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皎若云中月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72 2020.09.05 13:22

  嘀嗒的指针转动响彻在整个世间,沐敬言陇上眼眸心绪万千,机身穿梭,迎来了天地的一片狼藉。

  冰雹打在机身之上,响彻云霄,沐敬言睁开如鹰的双眼,睫毛下的剪影衬的面貌更加清丽。

  此时此刻,她很担心王芝复,担心她会遇到她这个年岁所没有的沉淀耐性与伶俐来保护好自己。

  冰雹打在周身的感觉,像极了穿梭在枪林弹雨。

  曾杨言此时此刻被困于雅市的华旭莱总部顶层,办公室里的座机铃声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几乎下一秒就会被打爆。

  饶是掌权多年见惯了媒体的他此时此刻也是对于底楼乌央央的一票人心生恐惧。

  他有密集恐惧症!

  曾杨言闭了闭眼,选择退回安全视线里,内心深处告诉自己誓死也要冷静。

  商业竞争,从不会只单单留几滴血就会完事。

  而此时位于雅市北部山丘的一处禅院里,一身穿白色棉麻布料禅服的女子正在打座,烟雾缭绕,禅香四溢。

  她的本名叫焦婼芸。

  女子深邃立体的五官颇有点异域人的风情。

  “哒哒~”手下一身西服套装,待敲门了之后也没等焦婼芸回应就自己开门进来了。

  “焦董…”男子附手贴上焦婼芸的耳朵,低低的说了很久。

  待到男子说完往后退立时,整个过程焦婼芸没有一丝动作,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坐禅姿势。

  良久之后…焦婼芸睁开清亮的双眼,许是因为刚刚的闭目养神,更衬的她的眼睛很具迷惑魅力。

  长年打坐的人,较之长时间面对电子产品的人,那瞳孔眼神清澈度简直不能用同类分数来打分的。

  焦婼芸结束了今天的打坐日常,才缓缓开口道:“那…沐敬言快到了吗?”

  男子一脸肃穆的点头,并开口道:“已经在飞机上了,对比路程,应该很快就能到!”

  “很好!”焦婼芸叹了一句,笑容竞然绽放于保养得宜的脸庞之上,配以靓眼的杏目,更衬得她这个年纪的风韵犹存。

  男子通过禅桌上的一面铜镜将焦婼芸的表情尽收眼底,缓缓的开口接过焦婼芸的话题:“那我们还需要怎么做?”

  “不…我们不需要,这点小事难不倒她的,况且我们的主战场并不在雅市。”焦婼芸淡淡道,然后撑起腰身欲起身。

  虽是日复一日的盘坐,可盘坐时间久了,腿还是麻了。

  男子上前,及时的撑起焦婼芸微有些不稳的身形。

  焦婼芸感受到附在自己肩上那强有力的手臂,浓密的睫毛附上眼睑微拧了双眉,然后在自己手下搀扶下慢慢起身。

  “复栖…”焦婼芸柔声唤道,男子听声微抻了双肩,放下手答道:“在!”

  焦婼芸站定,微笑着开口:“你跟了我几年了?”

  复栖拧目几乎瞬息之间开口回答道:“6年零185天!”

  焦婼芸的笑意微滞了一秒,大概是诧异复栖这么清晰明确的回答了这个问题,随即放大了自己的笑意,并感慨道:“一晃眼,你都来这么久了!”说着焦婼芸也不在同复栖继续聊这个话题,而是在感慨过后朝禅院的后方院落一角走去。

  复栖停步,不在跟随,那个方向是焦婼芸的住所,焦婼芸每每打坐以后都会沐浴换衣,别人家都是沐浴才焚香,偏她是早膳后直接打坐,然后才会沐浴,且一天只有这一次沐浴。

  复栖驻足,脑海划过来焦婼芸身边六年多林林总总发生的若干事宜。

  仰头看向蔚蓝的天空,才让自己额头延生至耳后的一条疤痕暴露出来,复栖的脖子呈现的状态越发的才让这条疤痕狰狞的活了起来。

  飞机顺利穿梭天空落地,沐敬言背了包就赶紧的将手机调整至正常通讯状态,她知道,王芝复肯定会在醒来的第一时间给她电话。

  没有等到后台移动发来的未接简讯,沐敬言手指飞快的拨打了电话。

  耳机附耳,手机页面划转,开始寻找王芝复下榻酒店的结构图,之前来雅市准备事宜,有听过王玉树给王芝复订酒店电话时说的名称。

  钝坐在房间里的王芝复此时的心随屋外的声响颤抖着,手机铃声想起的那一刹那,她看都没看自己的来电提显就接了电话。

  “喂…喂…王芝复,你现在在哪里,人怎么样?”

  通话接通的一刹那,沐敬言一如既往的声音充斥入耳,带着浓浓的担心与警觉。

  “哇……”王芝复第一时间将压抑的情绪释放了出来,随后碎语的叫着沐敬言的名字,“敬言,敬言~”

  沐敬言首先感知到电话那头的环境还算安静,此时又听见王芝复带着颤抖音色的哭泣,大致猜测她此时此刻还是被困在酒店的概率性大。

  “酒店房间”,手中旋转酒店的构造图,沐敬言打断了王芝复的哭泣声:“芝复,你的酒店房间是在几楼?你现在房间周围的情况怎么样?”

  王芝复抹了一把满目的眼泪珠子,语句回答慢慢拼回神智:“我的房间在26层,我现在只听见偶尔有人敲门的声音,但是我的房间目前还没有人敲门询问过。我不知道她们找到的房间号是不是我的。”

  手指放大了26层的局域图,沐敬言很快的寻找酒店构造漏洞与可逃生方法。

  沐敬言一方针对酒店构造,一方结合区域环境,发现在酒店背面有个比较临近的十几楼高的废弃小区。

  小区目前规划拆迁重建,“很好!”沐敬言感叹了一句,随手快步出机场招了一辆出租。

  然后调理明晰的将逃生步骤告知王芝复,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芝复,你听我说。”

  沐敬言开口,让王芝复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话语上,因为这条路需要王芝复摒足了勇气才能完成。

  “嗯嗯…”王芝复迅速给了答复。

  “芝复,你现在不能再待在房间里了,她们很有可能随时都会找到你的房间号,你相信我,按照我教你的去做,到达我指定的地点,我来接应你。”

  王芝复听着来自沐敬言的话语,得知她已经在雅市的讯息,一抹感激激化了泪水,抽泣着应道:“好,好,你说,我都听你的!”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羽沐垚

山羽沐垚

最近出差,一周跨延三个地市,我表示很疲累,疲累之余就保持不了更新,周末给大家补上!

2020-09-05 13: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