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6、你,是不是早认识他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29 2021.03.27 15:23

  想必,45层的风波必然是会在波云诡谲以及无形之中传入顶楼的总裁办,沐敬言敲门进曾杨言办公室的时候,就知道前方“一级战备部署”!

  有麻烦!!!

  曾杨言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喜怒行于“色”了,也不知道是色厉内荏的原因,还是内心疾言厉色之后的空虚。

  曾杨言典型的头尾不相顾,好像已然全然在沐敬言面前不顾念自己的形象了?!

  那日沐敬言竟然说,她喜欢的人是简章,?!

  他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当笑话听的。

  看着脚步停顿在两米之外的身影,曾杨言兀自无厘头的开口:“我们认识...多久了?”

  “啊?”沐敬言做惊讶状,脸部的表情没收住,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半,半年?”,沐敬言没想回答,视线上扬,思考了几秒,实在是正面上扛不住曾杨言的视线,沐敬言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嗯,”,曾杨言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时间段,从最初的夏季到冬季,他跟她认识也不过6个月都没满。

  可是,想想那个简章,不过才认识沐敬言三个月,这一点,单从简章到任的轨迹上就可以推敲的出不是吗。

  所以,曾杨言认定,简章在此之前是不认识沐敬言的,可为什么俩人的情感确定的如此匪夷所思。

  曾杨言有点费解,难不成....

  曾扬言起了身,款款来到沐敬言的身边,双手附上沐敬言消瘦的肩膀,眼神里透露的是前所未有的赤诚和担忧。

  曾杨言皱着眉头,“你之前是不是认识他?”,他怀疑,简章和沐敬言是故交,可这里面的故事,显然,他无法准确得知。。

  沐敬言看着曾杨言的瞳孔,或许是因为曾杨言的高度集中,而迫使那黑洞在眼神中像吸纳的一个深潭一样。

  沐敬言表情下有点动容,呼吸之间,可以闻到曾杨言身上的独特男性气息,这样的他,让她感觉到危险,但又没有理由哄骗抗拒。

  “是的”,沐敬言朗声答到,却没想到刺痛了曾杨言的神经,心中因为情感的急切一股脑儿的变成问题抛向对方。

  “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吗?你知道他的过去吗?你知道他的军政家庭可以容纳一个...毫无背景的人吗?”

  曾杨言一口气说完了这些,他知道,眼前的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沐敬言。

  “嗬~”,沐敬言嗤笑,她没想到,曾杨言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调查她,他善于掌控自己想要的一切,这里面包括一个拒绝他的女人。

  “啪!”,沐敬言抬手甩了一巴掌,掌中火辣,曾杨言白皙的面庞上印上了一个明显的五指印,这一次,沐敬言倒是给了一个女人的反应,要知道,以往,她走的可是过肩摔的风格。

  曾杨言眼中愕然,没想到眼前这女人对简章的维护竟是如此明确和深切。

  “蠢女人!”,他在心中咒骂道。眼中怒火中烧,似乎可以吞噬眼前这女人的一切。

  “放手!”,沐敬言喝到,原来曾杨言竟不知什么时候死死扣住了她的一条胳膊,手中力道,几乎可徒手掐断。

  曾杨言渐渐隐了心性,可通红的脸色几乎可以与侧脸的那鲜红五指印相得益彰,神智稍回,曾杨言老早知道眼前的这女人单是如此怕是只会让她离自己更远。

  掌下的握力稍微收了收,沐敬言趁机想要抽出自己的手臂,却还是被曾杨言释放的力道抓住了自己的手指,“对不起!”。

  随即而来的是曾杨言清晰道歉的声音。

  沐敬言一向是对比她横的还横,对她柔和的呢,情绪上又会是另一个转折释放的一个人。

  “手都被你掐断了!”

  沐敬言扯着嗓子冲着曾扬言吼道,随即不自然的甩着自己的手臂,模样看上去挺疼的。

  “哈哈....”看着这番模样的沐敬言,曾杨言胸腔之下的怒意早就不翼而飞,开始觉得眼前的这女人,应该也没那么讨厌他。

  曾杨言的笑声很澈,脸上的神色也是志得意满的狐狸样,好像似在说:把沐敬言折腾的够呛他就高兴的模样。

  俊美的脸庞上还有几杠燎红的印记,那笑得模样看在沐敬言的眼里,着实有点滑稽,

  “有病!”

  沐敬言低咒一声,抬腿踢中了曾杨言的下身,在曾杨言不查,随即传来沐敬言甩门而出的声音。

  “狗屁!”

  沐敬言心中骂道,本来是想要着跟曾杨言说,她去见见那个“文水末”的事情,可眼下,多一个字都不想说。

  闪身拿了办公室的包包,含着温怒的神色上了风铃大厦顶楼往下的电梯,准备先去了半山南苑,见过了那位“文水末”再说。

  风铃大厦的一楼,是焦韧豪放风骚的身影,他的出现和逗留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和侧目,大厦的保安早早的就派人去解决了。

  可谁知,他跟对方说自己是来接人的,只要她到了就走。

  保安询问了焦韧很久,才知道对方找的是MT 的沐敬言,遂跑向前台,一个电话打了上去。

  沐敬言还没来的急发动车子,就接到了风铃大厦物业的电话,闻讯,沐敬言下车,重新坐电梯上了一楼,从大厅的正门走了出去。

  焦韧的眼神很好使,当沐敬言一身正装配黑桶长靴,用手遮住眼前过盛的太阳光的时候,他就看见了她的身影。

  只见她确认了后,才缓缓的朝他走来,呢装外套进行了合理的剪裁,衬得沐敬言整个人在光影下随风浮动。

  焦韧眼中含着笑,心中却藏匿着颤动,那感受就像沐敬言前进的发梢一样不可服依,随风流浪。他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走向自己,可自己用的确是一个成熟男性的身份,

  他想:这样,会不会很好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