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剑出鞘前,先含于胸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115 2020.10.14 23:50

  话说那日夜晚的简章,在市公安厅的影视荧幕上,堪堪对着那段沐敬言解救徐溪娣的视频看了一个晚上。

  脑海闪现沐敬言的脸庞,分解她洒脱的动作,隔着一层屏幕,反复看到天亮。

  他的嘴角始终带着笑的,从最初入眼的欣喜若狂渐渐的转为郑重冷静。

  一如黑沉的夜晚渐渐转至东方的黎明一般。

  简章心头划过昨夜的寻至未果,深深觉得昨夜的自己不该那个样子的,起码,不应该吓着沐敬言。

  或者,自己应该为她考虑,自己的寻找到会否给她带来生活的变动,她的逃离散迹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见面而让她面临着她不想面对的一切。

  崔局长因着简章的身份,硬是在办公室熬了一宿,深怕这位简师长临时有个什么紧急的事要处理。

  自己的身份到是跟军政没什么关系,可是,符江东卖他面子不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直到公安厅早班的同事都陆续到岗的时候,简章才从里面出来,让人拷贝了一份视频存到了手机。

  简章走出公安大厅大门的时候,已经是初升的太阳照射到整幢大楼至于顶的国徽了。

  崔局出门相送,看着一夜不曾睡却更显精神的简章,内心赞叹着有年轻的体格是件多么好的事。

  后来的崔局再次见到简章的时候,忆起这日简章的眉眼之处,总结道:显融以梅雪,神似风流,剑竹含胸!

  或许一夜的变动,让简章的内心得以重新填充,生命得以回流吧。

  作为派遣的地方救援部队,这次的任务到此也已圆满成功。

  简章吩咐部队收拾行囊,准备回司令总部,临走之前,符江东私信想要请简章吃顿便饭再走,却被简章婉拒了。

  是以,临部队出发回去的前两日夜晚,简章独自一人先行悄悄的离开了部队,开着那辆普通的越野,朝着来时的反方向行走了8个多小时。

  他要来这里见一个人,以确保自己能够完成未完成之事。

  夜晚的天空干净的不染一丝丝杂质,看在人的眼里是那样的真诚,东方的启明之星如同希望指引着简章选择了这一条注定不能回头且心之向往的道路。

  天空刚就泛起了鱼肚白,副官徐荆才通过眺望台看到了一身灰尘的越野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车子摇晃着停下车身,下来一脸疲倦,嘴角起皮的简章。

  徐荆见状,忙上前问道:“师长,你这是怎么的,路上怎的没带水?”

  简章拍了拍裤管上的灰尘,遂又拍了拍手,淡淡的开口:“不是,就来的路上没停过,没空喝水。”

  说着转身朝着军事基地走去,徐荆忙跟上脚步,心里却泛着嘀咕:“8小时不休息不喝水,不脱水才怪,这师长一遇到张家兄妹的事就能抽疯!”

  心下腹徘着,忙叫人去拿水,最好还得帮着准备点流水的早饭。

  徐荆军职是简章的副官,他的左右手,可操的却是老妈子的心呐。

  简章的家庭背景比的张沫衍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当一名优秀的军人是简章耳濡目染之下最坚定的人生志向。

  他聪明的让徐荆把徐秋虎秘密的送到了离汉州600多公里的川普,算是彻底的出了省的地界。

  在这里,部队分管各不通讯内部信息,绕是张努德也不可能会把手伸的这么远。

  简章到一处徐荆早就备下的房间洗漱换装,今日的他,打算正装出现在徐秋虎的面前,因为,这一身的军装,许多年前的徐秋虎怕是早就见过那日同样一身浩然的张沫衍。

  徐荆奉上了温开水,接着奉上了一眼热乎的面条,简章扣着袖扣,抬头望了徐荆一眼,才觉近期的徐荆似乎添了几根鬓边白发。

  简张接过手,到了一句:“谢谢了,我的副官。”

  徐荆抬着的手微顿,随即脸上漫上了和煦的笑容。

  不消片刻,一碗卤水的汤面就被简章入了腹中,连汤汁都不带剩下的。

  看着食罢过后的简章,徐荆才缓缓开口:“照你的吩咐,早几日的徐秋虎就已经痊愈了,好吃好喝,没有虐待,只是,我觉得这样全须全尾的想再从他口中套出什么怕是难了。”

  “难,也不难,你见过猫哭耗子吗,还是耗子哭猫,他即是猫又是耗子,而我们要做好的身份,是掌管他食物和自由的人类就行了。”

  对付徐秋虎,他不会使用非常手段,那日自己一时不控的将他打成重伤,事后想想,有一也就无谓有二了。

  放下手中的碗筷,简章临出门前对着全身镜郑重的扣上了军帽。

  挺直的帽沿绣以金边,绿装着身一丝不苟,俊朗的脸庞配以庄严,此时此刻,对着镜中的自己,徐荆有种看到张沫衍的错觉。

  或许,时光轮轴示已光合,所过之情复原重叠,当初张沫衍与简章之间的情意,怎的会被岁月冲淡,只会更显其烨!

  简章转头,看着自己佩戴的肩章,如若可以,他会毫不犹豫的马上找到沐敬言,并将他保护在自己的身后,可是,这样的风险太大了,他不愿意再一次迷失心智无知无觉将她至于险境。

  待我铺平肃清所有,我定手捧鲜花让你毫无顾忌的选择。

  徐荆为其开门,简章浩气凌然走出了房门,徐荆跟其随后,骄阳打在两人身上,曦光四溢,来往的军人皆驻足行礼,简章步履坚定,不做任何回应的朝着军事基地的后山走去。

  在那个突兀的山腰铁皮房里,不知道他会从徐秋虎的口中得知怎样的一个答案,一个能够拼凑一切,叫所有人性都说的过去的答案!

  五年前的某一夏日,张沫衍授勋回来,穿的一身上校的军服,叫张沫玮摸着细细看了好久。

  闵沫准备了一桌好菜,兄妹俩一如既往在大院里打闹,一家三口就等张努德回来,一家人开饭。

  记得当时那日稍晚回来的张努德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小木盒,模样倒是有些许女孩子的娇俏图案。

  张沫衍看了一眼打趣道:“爸,不会吧,我授勋,你送妹礼物!”

  锦盒打开,里面放着的,是当年闵沫送给张努德授勋大校军衔时的那一捧秋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