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大限将至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我去上学了 2106 2021.05.10 19:30

  魔宗宗主手一挥,“你看看,我们魔族有三百多金丹期修士。

  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吗?

  几百年前存活下来的,后来新晋的,一个又一个。

  他们在这资源稀缺的地底无法更进一步,只能永远的停留在金丹修为。

  等金丹大限将至,要么等死,要么拼一把突破。

  成功了就像我一样晋级元婴,失败了就像你们看到的走火入魔的魔族一样。

  这几百年,最开始踏入金丹期的人陆陆续续都到了大限。

  不出十年,不是修仙大陆到处都是走火入魔的魔族横行,就是魔族重新找到生存之法。

  他挑眉看向三人,“你们选哪个?”

  不待三人回答,他自顾自又道,“我选牺牲最少人的那个。”

  三人沉默了。

  陈一筒忽然想明白些事。

  她一直觉得奇怪,魔族为何要设下妖兽尸山陷阱。

  按长老们的说法,是为了勾❌引人前去。

  可是弟子们遇到那一堆堆五六阶的妖兽尸体,无不心生警戒,立马选择撤退,反而因此保住了性命。

  这真是为了引人前去吗?

  还是警示大家这里有危险,打不过这堆五六阶妖兽,就不要来了?

  魔宗宗主目不转睛地看着陈一筒,“你,要跟我一起拯救天下苍生吗?”

  陈一筒脚步沉沉地迈向一尘四人所住的洞府,脑子里不断盘旋着魔宗宗主最后的问题。

  拯救天下苍生。

  让魔族去攻打修仙大陆真的能拯救大家吗?

  思虑间,陈一筒已至洞府门口。

  她收拾好心情,忐忑地推开石门。

  里面,一尘四人转头看着来人,表情一僵,手中画符的动作戛然而止。

  四人盯了一瞬,面无表情地转回头各自做着各自的事。

  没有重逢后的喜悦,甚至都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她。

  陈一筒讪讪地摸摸鼻子,这还生她气呢。

  她正要解释,事情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她也是昨日被逼才成为宗主的义女。

  结果,一尘四人见她上前,纷纷扭过头避开她眼神。

  陈一筒站到哪边,四人就转到另一边,就是不肯理她。

  陈一筒又想起了魔宗宗主的话。

  拯救苍生。

  苍生真的愿意选择这样的拯救吗?

  她看着黑脸的师兄四人。

  根深蒂固的观念真的能让他们接受魔族吗?

  陈一筒压下心底的思绪,死皮赖脸凑上前。

  “师兄~~你们别不理我,这又不是我的错,那是……”

  “那是什么那是,你骗了我们有理了?”绝尘气得吹胡子瞪眼。

  一尘不说话,表示拒绝搭理。

  灰尘和出尘相视一眼,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就是,骗我们,太过分了。”

  “事情其实是……”陈一筒。

  “你是魔族公主,你咋不早说?”绝尘气呼呼道,“我们这些年为了发展符箓我们容易吗?

  早知道你是魔族公主,我们还用得着受那些苦,到处求爹爹告奶奶的。

  这些,啊,这么多朱砂,你们拿来扔了都不晓得给师兄们用,太没良心了。”

  说着说着,绝尘委屈得都要哭鼻子了。

  唉?

  陈一筒一脸懵地扣扣脑袋。

  画风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啊。

  师兄们生气的点不应该她居然是魔族公主吗?

  怎么画风歪到符箓上去了?

  “啊,你们不是因为我是魔族公主生我的气啊?”陈一筒道。

  绝尘气呼呼地把手里的符箓一摔,长叹口气,敲着石桌,语重心长道,“晓尘啊,不是我说你,你手里有嫩些资源,早和师兄们说啊。”

  “可是魔族……”

  “魔族怎么了?”绝尘眼睛一瞪,“你觉得以我们在修仙大陆的地位和在这儿有什么不同?”

  半晌,他点点头,自顾自道,“是挺不同的,魔族可比有些道貌岸然的修仙人士善良纯朴多了。”

  没什么不同吗?

  陈一筒失神一瞬,还是解释道。

  “其实,这个公主我是不想当的,是魔宗宗主逼……”

  话还没说完,师兄四人“噌”地站起来,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以后再敢说不当公主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小心我将你逐出师门。

  傻乎乎的,好好的公主怎么就不想做了,万花宗还等着你这个公主扎场子呢。

  修仙大陆混不下去,好好的魔族也不让人混呐?”

  陈一筒愣了愣,忽然笑了。

  闭口不再提被魔宗宗主要胁的事。

  她是不是魔族公主不重要,修仙大陆由谁掌管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结果是什么?

  师兄们高兴,百姓们安居乐业。

  这才是最重要的。

  她想她知道答案了。

  绝尘挥挥手道,“如果你实在觉得心里有愧,就去帮我们把朱砂搬过来。”

  他揉揉手臂道,“太多了,搬得我手都酸了。”

  “唉,好嘞。”陈一筒笑着往门外走,走了几步又折身回来。

  “师兄,明天的符箓你能少卖点吗?”

  “为什么?”绝尘嚷嚷道,“钱多了不想赚啊?”

  陈一筒不好暴露系统,随口扯道,“虽然咱们成本减少了,但是卖给宗主还是可以卖五块灵石一张呢。”

  绝尘嗔怪道,“你这孩子,自家人也坑。”

  他猥琐地搓搓手,笑道,“不过我喜欢。”

  陈一筒一蹦一跳地离开,丝毫不知身后的一尘四人见她离开,眼底顿时失去了笑意。

  “师兄,我们这么做真的是对的吗?”绝尘道。

  一尘道,“我不知道我们选择魔族对不对,我只知道我相信晓尘。”

  灰尘大咧咧道,“比起仙剑派那些心狠的人,当然是选晓尘啦。”

  出尘折扇收拢,轻点点眉心,“我只相信我自己看到的,是非善恶从来不是一个魔字决定的。”

  另一边,陈一筒找到魔宗宗主,“你想要我帮你绑住尊上,我没法帮你。

  不过……我有个更好的礼物给你,就看你敢不敢接。”

  魔宗宗主眯着眼,“更好的?”

  陈一筒微微一笑,“你不是想重返修仙大陆吗?我有一个不费一兵一卒的计划。”

  魔宗宗主审视着她,失笑道,“不费一兵一卒?你在说笑?战争哪有不产生伤亡的。”

  虽然他放出降者不杀的话,也只是尽尽人事,并未想过那些修士真的不反抗。

  陈一筒自信地仰起头。

  魔宗宗主瞧着她,忽然想起那日她以练气四层对战金丹期的奇妙手法,突然有点期待,“什么计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