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最是无用烧火棍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我去上学了 2000 2021.04.18 14:11

  陈一筒跟在萧灿后头,眼神不停扫向烧火棍,恨不得把眼珠子粘上去。

  得想个办法骗到手才行。

  不过这么宝贝的东西,对方怕是不会轻易交给他。

  若是偷偷拿的话,只要失手一次,对方肯定就会有戒心。

  陈一筒思索半晌,眼珠子转了转,冲前头开路的萧灿道。

  “你先歇着吧,让我来。

  这里妖兽众多,咱们两个轮着来,才能时刻保存体力。”

  “好。”萧灿也知不是推辞的时候,利落地退下来。

  陈一筒用手拨开树枝杂草,走了两步,眉头一皱,假装拨不动,漫不经心道,“把你烧火棍借我用一下。”

  她面上平静,心里却咚咚咚打鼓。

  生怕对方看出她的小心思。

  这可是顶级魔器啊。

  然而,万万没想到,萧灿犹豫都没犹豫一下,直接将烧火棍递给了她,然后就跟个没事人儿一样警戒四周去了。

  仿佛递的不是顶级魔器,而是一根真真正正的烧火棍一样。

  陈一筒从小说中知道萧灿是明白这铁棒的特殊的。

  此刻自觉矮了三分,与他通透纯朴,毫无保留的信任比起来,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不愧是做男主角的人。

  陈一筒愈发高看他一眼。

  她决定了,绝不辜负他的信任。

  陈一筒紧握着铁棒,抿着嘴,眼神坚定。

  她定不会将他的铁棒随随便便扔掉。

  “系统,这东西能卖吗?”

  “扫描中,嘀嘀嘀……”

  “该物品为天级魔器,可售卖。”

  陈一筒眼睛一亮,“多少积分?”

  虽然是为了避免萧灿再接触铁棒,但要是随便丢弃,被别的有心之人捡到就更不妙了。

  陈一筒安慰自己道,心安理得的卖着别人的东西。

  “1000000积分。”

  陈一筒被眼前的一串数字晃花了眼。

  一根铁棒发家致富啊。

  哈哈哈哈哈~

  1000000啊。

  一个位面任务才十个积分。

  她得进多少位面做多少任务,才能攒够这么多?

  得攒到死吧。

  陈一筒觉得身子都轻飘飘的,心里激动大喊。

  “系统,我要卖!”

  下一秒,一盆冷水浇下。

  “嘀嘀,识别该物品为有主之物,请解除物品绑定。”

  陈一筒,“……”

  逗着人好玩吗?

  萧灿忽然见她泪流满面,大惊失色。

  “你这是怎么了?”

  陈一筒神情哀伤,我能说我想卖你的铁棒没卖掉吗?

  “没什么,我想家了。”

  她抹眼泪,眉间多了几分让人不解的惆怅。

  萧灿不忍地拍拍她肩膀。

  “第一次离家吧?当初我第一次来仙剑派的时候,也是这样。

  你还有家,以后定有机会再回去的,我连家都没有了,以后无论如何都回不去了。”

  陈一筒这才想起,他是被灭了村,才被仙剑派收留的。

  不小心戳中他的伤心事。

  “对不起啊。”

  “没事,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只是……只是一直想等哪天自己强大了回去给他们报仇。”

  他自嘲地笑笑,“可是没想到,十年了我居然还是练气一层。”

  陈一筒记得他是因为被烧火棍吸取了灵气,修为才一直停滞不前的。

  若是扔掉烧火棍,不仅能完成任务,也是帮了他。

  念头刚及此,面前的萧灿忽然急速倒退。

  你跑啥?

  一句话还没有问出,陈一筒突然反应过来,动的不是萧灿,而是她自己。

  陈一筒握着铁棒,被它“咻”地带飞出去。

  她凄厉地大叫一声,“妈呀!”

  整个人都飞起来了,快到模糊。

  这么坑,不就是想扔你而已吗?这不还没扔呢。

  你堂堂一个棍子怎么欺负人呢。

  陈一筒被风吹得眼睛睁不开,不敢放手。

  她不知道自己被铁棒带起来多高,摔下去可不是好玩的。

  树枝拍打着脸庞,陈一筒感觉自己被抽了上百个耳刮子,才总算停下来。

  烧火棍“噌”地插到地上,好像戳到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陈一筒还来不及反应。

  烧火棍“噌”地又拔起来,向来时的方向往回飞。

  陈一筒都要吐了,等烧火棍再次停下,赶紧放手。

  怕了怕了。

  大哥,我不扔您了还不行吗?

  “咦?这是什么?”萧灿地声音重新响起。

  陈一筒揉揉转圈的眼睛。

  烧火棍上插着一只妖兽尸体。

  原来刚刚软绵绵的东西就是这个。

  烧火棍见到主人欢快的蝉鸣了一下。

  一丝黑气从妖兽尸体溢出中,没入它棒身消失不见。

  陈一筒眨眨眼,她怎么忘了,这玩意儿可是魔器,自然会对魔气亲近。

  萧灿神色发白,紧握着烧火棍,垂着头不敢看陈一筒眼神。

  陈一筒心下了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假装不知,举起子球道,“萧兄,能让它吐出来吗?”

  萧灿诧异地抬头看向她,“你,你不觉得我很奇怪吗?”

  陈一筒耸耸肩,“哪个人没点秘密,这也不妨碍你是善良的人啊。”

  萧灿神色低沉,“可是,大家都说这不是好东西。”

  陈一筒真诚道,“东西好不好也要分什么人用,坏人手中就是坏东西,好人手中就是好东西。”

  萧灿“唰”抬起头,一瞬不瞬盯着她眼睛,想要看出点什么,“你真这么想?”

  虽然萧灿最后入了魔道,却也是凭着本心做事,魔器只是他的工具,他从未被魔器影响。

  陈一筒这番话倒是真心的,对方自然看不出破绽。

  “你看我都发现你秘密了你也没杀我,你说你是不是好人。”陈一筒眨眨眼道。

  萧灿终于笑了,憨憨地挠挠脑袋。

  “若是师父和师兄他们也这样想就好了。”

  “所以……”陈一筒眉头微蹙,再次举起子球,“你能让它吐出来吗?”

  萧灿尴尬了,扯了扯嘴角,歉意道,“我好像还不能控制它。”

  陈一筒,“……”

  世间好难,我好想回家。

  陈一筒捂脸,“我反悔了,我不支持你拿这根棍子。”

  萧灿咬着唇,脸色发白。

  陈一筒跳起脚,“有这玩意儿在我们还怎么收集魔气啊?”

  萧灿轻吐了口气,讨好道,“要不,这个给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