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我要去汉州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108 2020.11.29 11:50

  其实,在闵沫溺毙的前几日,张沫玮远在海外的某城市,曾梦里梦见闵沫在自己的床头温柔的抚摸自己的额头,事后的沐敬言忆起,不知道这是否是自己的母亲在向自己告别。

  以致这个梦境在沐敬言的有段时间里频率很高的经常出现。

  日照上中,铁皮房内只有徐秋虎喃喃的咒语,事情看似复杂实则简单,简章拢了拢心绪,沉思了良久也未发一言。

  很难相信自己的兄弟会死在这样一种另类的真相之后,没想到,闵沫的死其实只是为了引张氏兄妹发现真相的敲击石。

  那个出现在钱政身边的女人,那个威胁徐秋虎的男人,那些引张沫衍发现张努德婚外情以及政德的零星线索,怕是没有比这更让人心寒的拼凑。

  简章心头大抵是悲凉的,这让他踌躇是否应该将真相带至沐敬言的身边。

  而她,或许那年的离开之时是否已然知道了全部呢?

  自己接下去的做法很有可能关系着沐敬言后半生的轨迹与生活,这让简章在短时间内感到无措。

  而对于现在的沐敬言,真相是否又那么重要呢?

  简章出了铁皮房,仰望着白昼之下清晰无比的世界,徐秋虎被转带秘密看押,留着他,或许可以等到自然大白的那一天。

  徐荆帮忙收了部分审讯器械之后,手中拿着一个优盘随后走了出来。

  “师长,你要的备份拷好了,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做?”

  徐荆看着简章的侧颜,看着简章站在太阳下暴晒没多久就布满细密汗珠的鼻梁。一时到猜不准简章的想法。

  简章只是静静的望着远处山脉,眸光中所包含的有愤怒,惋惜,无措,想念,坚定等等复杂的情绪,如果自己再去汉州出现在沐敬言的面前,带着这样一份证据给到她,她会不会全然相信自己,全然回应自己呢。

  简章是有私心且复杂的,他一方面想要全然保护沐敬言,替张沫衍报仇;一方面想要让沐敬言接纳他,相信他,他们之间可以开出情感之花;一方面又想着沐敬言最好还是不要知道整件事件的始末,无畏重揭伤口再撒盐。

  就这么的...简章站定了好久,徐荆一直定立在后,未发其一言一行。

  他知道...简章在平衡,在预测,在想两全其美的办法。

  旖旎的情花翻飞之时会让外表桀骜,内在奔腾的所有者不管不顾,不要分毫的抛弃自己所现有的一切,为其铸就,只愿给予对方想要的所有。

  沐敬言何其幸运,她可以拥有完整的简章的爱情,不管这份爱有没有适时出现她的面前,但也足以证明她的人,她的心,她的一切一切都是被人所珍惜的。

  “徐荆,我要去汉州!”终于,简章转过头朝着徐荆说了自己的决定。

  徐荆默然,他早就知道简章的脾性不会不管不顾沐敬言的,沐敬言在外飘零的这许多年,嫣然不是简章心头最深的那根刺。

  徐荆能明白简章的所有,终是点了点头,抬手将手中的优盘放置简章的掌心,却不料下一秒听到了让自己震惊的话语!

  只听闻简章软软的说到:“所以,我要抛弃现在的一切,以全新的一个身份位置接近她,探其身,知其心,如果她决定与那位作对,我会成为她最堡垒般的后盾,如果她只想要简单的生活,我会给予她一切可以想见的幸福!”

  徐荆看着简章的眼神,读取到眼前这位正风华无边,目前军政正炙手可热的大校的伤情!

  一个女人!而已!

  可偏偏那个女人是简章的心头至宝。

  简章想以全新的身份出现在沐敬言的面前,可沐敬言本来也就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份啊,

  “师长,你这是何苦来哉!”

  徐荆做为副官的身份立场,非常反对简章的行为做法,看着简章率先而去的背影,知其沉闷之下的心性,怕是听不了任何人的劝解。

  时至今日,事已至此,命运的嘲弄只会让旁观者显露猜忌,鄙夷,而故事的开拓者将会走向未知的另一个结局。

  时光总是在轮回中让本该相遇的错过,却又让本该从此断联的重新遇见!

  ~~~

  汉州,初秋

  炎热渐渐退散,沐敬言喝着潘小施端来的咖啡,樊芸跟着王芝复似乎又出去了大shooping,

  潘小施附在一旁的茶几上在计算这个月的生活开支,沐敬言纤细的腿架在腿凳上,手里拿着一本英文小说,悠闲的躺在贵妃椅上静静看着。

  岁月如此静好!

  潘小施在末隙间抬头瞧了一眼此时贵妃椅上的某人,看着午睡后穿着王芝复一套真丝睡衣的沐敬言,慵懒的像一只优雅的猫咪。

  “啧啧啧...她们老大还是真是可动可静,可骚可娴!”

  潘小施低头看着手机计算机中求和的数字,再一次惊愕到自己的贫穷限制了想象。

  天文数字之所以被称之为天文,那是因为它跟“地理”这种实在扯不上多大关系。

  王芝复往年的积蓄怕是这几月也消耗殆尽了吧,可带上沐敬言她能理解,连带上她和樊芸这就有点亚历山大了!

  玄关传来电子门开锁的声音,紧接着,就听见樊芸大喇喇的没换鞋的走进来,合衬的无袖T穿在樊芸身上,两掌中落满了东西,樊芸游刃有余的将它们提到了客厅的桌子上,提拉的角度尽显双臂的肌肉饱满的曲线。

  潘小施目光深沉,眉头微锁,嘴角抽搐..心下嘀咕:啧啧啧...肌肉女!

  沐敬言则只是淡淡的抬头看了一眼,嘴角微扯了一丝弧度,手指翻过一页书页,继续低头,情绪并未流连的多做停留。

  直到随后而来的热烈呼喊声:“敬言...小施...快来,快来看看我来给你买了什么好东西了。”

  王芝复保持一贯的高声频率,她这嗓子如若开蒙稍早的话说不定可以去学学什么美声之类的,潘小施如是说,只不过却被沐敬言嘲笑的丢了一句:“她五音不全!白瞎一副好嗓子!”

  王芝复默,内心DISS:“你五音全,你没白瞎?!...”

  这大致的场景在樊芸与潘小施的面前上演过无数次,她们一面畏于沐敬言外放且不留情面的评论语句,一面又敬佩和好笑王芝复疯狂外露的抵触与顶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