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素语天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八章 湛

素语天问 飘风我尘 3171 2021.07.22 17:19

  此时的天色其实已经黑了下来,考虑到田艽缘的缘故,商量之后的竹渊他们还是决定先在这里过了今晚再说。毕竟,待明天来临时,田艽缘就再也不是一个普通人了!如此,纵有什么事情,到时她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围绕着那个小温泉,竹渊夫妻的大帐篷、给田艽缘使用的那个他们夫妻备用的较小型帐篷、以及风成宇的那个孤身帐篷,这三个帐篷成三角之势的分布着。

  帐篷已经搭好,重新回到小桌上的他们四人,这是临休息之前的最后一次小聚。品着茶的竹渊也发现,这刚化成人形的田艽缘的谈吐,根本就不似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不由得,他好奇的向其问道:“田姑娘……”

  “叫‘姐’!跟你说了几遍了!小音是我妹妹、你不是我妹夫、也是我弟弟,你得叫我姐才行!”自从田艽缘正式成为竹渊这个小队伍中的一员之后,她就让人家竹渊唤她‘姐’;而且,已经纠正了竹渊好几遍该怎么正确称呼她了,当前这又是一遍。

  “得了吧!我家里有一个厉害的姐、这就让我不敢在家里呆了,跑出来了又来一个,我可受不了。——我要说的是,看你也不像是一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啊!这是怎么回事?”

  竹渊说人家田艽缘的话语带双关,那懂得的田艽缘杏眼又圆瞪。她对竹渊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是说我太厉害、不像是大家闺秀吧?你个笨笨小滑头,说话就爱拐着弯儿的讽刺人!还好本小姐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否则还真听不出来呢。你要问的事情其实也很简单!知道原先这里有那么多生长岁月也很长的植物,为什么就我一个有化形的机会吗?”此际的竹渊,很老实的摇了摇头。

  田艽缘的娇容上,出现了魅惑人的嫣然得意!她的小嘴重启,道:

  “植物要想化形,首先必须打破固有的成长屏障、也就是延长成长的时间,这个时候、它们一般都处于一种类似被动的修炼当中;只有到它们在这样的情形下再突破它们的灵魂限定,真正的形成一个它们的意识,如此它们才能真正踏入修炼的过程。”

  “若无其他意外,最终的它们也会化形的。而化形,也未必就一定会化成人形,会化成比之植物更高等的生命体那是一定的!不过,要是这个世间是以兽类统治的话,那我们这一类最终大多会选择兽形,这一切都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生存。”

  解释了一下后的田艽缘,接着又说道:“在我们形成自己的意识之后,每隔一定的时间,我们的意识、或说是灵魂就会脱离本体的在世间各处游转,这被称之为‘梦入太虚’。情形就和睡着了的做梦一样,在这‘梦中’的所见所闻,其实就是我们学习了解的东西。”——

  “所以呢,身为人类形态的我,具体的人类知识我知道的很少,可人类总体的、基础的东西,我当然都懂得了。所以呢,你个笨笨坏蛋以后休想糊弄我,否则我让小音妹妹晚上收拾你!”

  “呃!”太意外了!竹渊没想到田大小姐会用出这招来威胁他,他还真有点……不敢再说下去了。他这时很纯洁的望了望天,嘴里说道:“哎呀!都这么晚了?不行、不行!神棍身上有伤需要多休息,大小姐你呢、也要赶紧抓紧时间修炼。媳妇儿!咱撤!哦,对了!我先去洗个澡再说。”

  竹渊,溜了!“咯咯~~”柳音有点羞羞中,田艽缘‘咯咯’的娇笑了起来。引得那望着吃了败仗的竹渊之风成宇,也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

  被人家柳音给‘关’在漆黑魔法结界囊括的小温泉中,竹渊那是一次狠狠的高温消毒!出来时,他已变回了那个唇红齿白、皮粉发乌的白脸儿小生,却被柳音一把塞进了他们的豪华大帐篷中免得他见人。

  帐篷里,同样是被一个漆黑魔法结界所囊括的舒软大地铺上,躺在上面的那两个身影,总显得好似舍不得稍有松开。总是不知该怎么紧实的搂着人家柳音的竹渊,总是那么的为人家柳音的美痴迷!

