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3、众里寻“王”千百度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1965 2021.01.18 23:00

  付宁申在拿到调转通知的那一刻,内心是非常欣喜的,他幻想着能够与王芝复有个新的开始,美妙的场景能够继续。

  人生充斥着不一性,付宁申多年来的情感观念让他认为:非深恶痛绝而不退。

  他认为任何感情是需要经营的,而经营需要技巧与观念。

  他觉得他本身的观念够正,虽然技巧没有做到百分百的稳,但是他可以为了美好的王芝复冒险。

  下了飞机,来接自己的是某医院的同事,自己被派往汉州某医院的药剂科当药剂师,好在,研究所的所长还是照顾他的。

  付宁申站在出口通道处等来接的某位脸生的同事,唏嘘着此时还不错的境遇,起码,高不成低不就的让他还能稍稍满意。

  付宁申长相帅气,又是一个阳光暖男,一身卡其色风衣,站在出口的动车道旁等着来接自己的人出现。随时准备正式纳入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际关系,陌生的城市。

  “滴滴....”脑海中的场景出现,付宁申上了车,一如既往的含笑与人打着招呼,解决着最基础的新环境人际关系。

  那日的王芝复一大早的就飞了土耳其,长年在那边的哥哥前两日给了通讯,也没说什么原因,非要王芝复去一趟不可。

  王氏石材的进出口贸易商行长年建立在与土耳其当地人的合作之上,所以,这是属于他们的关口,命门所在,王芝复的哥哥长年在此,从未离开。

  与家人也是聚少离多的境况,每年的王芝复会飞过去跟哥哥嫂嫂团聚半个月的样子,算是血缘亲情间的一种天然牵挂。

  付宁申是个果敢的行动派,在落实了自己科室与住宿的当晚,就冒雨去了“画面”,场景比记忆里的好像要冷清了点,难道....是上次视频事件导致的。

  付宁申兀自猜测,在三三两两的人群里去试图寻找到王芝复的身影。

  南条海湾街区这一带,自从出了上次“画面”里曾杨言被注射毒品的事件,现阶段还在公安严抓严打的期间,许多往日有脸面的人物及其现实的懂得在这个时间段避嫌。

  付宁申孤胆英雄,连续去了个把礼拜了,都没有找到王芝复的踪迹与身影。

  这....

  付宁申不淡定了,自己的目的倒也不是为了跟王芝复再续前缘,只是看着手头纸片上的11位数电话号码…

  付宁申明显的有点踌躇要不要转场?

  究竟要不要试试呢?

  要不要打这个电话呢?

  当初付宁申有想要问王芝复要联系方式来着,奈何每每看着王芝复那张对他的臭脸,他就选择三缄其口。

  这个号码隐秘的贴在饭桌的一个角落上,付宁申有点吃不准是谁留下的,看上面略有褪色的字迹,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套公寓之前的住主留下的。

  付宁申打算司马当活马医,不成功也就另想他法的。

  出了“画面”的大门,付宁申形单影只的走在深秋的街道上,手机按键,准备打下这个电话,付宁申不知道,原来自己对爱而不得的如此情根深种。

  耳边传来铃声,心中默念,嘴里也跟着碎碎念。

  其实,那张纸条是沐敬言留下的,从她的视觉出发,那几日的雅市陋室相处,就足以让她对付宁申的人品深刻分析,了解掌握。

  她觉得…如果他日付宁申想要联系王芝复而联系不到,自己可能可以成为某种无缝连接的纽带。

  为了不坏事,沐敬言留了自己的电话,算是给王芝复增添了一个她觉得尚可的可能性。

  电话拨出,付宁申佯自走在萧条的道路上,希望这通电话能被接通。

  晚上8:30,沐敬言等一行人在45层的会议室里还没走。

  徐英莉是一个果敢派,没想到与沐进言相见恨晚,臭味相投。

  两人纷纷对待艺术精品馆的项目在曾杨言的办公室发表了意见。

  不可不谓完美契合。

  双方的想法一致,一人三言,一人两语的就在曾杨言的面前大致的说了一整套高质量的口头项目方案。

  徐英莉的阅历还是很少佩服人的,也很少有同性能够让她另眼相看,这沐敬言算是头一个。

  两人对眼,似乎还颇有意中人的想法,两人意犹未尽的留下来加班,连带着潘小施和樊芸也在。

  四人叫了外卖,在会议室里一呆就是5个小时。

  看着时钟上的时间,徐英莉与沐敬言聚欢而散,意犹未尽。

  艺术精品馆的项目方案也初步成型。

  徐英莉先走了,潘小施和樊芸也回家了,沐敬言在亮堂堂的会议室里收拾桌子上的凌乱。

  就听见上衣口袋里的手机振铃,掏出手机,来电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沐敬言红唇呢喃:“这个点.....”会是谁呢……

  沐敬言的交涉圈干净,很少有陌生的电话。

  “喂,你好......”沐敬言手指划过屏幕接听。

  付宁申乍一听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潜意识里以为是王芝复,遂嘴头磕磕绊绊的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沐敬言耳尖,只听见听筒里稀拉的人喘气的声音,遂皱了眉头,又说了句:“喂,你哪位?”

  “啊....,你好,我是付宁申。”

  付宁申选择直接的报了自己的姓名。

  然后听筒里面传来了长时间的沉默。

  付宁申划过心头的萤火,

  “难道…真的是王芝复……”

  沐敬言在听到对方名字的时候,显然是愣住了的,时隔3月多,没想到这付宁申还能记得王芝复,她原本以为时日渐久淡化,已经没戏了呢。

  沐敬言一只手理了最后的一张文件,嘴角放大,无声颜笑。

  颇久之后:“你好,我是沐敬言。”她选择也同样报上自己的大名。

  这沐敬言啊,终归是在王芝复的身上母性泛滥,平日里的三缄其口,酷拽高冷哪里去啦!

  她听着付宁申在电话那头诧异,心下已经自顾自的在想着某些不知名场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