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不倔王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又是光头

不倔王路 天子行 2165 2005.07.20 00:37

    “子兴来,爸给你理发!”田海从哪个破抽屉里鼓捣了半天拿出把推子。

  “爸,我头发不长啊?”我立刻就慌了,这就要离开这个村子了,还要让你理,老天啊。

  “来,要上城了,爸给你拾掇的干干净净。”好象装模做样似的,没看见我的脸色已经多云了么。

  “我不要你理!”想起14年的耻辱我就有杀人的冲动,眼睛睁的像牛眼似的对上了他。

  “啥?”爸爸马上就楞了,没想到这小子今天竟然敢顶嘴。“你理不理?”就知道他会给我来硬的,这么多年了哪次不是武力解决,今天还装什么商量的口气,虚伪。

  “我就不理,有本事你就把我头下了!”今天我就要和他硬到底。

  “以前不是好好的么,今天怎么发毛了?”看着儿子那斗牛似的模样,爸爸也想不来和他用什么深仇大恨。

  “以前我在家里,也就不跟你计较,现在我要到外边念书了,说什么也不理光头了!”看他软了些,嘿,我赶紧找台阶,真斗起来,哪次不是我挨板子!哪次因为什么,怎样的情形下挨的板子,呵呵,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呢。

  “噢,是不想理光头啊,嘿嘿,光头有什么不好啊?洗着多方便,不用买香皂,还能锻炼身体呢!”看看又拿那些歪理来幌我了,还以为我三岁啊!

  “不理光头就不理,不过上城了总要收拾一下吧,爸这是最后一次给你理发了,以后你想也理不上了!”哎呀,还以为我对光头上感情了是不,我想你还不如想那个土疙瘩。

  “不信!”

  “说不给你理光头就不光,你以为你爸说话不算数么!”田海立嘛就一副你不信我还信谁的模样。

  “可是你说的啊,不理光头,不然我要杀那头牛来吃!”他铁定舍不得,那可是山里人的救命主啊。

  “好!”理平头。

  结果我还是被理了光头,这还是我求他才给我理的光头呢,因为他给我理了个花犁沟头(一道深一道浅的那种)!在到城里的那二十天里我和他没说一句话,我悔啊,不过也就上你这一次当了。却不知,这次光头给我带来的更大的屈辱,那是我14年人生的最大耻辱,为了那次,我在初中沉默了整整1095天!

  今天是正式开学第一天,报名哪天对第一次走出田家湾的我来说是一个里程碑,也是迷乱的一天,那比村子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啊,随便划一块块那也是个田家湾啊,那人到处都是,第一次我觉得自己好渺小,以前在田家湾,谁不知我光头田子兴啊----这时觉得光头也还是真有用的!

  田苗也在这个学校里,只是我在重点1班,她在6班。今天早上来了个班主任,女的,三十左右吧,个子不高,不过说的满严厉的,做在教室里就不让说话了。还好我也特别讨厌那些说话的,小学做班长的时候,我只要一转头,谁还敢唧唧喳喳啊!

  我的同桌本来是个女的,人稍微有点点胖,不过人缘挺好的,一下课就围了一大群人。不过下午上课的时候后边一个个子不高,但特能说话的城里学生说他看不见,老师问谁愿意和他换,我哪个同桌就举手了,不过我看哪个小个子不是看不见,因为他到我旁边的时候给另一边的一个滑头做了个响指动作,我看见眼里满是奸计得逞的模样!

  晚上我早早就到学校了,做在坐位上一直等上课铃呢。班主任姓王,但一个男人名字叫海峰,她早上训话的时候说要是谁迟到让她抓住就等着看,嘿,我小学6年可没迟到过一次!

  那些学生真是的,值日表还没安排下来,你要表现就早些扫地没,还偏要等到预备铃想了才扫,笨的是还没撒水,说什么撒水了不好扫,不知道家里人有没有给他们教过,上厕所要先脱裤子啊?

  满教室都是灰尘,“噢!”老天啊,一个男生在我桌子腿旁边吐了,“阿!”老天我胃里立马就有反应了。赶紧踩在凳子上,还好我在窗子旁边啊,头伸出窗子,爽啊!我的妈呀,班主任,对面那教师宿舍楼走过来的不就是早上的哪个女班主任么?

  嗖,我的头就伸进来了,一闪从凳子上摔下来,一个鲤鱼打挺就翻到凳子上了,什么感觉都没了,只觉得心在—咚—咚---咚!第一天啊,小学的时候一直不善于和老师打关系,这第一天就出洋相了么!

  “咳咳,怎么教室里这么呛? ”还好站在门口了,教室里的嘈声有开始死灰复燃了。我呢,还敢动一动么,头低的低低的。

  一个同学哪个簸箕在过道里打扫了,又走出去了,老师在门口没动,“不是上课了么?”

  “老师,白飞吐了 ,我打扫一下。”哪个女同学声音很低,但并没有什么歉意的看着老师。“快些。”声音高了些。

  尘埃落定了,教室里还是那蚊子音。“没听见铃声响了?恩?”老师的声音已经声色具厉了,我头也更低了。

  “上课多少时间了,嗡嗡-嗡,像黄蜂似的,不晓得上课了么?恩?”黑云已经不是飘了,是涌了。

  “谁待你们这样的,我在对面楼里就听见了,就听见咱班里,嗡嗡嗡,十几分还停不下来,我站在门口还吵??恩?”风起云涌!

  “先头谁在吵?李兵??”活跃分子先有嫌疑了,心有点松了!呵,一口常气。抬头一望,老天正往这边瞅呢,刺溜就低下了。“没,我没说!”李兵很委屈似的抱怨了声。

  “就是这光头,脑光虚虚的,就这小子,早看见你不是个东西----”我马上意识到我那可恶的专利,头一抬,老天,竟然从讲台下来了,那面孔已经是狰狞了,嘴纯上翘,两目圆睁。低头,已经来不及了,啪,教科书劈头而来。

  嗡,一声脑子就短路了!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