  双手总是完美的紧搂住人家柳音,那竹渊的眼睛望着美人总舍不得眨动一下;而他的嘴巴更是能不停下、就绝不停下!就好像那美人天生是给他吃的、就好像他的嘴巴就是为了美人才预备的。

  柳音,很幸福、很舒服的同时很享受!她的心和身体早已化成柔水,即使是下意识的微动,那也是在把爱人厮缠的更实在一些;情形亦如水,她似乎总会不由得泛起涟漪,偶尔的也会出现水花泛起的声音,同时那涟漪很有可能变得激荡。

  “夫君……”偷空,柳音还是清晰而直接的发出爱的表达、或是爱的呼唤。竹渊的耳朵听见了佳人满含无限甜蜜的爱呼,可他的嘴却是又试图欺负人家,不过这时的柳音忽而开口说道:“夫君……小音……小音快喜欢死你了!”

  很有空的竹渊,盯着人家柳音、梦幻般的点了点头,而后他却是忽而显得有点乖的搂着人家柳音、不乱动弹了。

  柳音把头往竹渊的身上藏了藏,续而又道:“夫君,我感觉你今天有点反常啊!按理说,即使我们做的有点不对,可也不至于要离开风大哥和田姐姐啊。夫君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必须离开的理由?我今天是不是做错了?”

  竹渊,紧了紧怀抱,稍微的一迟疑后、他紧随着道:“瞎说!我的小音才不会错呢!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这么说吧,我好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可又什么也没预感到,反正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意识,具体什么根本就没法说、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丁点都不清楚。”

  竹渊有点含糊的又道:

  “我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生出立即离开这里——不!是立即离开神棍、离开艽缘的冲动,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实在要说什么的话,那应该就好像是我们再不离开,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似的。不过因为这种感觉也是极其的轻微,所以我也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相信我的直觉!”

  “可能是我要离开的理由太烂,又或许是我之本意也不想就这么的离开,反正事实就是我们显然没那么容易离开的。唉!也许,只有老天知道我这是怎么回事。就当我是发神经吧,我也想不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柳音声音很小的说道:“不会是因为田姐姐的关系吧?要不然我们来这里之前你还好好的,反而是我们见到田姐姐之后你就有了这种预感——应该不关风大哥什么事吧?再者,你觉得田姐姐怎么样?反正我觉得挺好的。”

  那竹渊回道:“就是因为我其实什么也不清楚,所以我才没办法坚持着走。好像是与艽缘那丫头没什么关系、可好像又大有关系——天啊!媳妇儿,你明白我说了些什么东西么?我不想了,再想、我非疯了不可!”

  柳音这时忽而如撒娇一般的抱着竹渊,同时她嘴里道:“傻瓜,你个大傻瓜!你怎么就这么的傻呢?难怪人家田姐姐老爱在称呼你时,先加上‘笨笨’两个字——你可真是个‘笨笨’的大傻瓜!”

  “啊?你敢说我是大傻瓜?哼哼!看我怎么收拾你!”“嗯——”竹渊……这是又开始欺负人家柳音了。

  也许是竹渊对于他的感应真的是太不清晰了,所以他也无法表达的清晰一点。可在柳音想来,他们留下又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呢?对于竹渊来说是不好的事情,可对于她、或是其他人来说,就一定也是不好的事情吗?

  意思也就是说,竹渊所预感到的‘不好’,是真的不好吗?柳音为什么说竹渊是大傻瓜?那是因为竹渊在面对人家那么漂亮的田艽缘时,竟然在他的眼里根本就看不出有田艽缘的影子来——也就是说竹渊忽视了人家田艽缘那难得一见的美丽。

  田艽缘老爱叫竹渊‘笨笨什么什么’,这具不具有其他的意思柳音不知道。可她起码是知道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像竹渊这般色大的家伙,遇到了田艽缘这般美丽的女孩,谁会无故的主动离开?可竹渊,偏偏就一反常态的要走。

  他怕什么?在柳音想来,他是不是怕田艽缘闯进他们夫妻之间?如果是这样的话,柳音也表态了,她已经跟竹渊说了、她说‘我觉得挺好’。可从竹渊的反应上来看,他压根就没有这一方面的任何意识。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要不然他怎么就看不见人家田艽缘的美丽呢?要不柳音说他是‘笨笨大傻瓜’呢!身边平白放着这么一个没人和他去争的大美人,他都不懂得什么叫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天下还有比他更笨的人吗?然而柳音也清楚的知道,竹渊这是笨吗?她的夫君是一个这么‘笨’的家伙,她可不就是喜欢的快要死了嘛!

  ——一切,其实都是柳音这般女人正常的心理!柳音是既怕竹渊喜欢上了别的女孩子、又主动的希望竹渊喜欢上别的女孩子,归根结底,其实还是柳音想更多的把握住竹渊不要抛弃她、或是不喜欢她。如同竹渊一样,一切都是因为太爱对方、太喜欢对方之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