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4、午夜华尔兹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130 2021.04.22 20:36

  “你知道的,我其实...”

  徐英莉自顾自的开口,眼神看着的是简章方才递上手的热水。

  话头被带起,徐英莉心里横了横,“我其实,挺欣赏,挺喜欢你的!”

  说完,将眼神往简章的方向投射而去,此时的徐英莉坦坦荡荡的,明亮的水晶灯下,她的眼中含着璀钻。

  简章就这样看着眼前的徐英莉好久…真的,久到徐英莉都莫名怀疑对方到底听见了没有。

  氛围愈发显得尴尬。

  两人都有凝重之感,这个年龄的这二人,想必在情感当中都不希望伤害到对方,所以,简章凝着对方的目光。

  说的柔和并且坚定。

  “我...抱歉,我....”,语句组织,略显局促。

  “别...”,徐英莉慌忙起身,冲简章摆手,

  “别说抱歉,我们的情况还不存在抱歉。”

  徐英莉看向简章的眼神之中充满磊落,嘴角微弯,带着微笑。可正是这样的微笑,有点灼痛了简章的眼睛。

  简章默了默,顺着徐英莉的话头:“话虽如此,但也是我的错,我曾经...”,看着面前的徐英莉,简章章的心境之下孵化了些许微妙的念头。

  “我喜欢一个女孩很多年了,我来汉州也是为了她...”

  一语中的,留给徐英莉的是简章此刻坦率又局促的表情,可这样的回答,不知是否可以视作是一种无形的失落。

  简章的话音刚落,就感觉好像自己说的太过直接了,可是不直接似乎又不符合自己处理事态的特性。

  徐英莉伤心吗?

  当然是有,可是比起失落她更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更符合了自己青睐的属性,只是,这样的信息这么直观的给到她...

  “看来,是我不够幸运。”

  徐英莉收了眼神,低头笑了笑,水晶灯光打在眼角的闪粉,更显明媚。

  的却,如果简章没有先入为主的认定了沐敬言,想必,徐英莉这样优质的女生,又有敢爱敢恨的模样,想必,他会好好考虑的。

  可惜!

  他此时此刻,已经拥有了沐敬言了。

  后知后觉的,徐英莉烧红起了脸,也不晓得是刚刚被寒冷的风吹的过了,还是此时情景下导致的,她低着个头,没有再说话。

  她想问简章的那个她是谁来着,可是,良好的修养让她不善喜打听别人的隐私,更何况是现在这样她与简章的关系。

  “那....我...我回去了。”

  徐英莉转身提了包,抬腿就要走。

  “那...我送你吧~”,简章开口,绅士的想要送徐英莉回去,此时此刻的责任感又不名所以的站了出来,毕竟,月黑风高,天寒地冻的,他实在不放心徐英莉一个人回去。

  “...也好!”

  徐英莉抬眸,莞尔一笑,淡淡的道了句。

  两人前后出的福禄小区的住宅,简章开着徐英莉的车子,送徐英莉回住所,等到陈牧升下来的时候,一屋子的寂静。

  “照道理,不应该啊!”

  不知道他是在说:照道理徐英莉不应该看上简章呢,还是简章照道理不应该直接拒绝,还是照道理不应该拒绝了之后再送徐英莉回去。

  似乎...都有...

  ~~~~

  曾杨言开着车,之前有让查过沐敬言的住所,所以这一趟,他走的很干脆利落,来时的路上统共不过个把小时,曾杨言稳稳的将车停在了沐敬言的福池公寓。

  按响沐敬言家的门铃,却迟迟不见有人来的动静。

  “难道,她没在?”

  曾杨言有几秒的停顿,随即又连续按了好几下,门铃声在午夜显得尤为的突兀。

  寂静的深夜,沐敬言刚阖上眼,恍惚中听见门铃声,刚开始还不真切,直到在黑暗中反应了几分钟。

  叹了一口气,沐敬言开灯,没有披外套。

  估摸着这个点,会是王芝复这个蠢货!!!

  沐敬言心里骂骂咧咧的,有点不耐烦,穿着件单衣光着两只脚,拉着个脸开了门。

  却没想到门外站着的是:曾杨言!!

  “曾...曾杨言?!”

  沐敬言忍耐着午夜的寒风,惊诧着表情的看着门口伟岸的那男人,眼尾还有未及时收回去的些许怒意。

  沐敬言此时的神态将少女感体现了个十足十,看在曾杨言的眼中,似乎还夹杂着呆愣,遂让他抿嘴放大了唇边的笑意。

  “可以请我进去坐坐吗?”

  曾杨言不自觉的摸着手机的金边,温和着笑意,等着沐敬言说好,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沐敬言的一个手头的动作。

  “砰~~”

  反手,沐敬言把门一关,曾杨言热脸贴上了沐敬言结霜的冷屁股,独留此身在瑟瑟的廊道中凌乱,承受着沐敬言给他带来的飓风。

  沐敬言关了门,迅速跑着进了房间,穿上衣裤,拖了鞋,本打算重新给曾杨言开门,却在重复开门动作的时候定住了身形。

  深更半夜的,他这是要干嘛!!

  要来坐坐?你想做啥!!

  沐敬言内心疑虑,解读不了曾杨言这一趟随性而为的最直观的行径。

  还是很给面的重新给曾杨言开了门,看着穿戴整齐保暖的沐敬言,曾杨言定住了愈要走的身形,四目相对,沐敬言为着相识一场的份上,将自己的老板请进了家门。

  且还是人生当中的头一位向自己明确表达过爱慕的钻石单身汉。

  曾杨言落座,察觉到一丝空气中女子特有的香氛气息,想必是沐敬言用的洗漱沐浴过后的味道,房间里很冷,她没有在冬日里开暖气的习惯。

  沐敬言给曾杨言倒了杯开水,从厨房走过来的时候,就见着曾杨言上下打量着她的居住环境。看着他身上单薄的卫衣,沐敬言贴心,找了遥控器开了客厅的空调。

  曾杨言看着眼前这女人的动作,心下有些微的暖,她一向在情感中给人没有主观的印象,可实则却是心思最细腻的。

  “我...”

  曾杨言拿起热水抿了抿,组织着言语看怎么跟沐敬言解释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径,傻不愣登情感肆虐并发证,感觉跟狂犬病也没什么区别。

  “沐敬言...”,曾杨言稳了稳喉头,接着道。

  “我想知道你的过去,确切的说,我想了解你,你可以理解为,我想认识你,跟你做无关于男女情感之外的相熟的朋友,就类似我跟姜小这样。”

  沐敬言。。。。

  曾杨言望向她的眼睛,说的简单且深沉,那感觉像是跳耀在午夜的华尔兹!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羽沐垚

山羽沐垚

这个月的写文数量是要被狗头铡的,   这点我认的,   我需要浸过食盐辣椒水的皮鞭来鞭策!!   不,是抽抽!!!

2021-04-22 20: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