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战五渣的自觉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我去上学了 2083 2021.04.23 19:55

  于是,在两人被烧火棍带着,以超人的姿势在洞中躺平后,一只硕大的虎头紧随其后钻入。

  翼虎一喜,果然不出本王所料,这草草后面果然有问题。

  本王怎么如此机智。

  眼见两人就在嘴下,只要伸伸头就能咬到,翼虎张大嘴,后脚奋力一蹬。

  咦?怎么动不了了?

  喜色转换为恐惧。

  翼虎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被卡住了。

  山洞不高,连陈一筒两人都只能躺进。

  翼虎身躯巨大,钻入大头已经勉强,到肩膀处就卡住了。

  明明到嘴的鸭子,一伸头就能咬到,整个虎却卡得死死地,使出吃肉的劲儿也再伸不出去半分。

  翼虎进退不得,嗷嗷直叫。

  这讨厌鬼果然又使坏。

  气死本王了。

  两人看着胡乱咬着空气的血盆大口,松了口气。

  陈一筒拍拍烧火棍,“没想到还是根智能棒,竟能找到这等绝佳躲藏之地,记你一功。”

  静默一会儿。

  连水滴落都能听见声音的寂静山洞中,陈一筒和萧灿四目相对。

  翼虎撅起虎臀,还在努力拔着脑袋。

  烧火棍一动不动地竖在两人中间。

  “怎么不飞了?”陈一筒扫了一眼难以站立的蛇形山洞,打破沉默,“这点时间就不行了?”

  萧灿尴尬地摇摇烧火棍,“醒醒,走了,走了。”

  一直都积极寻找魔气的烧火棍却不知为何突然焉了。

  任凭萧灿怎么使劲都没反应。

  陈一筒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耷拉着眼瞥向这根过于不受控制的铁棒。

  “我们……不会要爬出去吧?”

  山洞还不算太窄,两人错开,一前一后,刚刚能跪立起来,总算不至于匍匐前进。

  或许是爬了一座山那么长,又或许是爬了一座盘山公路那么长。

  陈一筒感觉再不出去,灵气罩都不能护住她膝盖的时候,总算见到了一丝光明。

  只有半人高的山洞骤然变宽,足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

  至于高度……

  陈一筒望着眼前山包一样高的妖兽尸体,目瞪口呆。

  全是五六阶妖兽尸体,初略一扫足有上百具。

  发达了!

  陈一筒脑中刚刚冒过这个念头,一直装死鱼的烧火棍早不飞晚不飞,这会儿来了精神。

  冲上去,一口一丝魔气。

  陈一筒,“……”

  她说这噬魔上瘾的棒子怎么突然不去寻魔气,还以为它飞累了,原来是找到了魔气库啊。

  陈一筒没来得及思考其它,拿起子球就跟了上去。

  一人一棒,一左一右,抢得不亦乐乎。

  萧灿负责扫尾工作,将妖兽尸体里的妖丹抠出来整理好。

  就在两人咧着嘴,哈喇子都快流出来时,山洞出口处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陈一筒下意识望过去,顿时寒毛竖起。

  魔族!

  光顾着和烧火棍抢魔气,她竟然忽略了这么关键的问题。

  之前的妖兽尸体都是东一具西一具,就像魔族沿路行走时顺手击杀的。

  而眼前却有足足上百具整整齐齐地码放在这里。

  总不至于死掉的所有妖兽都刚好住在这一个洞中。

  那么只有一个原因,这些都是魔族杀掉后拖过来的。

  仓鼠都有在窝里屯粮的习惯,魔族也不例外。

  这里……

  是他的巢穴!

  他们竟亲手把自己一路送到了魔族嘴边!!

  陈一筒嘴角抽了抽,比了个手势示意萧灿安静。

  魔族浑身冒着黑气,双眼猩红,正躁动地在洞口处来回走动。

  每走两步,就狂躁地挥动双手,将面前的障碍物砸个稀烂。

  萧灿顺着陈一筒的目光望去倒吸一口凉气,急急传音道。

  “咱们得马上回去通知长老。”

  陈一筒摇摇头。

  山洞虽大,入口处却仅供一人通行。

  魔族刚好堵在洞口,后面又有翼虎,他们现在相当于被困死在这里了。

  好在这魔族好像被魔气影响了神智,暂时还没发现他们。

  不过不可能一直这么耗下去,和魔族对上只是时间问题。

  陈一筒蹙眉,对上三阶妖兽她还算轻松。

  对上五六阶的妖兽,她便不敢拖大。

  而对上一个凭一己之力能够杀死这一山包五六阶妖兽的魔族,她便只有等死了。

  这,是一个必死之局。

  萧灿听完陈一筒的分析,脸色发白,颓败道。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要不是我要来,你可能到不了这里。

  都是我害了你。”

  陈一筒耷拉着眼,无语道,“你这是在鄙视我?我修为有那么差吗?”

  魔族一拳头挥在山体上,“轰”一声巨响,整个山洞都在晃,碎石哗啦啦直掉,两人站都站不稳。

  陈一筒立刻认怂,“好的,我接受你的鄙视,我的修为就是个渣。”

  萧灿抱着头懊恼地自顾自道,“若不是我一心想在师姐面前证明自己不会拖她后腿,也能帮她一起去寻找魔族踪迹,便不会有后来的事,便不会至于你危险之地,都怪我。”

  陈一筒“唰”瞪大眼,心中不可置信地呐喊道。

  你特么不是为了帮我来的吗?

  合着是你师姐不愿让你和她去,你才跑我这儿来的?

  亏我还觉得你为了我得罪刘山木,心里有愧呢。

  原来我就是一自作多情的工具人啊。

  陈一筒嘴嗫嚅两下,一百八十句脏话在嘴边打了个转,气得她想一脚把他踹出去喂魔族。

  正好,等他死了,她也能完成任务。

  到时候直接离开这破山洞,回到原来世界,也不用担心被这魔族杀死。

  陈一筒微眯着眼,“你说,我现在把你扔出去会怎么样?”

  萧灿面露惊恐,随即释然,“是我对不起你,如果能用我的身体拖延住魔族,你就用吧,能拖一分是一分。”

  他郑重道,“一定要等到长老来救你。”说完灿烂一笑。

  “我可去你的吧,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陈一筒一脚把他踹出去。

  灵气罩、三十张防御符再加上万花宗玉佩同时塞在他身上。

  “你不能死,要死也是死在我手上。”

  说完把勤勤恳恳吃魔气的烧火棍也扔了出去。

  只有这个办法了。

  这魔族的修为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破解的。

  他们唯一的突破点就是这根bug般存在的烧火棍——一根让所有魔族都忌惮的顶级魔器。

  而这不受控制的烧火棍,唯一能触发它攻击的方法,就是……

  自发护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