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符箓发威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我去上学了 2169 2021.05.08 19:30

  “就是晓尘公主啊。

  我们魔宗宗主的女儿,除了宗主和尊上,整个魔族最尊贵的人。”有人答道。

  一尘四人身形晃了晃,脸色一白。

  晓尘是魔族的人?

  难怪他们会被莫名其妙抓到魔族中。

  难怪在对战魔族时,她会一言不发的离开。

  她是魔族的人,怎么会帮着人类打自家人。

  四人忽然想起来,晓尘背后买符箓的那个庞大势力。

  他们还奇怪这修仙大陆怎么突然多了个不知名的隐世门派。

  这样丰厚的底蕴为何不出世?

  原来这个势力就是魔族。

  这就说得通了。

  晓尘二十岁的才开始修炼,背后明明有门派却加入万花宗。

  身为圣体,那门派却毫不在意,竟舍得放她走。

  现在看来,一切只因她是水系单灵根,无法修魔。

  陈一筒看着师兄四人被背叛的失望之色,心里喊道。

  不,不是那些人说得那样的。

  她是被逼的。

  却碍于魔宗宗主在旁,用赵强和齐玉的命威胁她,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一尘神色沉沉,“公主在哪里?我想见见她。”

  “公主多尊贵的人,岂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随随便便见到的。”有人说道。

  众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不再关注低落的一尘四人,冲魔族侍卫劝道。

  “不过既然是公主信赖的门派,说出的话还是值得相信的。

  这洞府人家一早就定的,你就别再争了。”

  “那我不管,这洞府还挂着就证明他是无主之物,既然无主,谁先买下就是谁的。”魔族侍卫道,“刚刚我已经付过钱了,这就是我的。”

  “这不是钱还没收嘛,还在这儿放着呢。”中年男人苦着张脸道。“小兄弟,不瞒你说,我夫人住在集市这边每天都睡不好,上回去医馆医生说她有流产之兆。

  我这也是不得已才和您争,您就高抬贵手,帮帮我吧。”

  “你不得已,我还不得已呢。”魔族侍卫道,“我每天巡逻一站就是四个时辰,要是遇到外敌还得去战斗。

  你们这些人一天天除吃就是喝,谁能体会我们的辛苦。

  你们的安宁还不都是我们换来的。

  你需要安静,我就不配买个好点的洞府好生休息?”

  一尘看着眼前曾经让人谈之色变的魔头正在为区区一座洞府争执,就像寻常百姓人家谁多占谁一厘地而吵闹。

  琐碎,日常。

  他差点以为自己还在修仙大陆,只是入了百姓人家,忽然有点恍惚。

  一尘定了定神,听到中年男人说夫人已经有流产之兆,心下一软。

  毕竟是一条命,他再讨厌魔族却也不能任由一条生命在他眼前消失。

  更何况……

  他扫了扫和人类长得一模一样的魔族。

  这条生命与他们人族并无不同。

  “我说个公道话,这位夫人快生产了,乃是急事。

  若是你实在喜欢这洞府,不如待夫人生产完,再让这位兄台卖给你。

  这样夫人保住了孩子,你也得到了洞府,岂不一举两得。”

  “不行,我现在就要。”魔族侍卫强硬道。

  双方争执不下,围观的群众起哄道。

  “那就打一场呗,谁赢了谁说了算。”

  魔族侍卫不屑,“打就打。”说完直接跳上中间的擂台。

  魔族一直有打一架分高低的传统。

  夫妻不和,打一架,谁赢了谁说了算。

  遇事不决,打架一家,谁赢了听谁的。

  中年男人沉沉脸,冲一尘四人拱拱手,“多谢几位出言相帮,这件事只能靠我自己解决。”

  一尘拉了拉他,“你还有夫人要照顾,不可冒险。

  他已经筑基,你才练气八层,能被选中当侍卫肯定资质也是极好的,恐怕……”

  “这一架虽然极大可能会输,但是我不想让夫人吃苦,无论如何都要拼一下。”中年男人说完也跳了上去,冲侍卫招招手,“来吧。”

  “等等。”一尘沉思半晌忽然出声道。

  他泄气地挥挥手。

  唉,罢了。

  若是因为比斗出了什么事,独留下他夫人可怎么是好。

  他帮的不是魔族,帮的是人命。

  他拿了一沓符箓走向中年男人,“这些给你,你一定可以的。”

  众人伸头瞧着他手上从未见过的东西,好奇道。

  “这是什么?”

  “公主出去学的就是这纸玩意儿?看着没什么特别啊,我一撕就能撕碎。”

  “听他意思用这个,那位兄台就能打赢,这能有用吗?”

  中年男人望着一尘颇为感动,“谢谢。”

  他看了眼这些花里胡哨的纸虽然不觉得有什么用,还是没有辜负他好意收下了。

  他正色冲魔族侍卫道,“来吧,一局定输赢。”

  魔族侍卫筑基期的威力散开。

  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中年男人脸色白了白。

  侍卫没有多余废话,直接祭出最强攻击向中年男人打过来。

  中年男人调动起浑身灵气,卯足全力险险避开。

  脚步还未落地,侍卫的下一道攻击紧接着而来。

  眼看着躲避不及就要被击中,以中年男人的修为是绝对抗不过这一击的。

  他心一横,死马当活马医,忽然拿出一张符箓,按照一尘教的方法贴在身上。

  魔族侍卫微微一笑。

  区区练气八层,竟然敢硬抗。

  这场比试到此为止了。

  他背着手静静等待中年男人被轰下台。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中年男人不仅没被打下台,他的攻击落在对方身上连点反应都没有。

  对方竟还有闲余反击。

  侍卫本以为胜券在握,根本没有准备好下一步动作,见对方攻击飞来略微慌乱。

  不过很快他便调整好心态。

  若是筑基期他可能就完了,可对方才练气八层。

  虽然他有点措手不及,但是这点实力的攻击还不足以打败他。

  侍卫站定脚步,既然避不开就不避了。

  就在他打算硬抗一击的时候,围观群众里,忽然有人眼尖发现黑色魔气中间,隐隐夹杂着一抹黄色。

  “快看,那是什么?”

  “好像是万花宗先前拿出的那种纸,刚刚我还见那位兄台往身上贴来着。”

  “这能行吗?”

  下一秒,事实告诉了众人答案。

  明明八层的攻击,加上这黄纸,竟然打出了筑基的效果。

  那攻击打中侍卫的时候,符箓同时暴发,双重攻击作用于魔族侍卫身上。

  魔族侍卫没有心理准备,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轰下了擂台。

  侍卫刚聚集起攻击准备来波狠的,就懵逼地发现自己站到了台下。

  他瞪大眼,不可置信道,“这怎么可能?你作弊,你一练气八层怎么可能打的过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