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我不是真的猫你是真的狗

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 我去上学了 2206 2021.04.26 19:55

  魔宗宗主没想到此行还有这等收获,压下心中激动,打算等陈一筒生死一线的时候再出手,好让对方对他更为臣服。

  没想到这一等,等出了之后无数的千转百回。

  那时的魔宗宗主,恨不得回到现在抽自己两耳光。

  让你装,让你装。

  这都是后话了。

  魔族修为更强,同样的攻击下比陈一筒先恢复过来。

  陈一筒没力气躲避,眼看着就要成为魔下亡魂,却见她早早握在手里的妖丹正极速缩小。

  就在魔族暴起之时,陈一筒身上“轰”一声炸开,衣袍鼓荡,青丝翻飞,竟是突破到了练气四层。

  魔宗宗主“唰”得瞪大眼。

  她竟然在这么危机的关头还有空突破?

  旁的人为了不走火入魔,哪个不是做了万全准备再寻个僻静的地方突破。

  就算如此,也不一定保证十拿九稳。

  她就这么坐着,前一秒还在战斗后一秒就轻轻松松突破了?!

  连点门槛都没有?

  这资质……

  好!好!

  连资质都是顶级的,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了。

  陈一筒神色一喜,她其实一共就布置了这三个埋伏,见魔族再次袭来,都准备受死了。

  却不想运气好到,竟在此时突破了。

  果然,她猜的没错,战斗会让人更快速的提升修为。

  陈一筒感受着新的招式,手掌一番,“水刃。”

  魔宗宗主笑意僵在脸上。

  虽然突破了是好事,但他怎么感觉并不是太值得庆贺。

  从她刚才使出的手段来看,是水修。

  练气三层的水修和练气四层的水修好像没什么区别吧?

  虽然水刃术攻击力比水弹术强点,但是对于金丹期的魔族,这两个跟挠痒痒有什么区别?

  正想着,却见陈一筒盯着山壁都打不穿的水刃自信一笑。

  他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经验告诉他,现实是什么不重要。

  只要陈一筒做的都是对的。

  陈一筒果然没让他失望。

  她忽然弹地而起远远离开萧灿范围,猛地甩出一颗烟雾球。

  “回旋镖。”

  把飞镖一样大小的薄薄水仞,变成回旋镖的形状,攻击力和速度不减,却多了一个绝妙的特点。

  回旋!

  只要没击中目标,它就能自动在一定范围内回旋,不需要人控制。

  而烟雾球释放的地方就是她划出的范围。

  她从未指望过靠这小小的水刃击溃魔族。

  只要烟雾未散,魔族就无法看清自己究竟是从哪个方向射出的回旋镖。

  这才是她想要的。

  事情顺利地按照她的预想发展,魔族在烟雾里头乱窜,明明回旋镖从左侧射来,他冲过去却空无一人。

  如此数回合,实力强大到一击就能结果陈一筒的魔族,却连她的边都摸不到。

  中年人满意地笑起来,不愧是他看中的人,比那练气十二层的小美人可有意思多了。

  难怪尊上的弟弟弃了那位美人,把她带在身边,果然与众不同。

  魔族在山洞内胡乱窜,被干扰的灵智并不能支持他想到灵力搜寻这件事,只凭本能攻击。

  就在山洞都快被他打塌的时候,萧灿终于醒来。

  “烧火棍。”

  陈一筒和魔族打了这长时间,早已力竭,全凭一股信念支撑着,此时见萧灿成功控制住烧火棍,再也撑不住了,软软倒下。

  萧灿抱起陈一筒,抓着烧火棍,冲翼虎的方向飞去,“晓尘,坚持住。”

  魔宗宗主是萧灿开始修炼后才到的,哪里知道叫烧火棍什么意思。

  只见打得正嗨呢,两人话都没多说一句,直接就跑了。

  他还等着关键时刻,神兵天降大显神威呢。

  都不给他表现的机会!

  魔宗宗主暗自悔恨。

  另一边,魔族见两条小肉虫要逃走,直接砸开蛇形山洞追去。

  两条胳膊上下翻飞,跟人肉挖掘机似的,一下就破开一人大小的空间。

  后头有魔族追着,萧灿丝毫不敢放松,催促着烧火棍急速前进。

  忽然见得还在奋力拔脑袋的翼虎,他脸色一喜。

  “晓尘,到了。”

  旋即想到翼虎三阶的修为,而自己才练气两层,现在晓尘这状态也不可能起来帮忙,脸色又是一白。

  翼虎出又出不去,进又进不来,一身怒气正找不到地方发泄,忽然见得坑自己的俩讨厌鬼竟自动送上门来,眼睛一亮。

  “嗷呜~”

  反正都要困死在这里,等本王吃了你们两个再死。

  萧灿瞧了眼身后,已经看到魔族的脚了,转头颤声道,“虎哥,咱们的事能不能以后再谈?魔族在后面呢,再不出去这辈子都出不去了。”

  翼虎皱起鼻子,休想再骗本王。

  本王不会再上你们的当了。

  魔族是个什么玩意儿,也敢拿来吓唬本王。

  本王长这么大就没怕过谁。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也阻止不了本王。

  正在它神气十足之时,魔族砸开了最后一道屏障,出现在两人一虎面前。

  翼虎愣了,这浑身黑气缠绕的人怎么有点眼熟?

  下一秒,翼虎“嗷”一声惨叫。

  这……这不是杀他小伙伴那人吗?

  满身黑气太有特点了,想不记得都难。

  当初要不是它飞得快,差点也做了这人掌下亡魂。

  这辈子它就没怕过谁。

  除了这人!

  前一刻还趾高气昂睥睨天下的翼虎,使出吃肉的劲儿奋力瞪着山壁,往外拔。

  洞外,母子三人,听见惨叫也顾不得它疼不疼了,咬着尾巴就往外拖。

  陈一筒冲萧灿使了个眼色,萧灿一棒子打在翼虎头顶的山壁上,待咂碎,上去冲它大脑袋就是一脚。

  翼虎也没空跟他计较了,跟拔萝卜似的,“啵~”一声把头拔了出去。

  它翻身爬起,招呼母子三虎一声,跳起来就要飞。

  陈一筒几次从烧火棍上滑下,连握住烧火棍都吃力,要不是萧灿拽着早掉下去了。

  眼看着魔族重新杀了过来,陈一筒翻手取出一枚妖丹,唤道。

  “小老斧,我说过,再见面我请你吃妖丹。”

  翼虎顿住,身为龙虎岭霸主的优秀脑回路果然与众不同,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竟然为了一颗妖丹犹豫了,不亏是要成为王的男人。

  它调头,正准备叼了妖丹再走。

  陈一筒见它折身回来,瞳孔一缩,奋力一跃。

  待落到翼虎背上,松了一口气,紧紧握着手中的妖兽骨头,彻底的晕了过去。

  萧灿紧随其后跃至翼虎背上,看看陈一筒用妖兽骨头和羽毛自制的钓鱼竿,又看看钓鱼竿那头连着的妖丹。

  突然对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奋力追着眼前妖丹跑的翼虎颇有些同情。

  可怜的翼虎就这么再次被利用了,被陈一筒用妖丹控制着,一路往龙虎岭空地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