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极化竞争以磋商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73 2020.08.05 22:51

  曾杨言接收到了来自沐敬言一瞬息的压力,两人的视线在刹那间互相对立尽显相互坚持的个性。

  沐敬言长此以往给人的感觉就是偏冷漠强势的,不知道这样的女人对于曾杨言来说,是否会让他感觉到不一样,而且这人还是他的员工,更是来M·T第一步有所动作的载体。

  而感觉一词,一旦赋予,联想便会打破根生蒂固的以往,让你随时态而浮沉。

  沐敬言的主动开口,似乎没有很快的得到曾总的回复,遂只能保持无懈可击的面部表情。

  “既然是你叫我来的,我暂且看看你是要干嘛...”沐敬言这样对自己说,竖着耳朵,服帖的看人对面的人。

  曾杨言看着眼前沐敬言不卑不亢的表情,恍然有种刚才是错觉的想法,可偏偏,曾杨言对自己眼见的和解读的从不会报以怀疑的态度。

  “呵~”一丝笑容展现在俊朗的脸庞之上。

  曾杨言看着对方纤细的手指始终是附在轮椅的两轮之处,似乎有种随时保持想走的状态,虽然别的员工都是因为他的身份而选择谦让,但或许眼前的这一位,避让的意味到更为明显。

  此时的沐敬言就那么人畜无害的看着曾杨言,曾杨言哂笑过后,既如此,那么也没必要怜香惜玉了。

  拿过手头的文案,随手有力的向沐敬言丢去。

  “啪......”文案稳稳落在沐敬言的大腿上。

  而后,耳膜传来曾杨言简明有力的反问:“沐组长不想解释些什么吗?”

  沐敬言松开始终抓着轮椅的手,缓缓的去打开那份文案,心头大致略过会被抓小辫子的往事。

  不知道眼前的这一位会是抓的哪一件。

  “简挣计划项目磋商函”这份文件............沐敬言记得去年是一组组长鸠纯负责的项目。

  这....表面上可是跟她一点也没有关系的。难道……

  沐敬言微微皱眉,长长的眼睫掩盖灵动的眸。

  从曾杨言的角度,只看到了沐敬言饱满洁净的额头。看不清那颔首的底下是大致个什么表情。

  沐敬言快速浏览了文件的内容,似乎并没有找到与自己相交接的点。

  嘴角漫过一丝笑意。眼神清明的缓缓抬头:“曾总,这个项目如果我记得没错,当时是一组鸠纯负责的,具体项目内容跟我毫无关系。如果你想听我说什么,有什么话不妨明示。”沐敬言说的认真,似乎颇笃定这文件是跟自己没有关系的。

  曾杨言的眸光中闪过几丝游刃有余,看向沐敬言的目光变的开始冷漠威严。

  “那为什么这份磋商的项目会在最后一轮的报价前由你当时的组员樊云告知了他方呢?而且还以其价格促成了他方与政府达成合作,如果我记得没错,樊云现在还在你的组里,你觉得这跟你没关系?”

  这下轮到沐敬言笑了,笑容里掩藏不住的对目前事态的无奈,扮猪吃老虎这种事偶尔基于沐敬言如今的身份,她还是会启用的。

  “曾总,去年的事你不在场,不明晰事件的始末,既然当时对于这件事已经有了处理结果,我相信汉州过了整个漫漫冬春,也不会再有反复的可能。不是吗?”

  沐敬言开口就毫不犹豫的给了曾杨言一个硬邦邦却不可反驳的回答,一副“事情都过去了,你还要怎样”的意思。

  毫无女人该有的娇嗔和温柔。

  曾杨言点头,“的确!”

  秋后算账是不会,但不代表自己不会旧事重提。

  沐敬言的回答不该是她这个身份对曾杨言该有的口吻,不管你跟王芝复是怎样的亲昵关系,况且,王芝复这样的身份也是绝不可能如此对待曾杨言的。

  曾杨言一时心情略有不适,剑眉渐渐焦灼,“既然如此,想必沐组长应该也没理由拒绝关于今年的磋商项目。”

  说着,曾杨言又朝沐敬言扔了一份文件,一副给个机会将功折罪的语态。

  沐敬言极其自然的伸手接住了,是一份全新的项目招标文案。

  沐敬言粗粗翻了翻,以往这样的项目是轮不到她来做的,一般会让能力出众的一部组长鸠纯先挑,然后由二部组长金禾选择,挑剩下的才是她沐敬言的,项目难做不说,还没有利润空间。

  沐敬言凝思,一时搞不懂曾杨言的真正目的,他今天什么人都没召,独独叫了自己上来,给整个业务部门制造一种看她好戏的感觉,可是现在却…凭空给了这么一大块肥肉,他想做什么,亦或是…他想动谁?才会选择在她身上点这把火?

  新官上任短时间内不会起复谁也不会打击谁,这才是沐敬言对曾杨言所勾勒的整治形态。

  却没想到…他居然第一天就有行动!而且还颇有雷霆动作的形式!

  还是说,他查出来去年的事态跟她有关?

  不,这绝无可能!!!

  沐敬言在心底笃定的摇头,对于去年的事情,她做的很干净,除了身边的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是决没有遗漏的破绽的。

  曾杨言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一瞬间来的沉默,对沐敬言奇怪的感觉更晟,隐隐给他有种轻易不可控的结论。

  沐敬言一时语塞,她现在的立场不便拒绝,更不便舔狗式的大呼感谢。

  退出了曾杨言的办公室,她便讪讪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区域。

  有一点,她还是觉得曾杨言较于之前的总经理更为聪敏的,就是现在对于业务部组员位置的划分。

  原先因为业务三部业绩零星,组员鲜少的原因,更多则是有对她们仨相看厌恶的情绪在,原有的三部位置缩了再缩,给到的公司资源和待遇也是扣了再扣,若不是有王芝复的关系,或许自己早就卷铺盖走人了,还会连累另外的两小只。

  而现在所有部门划分区域空间相同,装饰相同,一来二往的相比较,一组那边就显的挺窄巴的,而沐敬言这里简直不要太宽敞。

  沐敬言看着电脑中的文案细则,三三两两的思绪在大脑构建组织,手中的笔写写停停。

  她在构结绘制一张图,这是以往以张沫玮姓名生活的时期所养成的习惯。

  也是干刑侦这一行的必要功课。

  而张沫玮…早已将它练就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