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非白下的灰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1、惯性思维

非白下的灰白 山羽沐垚 2042 2020.12.23 22:48

  夜幕渐晚,凉风习习。

  焦韧徒步穿梭在街道与街道之间,他把车停在了山下,选择徒步走着回家。

  这段上山的距离,刚好可以让他清楚的整理下自己的思绪。

  昨晚他寻找复栖的过程中,亲眼看见了复栖给那名男人注射了毒品,并若无其事的将他放在了那个让人察觉不到的地方,让其自生自灭。

  回想起自己到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复栖干类似这样的事情了。

  焦韧觉得心口闷得慌,遂钝足停下了回家的脚步。

  仰头望着远处树梢上的几簇零星黄叶,焦韧的记忆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回溯自记忆起的童年。

  自记事以来,焦韧就知道自己是没有父亲的,焦婼芸对此也是绝口不提。

  母亲身边的男伴也是年年都更新的很快,钱政是在他10几岁的时候焦婼芸领着焦韧正式拜见的第一位男士。

  焦韧的童年成长经历,以致让自己的人格打小就在这样的场所下学着察言观色。

  焦婼芸多年来一直都有跟钱政交往,两人似乎心照不宣。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五年前,那是一个寂静的夜晚,时间点跟现在也差不多。

  焦婼芸对自己的儿子引见了自己的生父-张努德,那场面下焦婼芸的语气,像是以往一样淡淡的谈着一笔生意。

  想起自己与张努德相似的颧骨,焦韧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来自己的生命如此充斥着侮辱。

  焦韧的成长环境大致跟普通的这种单亲家庭没什么两样,但是,他的童年更甚着早熟与另类的性解读。

  这是种根深蒂固,无法切除的惯性思维方式。

  焦韧了解自己,更明白自己,这也是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排斥男女感情的原因。

  脑海划过今日街角那一抹纤细靓丽的身影,焦韧察觉自己闪烁了一下眼神。

  “汪.......”不合时宜的狗叫声自斜后方传来,打断了焦韧的思绪。

  焦韧转身,看到一年轻的女人牵着她的拉布拉多,想是这附近的住户。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它....不咬人的,只是爱瞎吼吼...”

  女人满怀歉意,清清爽爽的开口致意。

  “没关系~”焦韧无所谓的笑了笑,露出了两边的酒窝,灯光下的姿态也是添的秀朗俊逸。

  那女人呆了下,显然是稍微的走了神志。

  焦韧默了默,却在片刻之间解读,说了句“不好意思~”然后生点了点头,后退了两步,转身行云流水的就走了。

  那女人盯着焦韧的背影看了好久才被她的狗牵着走了。

  焦韧进了院落,来到客厅,中式的茶几上盖着个保温餐罩。

  焦婼芸把准备好的晚饭摆在这么明显的位置。

  焦韧上前,掀开餐罩,里面放着热腾的两碟一碗,印象中,自己与母亲的生活方式就是这样的,生活在共同的屋檐之下,也不是每日都能打个罩面,所以这是他们之间特殊的相处模式。

  在外人的眼里,怕也衡量不了这种亲疏别致。

  焦韧温了温神色,蹲身开始享用晚餐,一如往日寂寥与记忆里的味道。

  ~~~~~

  沐敬言一路飞驰,稳当当的回了家里那仨小只的怀抱。

  刚在玄关换罢鞋,就看到眼前以王芝复为首的三人环胸站立,挡在了通往客厅的路上。

  沐敬言拉下左脚鞋子上的拉链,慢悠悠的换上拖鞋,将手中的钥匙重新挂上门架。

  自动屏蔽来自眼前的那六只眼底充血微黄的白眼。

  “说说,你今天干嘛去了?”

  王芝复看着绕着走进厨房自顾自给自己倒水的沐敬言。

  这两月余,她们几个几乎是形影不离的,谁都没有单独行动过,差不多几人的信期都变得处在了一个错不了几天的时段。

  这...今日的沐敬言出去了一整白天,勾的王芝复八卦的馋虫直挠的心痒痒。

  “咕咚.咕咚....”沐敬言一口气喝了一满杯,“嗯,解渴!”她的内心呐喊着。

  接着弯腰拿了碗筷,拖开身前的餐椅,沐敬言开始不发一言的大口吃起了给她预留的晚饭。

  潘小施见此狼吞虎咽的状况,忙走过去又给倒了杯水放到沐敬言的右手边角落。

  樊芸与王芝复不约而同的瞪眼,“你敢情这是没有吃午饭呢吧.....”

  的确,沐敬言跟着王玉树和姜小副总,三人皆是把午饭这件事给忽略了。

  直到沐敬言踏进了家门,胃才随之觉醒。

  “强!”樊芸暗自心里给她们头儿竖了个大拇哥。

  “胃这玩意儿你还能控制它状态的吗?!

  这不是超能力还能是什么!”

  “什么状况?”

  沐敬言光速的安抚了它,待自己的口腔重新干净,才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我去找到了曾杨言,一整天都在医院!”

  语气轻飘飘的,好像只是捡了个什么东西一样。

  “啊!”

  “哈~”

  “啥!”

  三人瞠目结舌,皆是惊掉了下巴。

  沐敬言简单的说了曾杨言在无意识的状态被注射了毒品。

  然后明确的警告了王芝复,以后那家“画面”Club不允许再去,在王芝复她们这一行人的名单里永久宵禁!

  沐敬言主坐在餐桌上,一只手剔着牙,一副“当家主母”的既视感。

  管着你们的吃,你们的喝,还有你们的出行,交际圈必须给老娘彻底干净!

  潘小施和樊云她自是不会担心,但是这个王芝复......回回都是状况外。

  沐敬言暗了暗神色,试图给王芝复威压。

  纯正的生活观念此时在沐敬言的心底嚣唱,她用眼神警告了王芝复,同时内里又担心着王芝复。

  如果把生活比作文段,沐敬言的或许书写不了优美,但却足见赤诚。

  她的某些生活观念都是非常正派的,不喜擦边,更不喜含糊朦胧。

  跑了一天,晚饭过后的沐敬言准备梳洗休息了。

  她不擅心头有事的,如果有,她也会一直在心中反复磋磨的。

  就好比如今天这曾杨言的事。

  毒品这种在娱乐场所里有也不是什么特别闻所未闻的事情。

  只是,这曾杨言的身份地位,难道对方动手之前没有考量斟酌吗?

  沐敬言感到诧异,心脏在渐深的夜幕之下微微恻隐。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羽沐垚

山羽沐垚

感谢猫久妖妖的打赏。么嘛~~

2020-12-23 22: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