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母胎单身的脑回路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我去上学了 2026 2021.05.06 19:30

  宁风悦脑中,各色的脸犹如万花筒般闪过。

  或恐惧,或厌恶,或讨好。

  有臣服,也有避之不及……

  宁风悦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慢慢走向那犹如附骨之蛆的一张张人脸,却怎么也走不完,怎么也逃不出。

  那些人脸嘶吼着,震得他心烦意乱。

  宁风悦伸出手挥了挥,人脸被驱散,不过一会儿又重新涌了上来。

  眼看他就要被无穷无尽的人脸淹没,堕入无边的黑暗。

  忽然,一丝清凉之气从唇边传入身体。

  黑暗中,一张带着惊喜之色的笑脸破开眼前的魑魅魍魉,向他飞奔而来。

  那笑脸犹如散发着圣洁光辉的太阳,划开云雾,照亮了整片天空。

  宁风悦觉得暖洋洋的,身上的阴冷渐渐退却。

  他缓缓睁开眼,脑海中那张笑脸,带着清新甜腻的气息渐渐凑近。

  柔软的睫毛轻轻扇动在他脸上,像羽毛挠过心尖。

  宁风悦第一次感受到了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

  陈一筒正疑惑尊上是不是走火入魔了,怎地呼吸这样的热。

  突然一个充满磁性的低沉声音穿透耳朵,随着声音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

  “你在做什么?”

  陈一筒惊得心都差点跳出胸口。

  手一软,一个趔趄,闷头撞进她刚刚扒开的领口。

  结实的胸膛里,强而有力的心跳贴着耳边跳动。

  滚烫的身体,起伏的胸口,无一不再告诉她主人的愤怒。

  陈一筒身体僵硬。

  完蛋,死定了。

  她小心翼翼抬起头,尽量让自己显得天真无辜。

  “我说你脸上有脏东西,我刚在帮你拈下来,你信吗?”

  “啪”灯光亮起。

  宁风悦的眼神如针一般从头顶戳下,和她四目相对。

  刚才黑漆漆地还不觉得,现在灯光亮起,两人又只隔了巴掌长的距离,陈一筒细看才发现尊上的脸跟玉琢似的,完美的毫无瑕疵。

  陈一筒不争气地红了脸。

  等反应过来,已经收不回来了。

  完了,这回得罪死了。

  或许是被她当面亵渎,宁风悦的气压越来越低,连身侧的手都紧紧握起来。

  陈一筒赶忙爬起来,甩锅道。

  “是宗主叫我来的。”

  宁风悦罕见的没把她扔出去,任由衣服敞着一动不动地坐着,半晌也没起身。

  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冒出一句,“水修?”

  “啊?”陈一筒愣了一下,虽然不明白怎么忽然说起这个,还是老实答道,“啊,水修。”

  宁风悦没有说话,又静静坐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半晌,就在陈一筒以为这件事就此揭过的时候,他忽然抬头,眼神轻飘飘落在正前方的光球上。

  陈一筒顺着他目光望去,倒吸一口凉气。

  艹,怎么忘了把这东西收起来。

  死定了,死定了。

  上天保佑,他千万别看,千万别看。

  宁风悦瞥了一眼陈一筒慌张的神色,将光球吸到手中。

  不要啊。

  陈一筒心里大吼着飞扑上去,用整个身体压住他的手,颤巍巍拿起一个灵果,“尊上,你吃果子吗?”

  宁风悦愣了一下,被陈一筒压在身下的手僵硬,“好,你先起来。”

  陈一筒见转移了他注意力,松了一口气,起身正犹豫是放他手上还是得喂他,就见宁风悦突然低头点开光球。

  “看了再吃。”

  光球里记录的影像犹如被投影仪放大般射在对面的墙上。

  刚刚陈一筒如何抽出人家腰带、扯开领口,又如何脸不红心不跳的脱下外衣贴上去,全都一个不漏的录了下来。

  黑夜丝毫不影响影像的清晰度。

  刚刚的一举一动跟看电影似的在两人一遍又一遍回放。

  简直堪称大型社死现场。

  空气寂静了一分钟。

  陈一筒捶死自己的心都有,打破沉默道。

  “尊上,这人长的和我有点像哈,呵呵呵,等有空到是可以去认个姐妹什么的。”

  宁风悦目光扫了扫散落一地的衣服,又看了看还没穿戴整齐的陈一筒,最后低头落到自己被扯开领口。

  似乎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胸口忽然剧烈起伏。

  若是刚刚他的身体还是热得有点不正常,此刻在暴怒下,浑身极速升温,连空气都变得滚烫。

  陈一筒瑟瑟发抖,和宁风悦无意望过来的眼神碰上,犹如点燃火药的一点火星,彻底引爆了空气里的热浪。

  她秀逗地用手替他扇了扇风,“消,消消气。”

  或许是被陈一筒直视的目光挑衅到了,宁风悦眉头紧促,一向冰冷淡定的他气得腾地红了脸。

  陈一筒只听到一个“滚”字就被扔了出去。

  门外,按宗主吩咐守着洞府门口,观察情况的侍卫,见到被扔出来的陈一筒,感同身受的缩了缩脖子。

  不愧是以冷漠著称的尊上。

  从尊上出现在魔族那一刻起,就没有一个女人能在他身边待过一个时辰。

  不对。

  男人也不行。

  可惜这么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尊上也能下得了这么狠的手。

  太惨了。

  侍卫踩着靴子,“啪嗒啪嗒”上前,正准备将陈一筒扶起来。

  宁风悦耳朵动了动。

  正扶着老腰站起来,刚在心里骂了宗主一句祖宗十八代的陈一筒,忽然又被吸了进去。

  陈一筒啪嗒摔在地上,一件衣服当头罩下。

  她扯下衣服抱在怀里,偷偷瞧了一眼尊上神色。

  刚刚暴怒下还有点热气,像个人样的尊上,这才一会儿就恢复了那副淡定冰冷的模样。

  宁风悦嫌弃道,“穿上说话,脏了眼。”

  虽然冷得有点瘆人,但到是比之前他那副无法琢磨的异样状态更让人熟悉安心。

  陈一筒也略微大胆起来。

  “尊上,我向你保证,刚刚都是误会,我对您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宁风悦脸黑了黑,“你再说一次。”

  陈一筒眼珠子转了转,见他不信,为了更有说服力,又道。

  “赵强你知道吧,就是刚刚丑不拉几胡子拉碴那个,我喜欢那种有味道的男人。”陈一筒用力地点点头,“对,就是那种。”说得差点自己都信了。

  宁风悦脸更黑了。

  先前热到沸腾的空气,此刻隐隐有结冰的趋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