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卒于作死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我去上学了 2085 2021.04.22 19:54

  一尘垂了垂眼,冲身后三人道,“我来对付她,你们先去。就算是死,今天也要救回师妹。”

  刘山木冷哼,“自寻死路,你们万花宗还真是一脉相承的蠢。

  既然如此,一个都别想走!”

  刘山木发令,各门各派的马卒应声而动。

  十四个门派,岂是一尘四人能够应付的。

  四人被困住无法脱身,各门各派虽是以仙剑派为大,却也不想为了刘山木背了残害同类的骂名。

  双方一时间僵持不下。

  众人争执着,丝毫没注意到,不仅陈一筒的15号子球,连其他组的子球都不再传回魔气。

  山林另一方向。

  前去搜寻魔族踪迹的秋水阁众人,望着眼前堆成山的五六阶妖兽尸体,不敢再前进半分。

  这妖兽尸体实在多得太过骇人,绕是上百颗五六阶妖丹就在眼前,只要再前进一步便唾手可得,几人也不敢再妄动半分。

  之前的妖兽尸体都是一具一具,偶尔会发现两具死在一起,而这一次足足有上百具之多。

  那诱人的小山包散发着诡异的气息,几人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一时抓不住其中关键。

  “撤。”

  领头的秋水阁弟子发号施令道。

  “立刻回去禀报李长老。”

  赵强齐玉和其余弟子相视一眼,虽觉得可惜,却不敢拿小命开玩笑,当即头也不回的离去。

  同样的情况,在其他进入三阶范围的门派中上演。

  每一个方向,三四阶妖兽的地盘尽头,妖兽尸体骤然增多。

  不肖说这群弟子除去灵仙儿修为最高也才练气四层,光是这份数量足以骇退所有人。

  所有门派弟子无一例外的选择了撤退。

  除了一个门派。

  “师姐不能再进去了。”仙剑派练气四层弟子冲灵仙儿道,“再前面就是五六阶妖兽地盘了,我们根本打不过。”

  “放心有我在。”灵仙儿并未将区区五六阶妖兽放在眼里,淡淡道,“妖兽尸体骤然增多,证明我们的方向是对的,这里应该是他储存粮食的地点,已经靠近那魔族的老巢。”

  练气四层弟子大惊,“那就更不该去了,连妖兽我们都打不过更别说魔族了。”

  “身为天下第一门派岂能轻易退缩,莫要丢了师门的脸。”灵仙儿训斥道。

  “可这……”几人为难,见灵仙儿说完直接就走了进去,虽然不愿,却不敢丢下她一个人。

  进入这里尚还有灵仙儿保护,要是就这么把灵仙儿丢在这里独自回去,刘长老的怒火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抱着一丝侥幸,几人也跟着走进去。

  陈一筒不知其他门派弟子心里经过一番怎样的震荡,见着翼虎委屈巴巴的小眼神,心都化了。

  好久没见过这么蠢萌的动物了,她想她的猫了。

  “好了,不跟你闹了,我们还有正事。”

  陈一筒点点它脑袋,要是真打这翼虎是打不过他们的。

  她虽然力量不如翼虎,可是有烧火棍这个bug般的存在,翼虎和它比谁头铁,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谢谢你陪我玩这么久,这几颗给你。”

  陈一筒征求萧灿意见后,拿了几颗一阶妖丹递到它面前。

  翼虎小心翼翼地瞅着她生怕她又使坏,见她没有动作,赶紧几口吞下。

  吞完又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手。

  本王可记得还有两颗三阶妖丹呢。

  休想糊弄本王。

  陈一筒见它吃果果的眼神,好笑道,“小老斧,再见啦,要是下次还有机会见面的话,我就再送你一颗。”

  翼虎眼睛一瞪。

  居然敢不给本王。

  本王是这么好打发的?

  区区几颗一阶妖丹便了事?

  它怒瞪着陈一筒,见她没有要给的意思,反而准备走,耳朵动了动,忽然一改之前委屈的小模样,胆大地拦在两人面前。

  陈一筒,“……”

  嘿,不打你一顿,还不让走了是不是?

  “来来来。”陈一筒揉揉手脚,“咱们过过真招。”

  萧灿见状,非常配合的把树枝换成了烧火棍。

  陈一筒仰着头睥向翼虎,撇撇嘴伸出食指摇了摇。

  虽是来真的,却也并未多重视,一副完全不把翼虎放在眼里的臭屁模样。

  翼虎似乎被陈一筒的挑衅刺激到了,忽然冲着身后长啸一声。

  陈一筒正得瑟着,下一秒就看见三双铜铃般的大眼睛出现在翼虎身后。

  笑意僵在脸上。

  前一刻还气势熊熊的陈一筒,像泄了气的皮球,顿时焉了。

  翼虎扬起胡须,你得瑟啊,你再得瑟啊。

  那翘起的两瓣肉肉,就像人类笑时抑制不住勾起的嘴角,怎么看怎么像在嘲讽她。

  “过分啊,打架就打架,怎么还叫上老婆孩子。”陈一筒怂了。

  翼虎可不管这些,看了眼身旁一大两小三只翼虎,四只翼虎齐声大吼,震得天都抖了抖。

  两人被声浪震得缩了缩脖子。

  陈一筒两人相视一眼。

  两人看看翼虎背后的翅膀,又不约而同地看向手中的铁棒。

  “你这棒子行不行?”

  “应该行……吧。”

  “有点底气。”陈一筒紧盯着翼虎的动作。

  萧灿苦着张脸,“不行也得行啊。”

  “跑。”两人握紧铁棒,大喝一声。

  翼虎一愣神的功夫,眼前的两人就不见了。

  四只翼虎愤怒咆哮,以不输烧火棍的速度追了上去。

  一棒两人在前头疯狂地逃跑。

  四只翼虎在后头锲而不舍的追。

  陈一筒闷着头不知道自己飞到了哪里,一路被翼虎追得越逃越远。

  直到看见面前一堵像屏风一样的山壁,不由破口大骂。

  “你这烧火棍靠不靠谱啊,没被咬死,我们先得被撞死。”

  眼看就要撞到山壁,周围也没有别的路可以绕过,烧火棍却速度不减。

  两人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萧灿疯狂摇晃烧火棍,“停下,快停下。”

  就在他们马上就要撞成一团肉泥之时,烧火棍“噗呲”钻入壁前的灌木丛。

  预想中的撞击并没有来临,陈一筒飞过杂乱的灌木丛后出现在一半人高的山洞中。

  翼虎眼看着两人不怕死地高速冲山壁飞去,歪了歪头,理智告诉它必须立刻停下来。

  可它怎么都信不过那个讨厌鬼会自寻死路。

  她肯定又想什么歪主意诓骗它呢。

  肯定是。

  翼虎笃定道。

  别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本王脱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