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仙屿楼的悬崖勒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任务大厅

仙屿楼的悬崖勒马 天零韭 2139 2021.09.15 11:54

  时叶从墙上取下五块任务牌。

  季璇伸长了脖子瞅了瞅,时间点上这五个任务前后衔接,还有些空余,不会很赶。

  路线上,又非常连贯。

  分值和任务牌的颜色相关,他手上的牌子四浅一深,加起来……哇,这么高。

  能从一整面任务墙里挑选出这些任务,组成任务链,时叶在规划上,确实很熟练。

  他收好任务牌,抬头发现季璇在看他,问道,“少主也要接任务吗?想接哪国的任务?需要在下帮你安排一条安全舒适又赚分的路线吗?”

  目光真诚,不是开玩笑。

  “时仙士也帮其他人规划任务路线吗?”竟有这么好的事。

  “不,只帮影响不了我排位的人安排。”

  时叶的回答很真实。“我并不想给自己添加竞争对手。少主未来是要接楼主位的人,还请多加努力。”

  早点把金牌位给我空出来。

  思忖片刻,又加了一句,“吴仙士有需要的话,也可以找我。”

  季璇品了品,这真是个目的性强的妙人。

  “下次一定!”

  “好。”

  话毕,他扫牌登记了任务,朝二楼去了。

  任务厅里看任务,接任务的仙士很多,讨论声不断。季璇仔细研究了一下任务墙。

  任务牌深色在上,浅色在下,难度和分值都是从上往下递减。

  仙士们各有所长,任务的种类也很丰富,有采集任务,护送任务,讨伐任务,营救任务,暗杀任务等等。

  还有一类比较特殊的,指名任务,另外排开一列。接不接,全看本人的意愿。

  季璇比较了一下,方才与时叶所接的任务,颜色相近的牌子。竟发现墙上这些的难度似乎都比时仙士接的要高,不免由衷敬佩。

  “人不可貌相。”璇玑床夸赞,“跟昨天喝醉酒的样子可真不一样。”

  嘈杂的人声突然安静了下来。入口处,不知谁喊了一声。

  “吴仙士来了!”

  “是吴仙士!”

  短暂的安静后,大厅又喧闹了起来。任务墙前的仙士们纷纷散开,给吴崖让出一条道来。

  季璇也回头望去,师兄还真是英俊帅气得一笔,特别是这踏着晨光的模样。

  “主人主人,他看着才像是少主耶!你看楼里的女孩子们那表情,像不像青春偶像剧里见了霸道总裁的样子呀!”

  “像,像极了。”季璇不免有些意难平。

  在一众仙士的关注下,吴崖很自然地来到季璇身边。

  察觉到他正要伸手揉她的脑袋,这一幕很熟悉,和记忆中一些零碎的画面重合在一起,仿佛这种亲昵理所当然。

  但我不是原主。

  季璇不着痕迹地避开了这只温柔的手。心里有些歉意。

  感觉到师弟的疏离。吴崖默默收回了手,静静地站着。

  不知道金牌仙士会接什么样的任务。

  她顺着他的眼神,朝任务墙瞅了过去。

  吴崖没有多言,目光直扫指名任务,看完又瞧了眼颜色最深的区域。没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

  然后他看了眼季璇,又扫了一下任务墙颜色最浅的区域……好像没有师弟接得了的。

  等师弟跑完100圈,接个普通任务,陪他出去转转吧。

  “大家让一让,让一让!”

  工作人员带着一块颜色极深的牌子来到任务墙前,挂到了最高处,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只见牌上写着:

  「请帮我取来屿师大人身上的物件,无论是荷包,玉佩,戒指,还是头发丝,什么都可以!重酬!」

  惊呆了。这是哪来的变态!

  “这是个死任务吧。”

  一道欢快的声音带着笑意,从人群中传来,季璇循音望去,是铜牌仙士云舞。

  她一出声,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她的好友穆潇潇红着脸站在她身边。

  “为什么是死任务?”季璇好奇地问道。

  “诶?少主你不知道吗?”云舞好意外,竟还有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小可爱。

  “屿师大人是位仙人,发这个任务的人也不知道是哪家缺脑子的花痴小姐。谁敢去偷仙人的东西!”

  屿师,仙人?仙人为什么能被你们这群凡夫俗子遇到……

  云舞说完,周围也响起了相同的声音。

  “是啊,况且屿师大人拥有神力,偷他东西这种任务……就算是我们仙屿楼,也没人会接吧。”

  神力又是啥?

  季璇被这关键词勾起了兴趣。

  “云仙士,快给我讲讲,这位屿师是何方神圣,神力又是何物?”

  云舞拉着穆潇潇,从人群里挤了过来,“屿师的背景无人知晓。只知各国国君都对他礼遇有佳,他每年会随性游走各国,传道授业。

  传闻他常年戴着银色假面,露出的半脸倾国倾城。经常会有世家贵族的公子小姐迷恋上他!

  嘿嘿,男女通吃的呢,有机会我也很想听听屿师的课,瞧瞧那仙人有多好看!”

  穆潇潇有点不高兴地捏了云舞一把。

  云舞伸手指着那块任务牌,笑盈盈道,“瞧这牌颜色深得,出得起这么大价钱找我们仙屿楼讨要屿师身上物件的病人倒是不常见。”

  病人……这称呼有点到位。

  季璇对这个男人的魅力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接着问道,“那神力呢,又怎么说?”

  “神力啊……”云舞歪了歪脑袋,“大家都这么传,我也没见过呀。”

  云舞身边,穆潇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是想开口说些什么,又有些犹豫不决。云舞握住她的手,鼓励道,“潇潇,你听说过吗?”

  穆潇潇轻轻点了点头。她不太习惯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感受到好友的鼓励,她反手握紧云舞的手,轻声道,“也,也只知道一些,听过屿师授课的人提起过,这位仙人,是伴随着光芒凭空出现,又在光芒中突然离去的。这或许就是神力吧。”

  瞬间移动?那他应该是个修士吧。

  游走各国,传道授业,图财,图名,还是根本就闲得?

  季璇问,“那他插手各国的事务吗?”

  “未曾,这也是这位仙人神秘的地方。”

  云舞接过话来,“传言说各国国君都想留下屿师大人当本国的国师,却都被拒绝了。这种又有本领又不慕名利重点是好看的男人~啊,疼!”穆潇潇又捏了她一把。

  看来他挺闲。是个散修!

  任务也看得差不多了,仙士们三三两两上了二楼,开始吃饭闲聊。大厅里渐渐冷清了下来。

  季璇朝吴崖眨了下眼睛,“师兄,帮我个忙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