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6、“烛光晚餐”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1896 2021.03.07 21:51

  曾杨言从简市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心情有点子说不上来,沐敬言甩头道了句:“我还有事,先走了,”也就头也不回的离了他的视线。

  “嗬!”

  曾扬言笑了,还是属于皮笑肉不笑得那种。

  这沐敬言还真能对付自己,“这....就走了?”

  曾杨言看着手里的那半条蛋卷,喜忧参半,驱车回了公司,王玉树在风铃广场的停车库看着前头调转车头的老板。

  车身停稳,就看见曾杨言阴着脸的下了车,看来,今日这趟,曾总带回来的明显是不好转圜的结果了。

  王玉树接过手中的包,却意外在副驾上看见一个油脂纸袋,好像是什么早餐牌子,王玉树诧异了下,拿了东西跟着曾杨言上了电梯。

  “这一上午的,他去了哪里?”

  王玉树难免有点好奇,这种状况,他会带着谁一起去市政府....

  近日的确是有点焦头烂额!!

  曾杨言坐在老板椅上,以往的经验让他此刻想要坐下来静静的捋捋,他得将近几月的事情剥丝抽茧的分析一下。

  下午三点,曾杨言在支走了王玉树的情况下拨通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没错,是上次他请的查沐敬言身份的私家侦探。

  其实,曾杨言商场这么多年的习惯,他习惯性的查询他人的隐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满足掌握一切的操控感。

  “喂。”

  电话那头一如那男子专业低沉警惕的嗓音,“我需要你查一下汉州新来的简市长,还有,娱皇集团的相关背景资料,越快越好!”

  “好的,我尽力!”对话那头的男子答应的颇为凝滞,毕竟,这次的活是前所未有的有难度。

  “辛苦,谢谢!”

  曾杨言难得的道了一句感谢,这简直能够震破对方的眼镜片。

  挂了电话,曾杨言的指腹反复摩擦着手中光滑的手机边,那日在警察局听见的那段对话,这几日始终隐隐的萦绕于自己的脑海,他一向不会只倚靠自己的感觉,可是这次,他觉得自己有种被盯上了的意味。

  MT内部的事宜,开始,过程,事件,预测性结果,人物关系,登场时机....

  看来,华旭莱那边的计划势必是要提前了。

  平生第一次,曾杨言感觉到自己能力有限,把握不了全局,而这样的机动性,除了简章,还有的就是自己意外喜欢的沐敬言。

  难道,感情真的是呈束缚性的吗?

  落地窗外的世界,或许嘈杂不堪,但依然有可看的远方,就像这个点呈现在曾杨言面前远处的绝美夕阳,原来,它不是不存在,只是你没看见。

  ~~~

  付宁申这两日忙着“乘虚而入”,那日王芝复哭着给他电话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买彩票中了头等奖一样,这沐姐,果然是他的人生的引路者。

  这不,还没到下班的点呢,付宁申的身影早早的就出现在风铃广场上的一处有户外的咖啡店,点了一杯咖啡,坐等王芝复婀娜的身影自对门出现。

  今日,他成功约了王芝复吃饭,这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不是吗,算是一个比眼前夕阳还唯美的二度梅花。

  付宁申心里美滋滋的,怎么说呢,这种心墙之上的雀跃,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付宁申不自觉的翘起了二郎腿,喝着这个点的咖啡,咖啡边放着手机,双手手指交叉,如沐春风的看着那边大厦的主门边。

  王芝复也不知道自己那日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给了付宁申电话,倒是变相的给了这“登徒子”继续含糊不清的机会。

  高跟鞋在抛釉的大理石地面上来来回回的转了好几圈了,王芝复还没有整理好,自己怎么出去,因为,早前,付宁申给她微信,她知道此时那人就在对面的户外咖啡厅。

  王芝复心有点不定,想给沐敬言打个电话,却又忍住了,她还伤着呢。手下包里拿了一半的手机又脱手松了回去。

  “唉,算了,算了,先糊弄糊弄再说吧。”

  提了几口气,王芝复低头开门而去,果然在不远的遮阳伞下看见了付宁申俊秀的脸庞。

  “Hi,你,你来啦。”

  付宁申打着招呼,起身相迎,见王芝复低着个头,也没多说什么,两人就朝着停车场而去,付宁申那日是提前定了烛光晚餐的。

  他带着王芝复进了包厢的时候,王芝复显然还是在状况外,怎么,她以为的只是简单的吃一顿便饭不是吗?

  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尴尬到极点,付宁申在王芝复的表情上没有找到丝毫的喜悦,除了诧异,就还是诧异。

  显然.....

  “嗨,没想到这餐厅今日搞店庆活动,把包厢里的气愤搞得这么好,看来是想让我们多消费一点。”

  付宁申聪敏的说了开场白,实在是他很小心,很珍惜与王芝复相处的机会。

  “哦,是吗,没想到你运气还真不赖。”,王芝复总算开了笑脸,两人落座,一场男女之间旖旎的约会氛围硬生生的扯成了普通朋友,这满屏冒得粉红泡泡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隔壁的?

  付宁申大概能够猜测出王芝复现在的心理活动,一餐饭七七八八的聊的都是关于沐敬言的事情,以及公司里的那场艺术画品展览的后续官司情况。

  丝毫不曾提及情感,不过,付宁申特意点出了曾杨言对沐敬言的喜欢,以及那位异样的市长。

  王芝复点头,这付宁申也是个深谙世事的聪明人。

  瞅着此时围绕在风铃广场头顶的那团迷雾,也不知道这样的凛冬的季节,会要多久消散的时间,冰冻了事件的推演速度,也冻住了那一方的情感释放。

  当然,他不能将感谢沐敬言受伤这件事给宣之于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