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行为思想空间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46 2020.10.17 23:30

  川普只不过是大地域的一个小省份,不只是作为军方的军事基地,还有的便是真正的华东粮仓。

  徐秋虎腿脚很利索,不消半刻的时间就到了后池塘。

  心中的紧张如擂鼓般的打在胸壁之上,看着哗哗的流水自竹排上流下,徐秋虎走上前去,生猛的喝了好几口,遂又兜头伸到了竹排之下。

  凉沁的山水比的常温的自来水要冰冷很多,徐秋虎自头而浇的生生的打了个喷嚏。

  徐秋虎甩了甩头,心头没有停歇的默着昨日简章所说的所有话。几声突兀的鸟鸣,灌木中有个别的鸟扑腾翅膀飞起。

  徐秋虎提了速度,转身朝上山的道路上奔逃而去。

  殊不知,他潜意识反侦查的能力到挺强的。

  山脚各隘口的士兵都报未曾有人通过,简章不怒反笑,这徐秋虎竟然想着朝山顶去了,也是,要是真这么容易就又被抓了回来,岂不是太无趣,那这些陪着演练的兄弟连过把瘾头的时间都不够。

  下方的士兵集结完毕,场地上打照着大功率的军用灯,士兵们个个生龙活虎的站在方队里面。

  简章通过眺望台,看着外面的世界几乎被照的亮如白昼。

  远方有几处山顶的灯塔跳耀着颜色,与这边分别黑白,交相辉映。

  一哨声炸然响起,集结的人马分换成多个小分队,分别朝着8个方向朝山顶进发。

  其实若不过说这是一场军事演练,不妨说这是简章早就为敲打徐秋虎而设的局。

  他的最终目的不会只止于真相,他要的,是还沐敬言一个清白的行为思想空间。

  华东的军队多的是虎狼之师的番号,功勋,以及铁血铁骨铁打的交情。

  对于张努德所做所行之事,简章大致是心知肚明,谈不及忌惮却是很是为张沫衍惋惜。

  几个小分队很快的引入了丛林,消失着痕迹,简章挂帅,跟着一方的分队,匆匆之下有条不紊的朝山顶进发。

  徐秋虎不知道,他选的那条路是朝着山顶的一灌木林子而去的,纵深环绕成圈,围绕在离山顶还有不及100米的山头。

  徐秋虎的脚步是快,但到底是架不过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

  且长年的餐食饱饭,闲散的乡下日子,早就让他的体质没有了当年在刹帮里的健硕,再者,年龄也没有二十几岁小伙的精壮不是。

  有一分队率先到达了接近徐秋虎的范围,几个人照着夜色,分析着场景里的动态痕迹。

  简章的耳麦串联整场,就听见那边一分队的报告事项。

  然后,随即也有其余的队伍开始陆陆续续的缩圈集结。

  只听一个军官对着简章说道:“哎,首长,你说,对付一个纸老虎,用得着出动咱们吗?”

  “哎,老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正所谓积跬步于千里,我们这种经常反恐的队伍,没有对付宵小的经验,可不得首长要带着比划比划,咱们才能控制好力道嘛!”

  “那不至于,我们手上的力道捏着棉花糖都可以,怕是就你不行。”

  几个人打着趣,半点不把徐秋虎看在眼里。

  只是简章省着话头,估摸徐秋虎怕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咳咳,都注意点!”简章压低了嗓子开口,“这徐秋虎有几年黑帮社会经验,会点拳脚,演练归演练,你们注意别把他真伤了。”

  危险莅临之时,任何人的大脑大致是有先天直觉的,徐秋虎喘着粗气,周身寂静无声,只听得山风自耳畔旁吹拂而过声响。

  “不好!”心里暗道了一声,徐秋虎眼尖的看见一半大的枯木礁,推测可以遮挡自己的全身的样子。

  徐秋虎听见在寂静山林里响的第一颗子弹声的时候,找到了一个自认为保全的地理位置。

  这第一声倒不是因为不小心走了火,而是由几个小分队分别对立的军事演练拉开了帷幕。

  简章只是战场的亲身目击位置,他要做的是确保军事演练完美结束的同时徐秋虎能顺利被带回。

  枪声从第一声开始就没有了后续,这徐秋虎可不知道,你们是在搞得什么军事演练。

  徐秋虎捂着胸口,猫着身,仔细聆听着外面重归寂静的世界。

  脑海里闪现的全是过往那些生死一刻的瞬间。

  他本以为,张沫衍指正的时候,是给了他一条生路的,他也全然没有背叛张沫衍的想法。

  直到有个男人找到自己,那个男人…

  “砰砰砰~”不叫徐秋虎思索完,枯木礁的正前方就响起了枪声,紧接着的,徐秋虎侧翼也传来了回应的枪声,然后的,是要命的背后。

  这是一场夜间野外反恐狙击的分队演练。

  为的是提升以及考验将士们在夜间这样视明度很弱的情况下,依靠周身的环境,声音去达到将对方毙命的狙击效果。

  而徐秋虎,成为了他们穿靶而过的中心圆点。

  连续的枪声效果使得徐秋虎害怕的将自己趴在了地上,几颗子弹不偏不倚的打在他的周身,让他心惊。

  几乎下一枪,自己就要呜呼一命在这里,是呀,简章好歹是一师之长,他说的话自然是很有分量,自己怎么就是不上道的不说实话呢。

  此刻的徐秋虎,抖如筛糠,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八面而来的枪声,拥有着八方鼎力,八面驰援的态势。

  场景里的各时差枪声,像是汇聚而成的摩斯密码,断断续续之间整齐的串联,像是诉说着这一场战事的激烈。

  枪声停罢,简章场外鸣哨,输了的队伍一个个的都明着青烟站了起来,各自对着刚才的战况总结经验。

  简章走入场道中央,低头看着面前抱头鼠窜的徐秋虎,半点都没有将他的仓惶惊惧的表情放在眼里。

  良久,只听得一身简言的底喝:“带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