了瘪嘴,懒得回复,起身径直就朝电梯口走去。

  业务部由部门名称从外到里,沐敬言经过业务一部的时候,听到鸠纯的一部在开例会,而且鸠纯还在骂人,而且骂人的话还很难听。

  底下的人静若寒蝉,较之曾杨言更怕鸠纯的间接性贯穿神经病!

  沐敬言到顶楼的时候,曾杨言悠闲的在贵妃椅上看杂志喝咖啡。

  曾杨言近段时间有很多时候都休息在顶楼搭建的阳房中,高科技的技术较之稀松平常人家的玻璃房到是凉快的不是一点点。

  沐敬言缓缓上来的时候,曾杨言背对着她正在嘬咖啡。

  灯光把曾杨言的背影打的十分炫影,曾杨言就那么一身正装却懒散的靠着,张驰有力的双臂将西服的工装感发挥极致,从背影看到的曾杨言,真乃男人中的优品啊!

  沐敬言缓缓的走近,“曾总,你找我?”

  曾杨言没有意识到沐敬言的走近,原来她今天穿了一双帆布鞋,右腿缠着弹力绷带,所以沐敬言今天穿了条中短牛仔裤+简易暗色系印花衬衫,外套了件长款的无袖马甲外套,再加上她似卷非卷,撩意的长发,曾杨言有一瞬息被这样装扮的沐敬言所惊艳。

  中性风格又带着长发特有的和柔,一切配合的相得益彰,美的刚刚好!

  曾杨言有微微失了几秒神,然后流转回眼光将案几上的文件递给她。

  沐敬言看着曾杨言左手端着咖啡右手拿文件递给她。

  她上前欲接过,她站着,他坐着,鬼使神差的沐敬言抬神望了一眼抬首的曾总眼睛,然后就看见曾杨言今天没戴眼镜,都说眼神能传达着每一个人的心境。

  此时的曾杨言较之以往的氛围多少因为场所填了几分柔情。

  曾杨言没有选择起身递给她,沐敬言的靠近带着发香迎向他,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着沐敬言的面貌与脸庞。

  这样的真,是眼眸附上了一层防蓝光镜片所不能体现的。

  她~比远处的她更美!

  沐敬言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神识,双手接过了曾总手上的文件,向后退了一步才开始翻阅文件内容。

  曾总没有选择收回自己的目光,嘴角浸溢的咖啡渍,一抹笑意漫上心扉。

  沐敬言看的认真,这是自己那份汉州经典艺术进社区公益性活动项目的供应商报名名单。

  论曾杨言的实力,拿到这份名单简直不要太简单,几乎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可是,他就这么直接的交到她手里阅览,这曾杨言真是越来越让她看不懂了。

  想起他将王芝复调往雅市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进行某种针对性动作,沐敬言就对眼前的曾杨言没有好感。

  说话的语气也就不在弯绕。

  “曾总,您的意思是让我逐个应对这名录里的同行,还是说您有其他什么深刻的含义?在下愚昧,也没有做过这么大的单子,不如您考虑换鸠纯来负责?”

  “想必她会很乐意!”当然,这句话是沐敬言腹语的。

  曾杨言眼神看着在他面前始终对他不卑不亢,应对得体,游刃有余的沐敬言。

  一抹凌厉隐隐爬上额头,自己对于她的一些试探性的措施似乎都被对方稳稳的囊入,有种入水于海的隐俏和无为。

  至于王芝复那边,人已经到雅市有几日了,却来了一道请假邮件,事由:突发性例假!这理由饶是曾杨言照管华旭莱上千名员工,也是头一次出现在事假理由里。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不好对付。这是曾杨言所不喜的,整个事态到目前经历的过程,嫣然不是有种阻力相遏的趋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