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2、复仇之心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61 2020.10.19 23:30

  谈及焦婼芸对张努德的复仇之心,大抵是不会少过世间最毒之物萃取而成的那一粒朱砂。

  精于表面的东西往往内里都淬了毒的。

  始终以照温婉而成就的女人,待她卸下精致的面具,所展现的语句与表情,多半是抽了底的霜花,较之白,更显隐隐泛着腥血的黑色。

  从我们的角度,当年张努德也是棋差一招,怎的就对焦婼芸这般的放心,如果是我来做这件事,必是极与极的两个结果。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男人在与女香之中缠绵流连的时候,最好还是守好最后一道防线。

  要嘛给予全部,要嘛索性抽身之后就什么也不要留。

  以张努德的身份以及交涉圈,他实在犯不上给予焦婼芸这样一个一生的脐带粘连。

  所以…张努德等于是将自己的所有放在热锅上炙烤了20多年。等着她焦婼芸什么时候高兴回来闹腾就什么时候回来,而且不管是什么后果,你都得兜着。

  硝线被点燃的那一刻,烟花般的生活也随之绽放消散。

  5年前,焦婼芸带着华丽的身份回来,作为张努德死对头钱政的情妇,公然的出现在某陆军军官小孩的周岁礼答谢晚宴上。

  其实这个世界到哪里的环境都会如此,有几个可以和善交好的,也有几个时时在政务上与你分庭抗礼的。

  毕竟啊,这人心是踹在了肚皮里头。

  在看透了张努德的真实嘴脸之后,焦婼芸也便对任何男人没有了真实的情感,反正做谁的情妇不是做,丢了感情的女人,拾起的是更实在的生活。

  当张努德跨越了20多年后再见到焦箬芸的时候,特别她还娇俏的依偎在一个处处都不如自己的男人身边,而他却拥有着这女人的最青春,还为他育有一子的情况下,您品品,他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口腔中的那一刻会品味到的是个什么样味道。

  故事一如狗血预设般的串联,张努德重新尝到了20多年前的余味,那沉淀在岁月里的,会开启当年的肉欲,嚣唱今日的再品味。

  很快的,张努德已经没有了当年年轻时的定力拒绝,而多年与闵沫的夫妻生活,早就磨光了岁月的激情与靓色。

  当焦箬芸带着他们的儿子出现在张努德的面前时,这位老父亲有的只是对孩子的愧欠。

  特别的是,焦箬芸站在了张努德立场原谅了他,表现的毫无恨意,毫无不甘。

  可是,他忘了闵沫何辜,张性兄妹又何其有错呢。

  焦箬芸很清楚,在张努德的身上,自己所要的只不过是复仇之后的快感,她一边哄着他,一边也没有打算与钱政撇清关系。

  一个女人斡旋在两个敌对的男人身边,而且还让两方都高高兴兴,毫无火药味,自己没有受冷遇不说反而更得两个男人的重视和喜爱,可想而知,这焦箬芸是有多大的能耐了,或者说,她将这两个男人吃的有多透。

  钱政早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了焦箬芸与张努德的情感始末,他看中焦箬芸的气质与才情,潜意识的觉得既然张努德如此的不道德,连亲生子都可以弃而不顾,他要想方设法留这个女人在身边,说不定可以有机会扳倒张努德的军事专政。

  焦箬芸的情感三观从最初的不将就渐渐的沦为为达目的什么都可以将就的地步。

  想想,她的心是该天恨的。

  汉州晚夏的一个周末,汉州的机场走出来一位俊美非常的男子,那男子只简单的背了个商务双肩包,日照下的皮肤白如细粉,唇不点而绛,男子嘴角带着微笑,惹的一旁的女生皆泛起了花痴。

  复栖将车停在路边还不到两分钟,就听见那男子在道路那一头的机场出口看着他笑。

  复栖想是一时眼花,这是有多少年没有见过这小子了。

  记起当年焦婼芸送他走的时候,这小子还只有他半高呢,却不想,现在却是可以与自己平视了。

  男子提步走过来,见着复栖张口就喊了一句:“哥。”

  男子叫了声,扬脸就笑了起来,露出两边的酒窝。

  复栖不曾想这小子长大了就这么像他的母亲。那笑起来的模样,简直就是焦箬芸的翻版。

  这便是焦箬芸与张努德之子-焦韧。生的是明眸盼莱,刚从国外某知名大学学成回国。

  大人之间的事,焦韧知道的很少,以往小时候焦韧问的她母亲,可每次都是换来母亲的撕心哭泣,渐渐的,他也就缄默不再问了。

  至于焦箬芸5年前回来的计划,他究竟知道多少,这答案在复栖这里应该就是:不是知道的很详尽但绝对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复栖亲昵的一只手放在焦韧的肩上,平时冰山似的不为所动的心绪却也是实实在在的洋溢着激动的神色。

  “哥,难道你不想抱抱我吗?”焦韧有着25岁男人不多见的调皮心性,他熟稔的逗着复栖,只是觉得这复栖什么地方都很优秀,唯独就是即视美感不足。

  复栖难得的笑了笑,对于焦韧来说,已是实属难得的万年铁树开花。

  其实,焦韧不知道,复栖还有一种情境下也会笑,只是他从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而已,又或者,他自己都未曾有所察觉。

  复栖带着与焦箬芸多年已未见的焦韧回到汉州的一二进中式唐苑,已经趋于黄昏。

  焦韧缓步的走近一中苑的门外,率先入目的是自己母亲脱在门外的一双灰白布鞋。

  想是焦箬芸还在坐禅。

  夕阳西下,金花撒了满园,焦韧就这样坐在妈妈鞋子旁边的阶梯上,没有开口呼唤,也没有离去。

  风尘仆仆的走了一路,他只想在来此的最早时分与妈妈相见,他好第一时间与焦箬芸分享自己事无巨细的这几年青年时光。

  “咔~”门庭的木门移推开,焦箬芸的身形就被不约而同的两个男人映入眼睑,一个赋予了前所未有的欣喜若狂,一个赋予了冰山下愈炽烈的火光,它的名字如同是这样的黄昏,即使有诸多解读、世俗,却依旧白璧无瑕,叫人不忍辜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