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4、风生起疑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53 2021.02.04 23:00

  徐英莉接了个电话,是舅舅符江东打来的,徐英莉匆匆说了几句,电话也就结束了。

  “呵呵,我舅舅…”,徐英莉冲着沐敬言嘿嘿的笑着,沐敬言知道,对方因为刚才电话里的对话而在她面前局促。

  从那日徐英莉与简章走入含香斋的那一刻起,沐敬言就看出徐英莉对这位新晋市长很有好感。

  但,只怕是神女有梦而襄王无心啊。

  沐敬言对简章的解读暂时处于一个灰色的地带,一个杀伐果决,拥有高级别军衔的军官,为的什么而转业,这里头的答案,怕是不会比城市那头的腾杜江水要浅……

  沐敬言是警醒的,一别那日的饭局,事后思索分析着简章,她深知他是危险的,只是目前……

  不知为何,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这样的感觉还颇为浓烈。

  沐敬言表面在徐英莉面前神情淡淡,内里却是另外一番模样。

  原因…或许只是无来由得觉得近日自己身边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沐敬言有点担忧…

  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去,是否会给现在的新朋友带来隐患。这也是沐敬言一向对人淡漠的原因。

  “沐敬言…”徐英莉看着因为自己一句话而失神的某女人,看来,她今日是真不该来的。

  厨房的两位现下打的正是火热,客厅的二位女士从进门起就开启了尬聊的模式。

  她们…之前在办公室工作状态的时候,不是…挺和谐得吗?!

  徐英莉有多多少少的吃不准沐敬言是个什么状况,怎么感觉,这么尴尬…

  她一个女人都弄不懂她!

  “咳咳…呵呵…”,沐敬言笑了,这徐英莉宛若额前三点汗的模样着实跟王芝复有那么五分相像。

  沐敬言表示了歉意,再次强调了自己只是比较孤寡而已,让徐英莉见谅,太过快的亲昵关系,无论男女,她都会有所抗拒。

  徐英莉抬头,看着不自在的沐敬言,也笑了笑。

  这沐敬言给到她的感觉怕是又真实了那么几步。

  厨房里的付宁申在抑制了自己的欲望以后,决定找准时机,伺机而动。

  锅里新翻炒着时蔬,王芝复被烟熏的微闭了闭眼,付宁申乘着这空隙,染唇轻覆,随即展现一抹笑颜,快速抄手拿起一旁的菜,麻溜的出了厨房!

  “付宁申!”,王芝复的河东狮直接开战,扔了锅铲,追了出去,一时间两人打闹的在不大的客厅里打着圈圈。

  徐英莉捂着唇在笑,沐敬言扯着嘴角摇着头,厨房里的时蔬烧焦了,满屋子笼罩着烟味。

  “叮咚~叮咚~”门铃乍想,一屋子的闹腾回归安静,沐敬言冲王芝复指着厨房越来越浓郁的油烟,抬腿绕过身前矮凳,走去开门。

  今天…这个点了,还会有谁?

  门被打开,率先伸出了一个小脑袋,原来千里迢迢赶来“救火”的是徐姓姐弟。

  “姐姐!”

  徐皓蓝冲着沐敬言尖叫道!

  “沐姐姐好,好久没见你,我们刚巧路过,来看看你在不在家呢。”

  徐溪娣冲着沐敬言开心的笑了笑,沐敬言到是意外这次的徐溪娣竟与之前自信多了。

  “嘿嘿…”小家伙晃着脑袋,手舞足蹈的,请了二人进来。

  这沐敬言狭小的客厅就有点挤了,俩人来,正好赶上开饭。

  一席间,被占的满满当当,有了徐姓姐弟,大家的气氛好像又高了几分。

  徐英莉后来回忆起那日为何会去得沐敬言那里,事前也没个电话,她想,她有一半是因为与付宁申同行,而另一半是因为她那日有心事。

  简章好像对自己并没有意思,这让徐英莉有点挫败。

  也不怪徐英莉是急性子,她只是觉得这么多年,自己的心~动了而已。

  这不刚好,沐敬言的性子,她觉得来她这说不定会疏解。

  一餐饭吃的欢声笑语,席间逗趣,四个成年人光顾着逗弄可爱的徐皓蓝。

  徐溪娣笑笑,她这弟弟到哪里都是焦点所在,没办法,长相和性格都太讨喜了。

  沐敬言倒是诧异,短短几个月,徐溪娣像是变了一个人,喜笑欢颜的,不在是上半年那个怯生生的小姑娘了。

  是什么,让她成长的这么迅速?

  沐敬言今天的心情刚开始是沉闷,现在是很开心,饭后送走了徐姓姐弟,几人围炉夜话,“此番场景,要是那个男人在就好了。”

  沐敬言听见微醺的徐英莉在嘀咕,低头藏笑,脑海之中划过某身影,迸射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沐敬言想起了那日登门造访的不速之客,他的身形…

  刚才徐溪娣走之前有特意在她耳边跟她说过,自己能够自信,是因为之前驻军在象塔村的军队师长,临走前赠了她几本书和一句话。

  “青春須早为,岂能长少年!”

  怕是看出了徐溪娣的性子里的柔弱,所以才会让她自己光速成长,过了这个年头,明年的她就要成年了。

  而沐敬言了解到,之前派往象塔村驻守的最高军官,好像就是简章。

  沐敬言的心中漫上的念头,她怎么觉得简章与那日交手的那个男人那么像?!还越回忆越像!

  无论是从身手,背景,以及个头,甚至是仔细回忆下的眉眼,也是如此重叠。

  “简章!!!”

  沐敬言似乎可以笃定是他,可是,他为何会拿走那枚毫无关联的袖扣?

  房间里,徐英莉微醉的趴在茶几上,远处的付宁申同王芝复在说着什么,水晶灯光打在沐敬言手中的香槟,折射异样的光芒。

  简章的出现太让她紧张了,单从简章以往军区的身份,他极有可能跟自己的家族有所渊源,也极有可能认识张沫衍。

  沐敬言想是已经在下定论了,她转头看着眼前的徐英莉,不知道自己心下想的事情可否做。

  她没有更多的信息让自己笃定猜测。

  看着近处的王芝复与付宁申,环首回顾,这里她已经住了快4年了,还真是有点习惯又不习惯呢!

  仰头酒净,沐敬言喃喃:如若我真的逃不开,这一次我该如何确保圆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