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后宫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09 2019.04.23 23:53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

  ________白居易《后宫词》

  她站在那里,凝望着远方。

  苏己走近我,低声问道,“念念,那可是皇太后?”

  我忍不住又望了一眼她的身影,低声应道,“自入宫以来,我便未曾见过皇太后的面容,但看起来,这应该就是皇太后了。”

  苏己微微惊讶,“你入宫这几天还未见过她?礼数上怎过的去?”

  我无奈道,“初入宫时,本是想先拜见一下她的,那时皇上同我说太后身子不适,我便只好将此事放了放,只是如今来看,恐怕是当时皇上不想带我去拜见太后吧。”

  “为何?你可招惹到皇上了?”

  我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入宫前曾听姑姑说道,太后娘娘与皇上的关系不好,应该是他不想去见太后吧。”

  苏己又吃了一惊,连问道,“怎么会?不是说皇上是皇太后唯一的儿子吗,他们为什么会关系不好?”

  我轻声应道,“恐怕这就只有他们二人明白其中缘故了。”

  苏己突然拉了我胳膊一下,低声唤道,“念念!”

  我疑惑问道,“怎么了?”

  她低声道,“往那边看去,皇太后此刻在望着你。”

  我转脸望去,正好与她远远来了一个对视。

  苏己低声道,“完了完了,这下你必须要过去了……”

  我悄悄叹了口气,便缓步移到了皇太后所在的地方。

  我行礼道,“参加太后娘娘。”

  太后背对着我,仍未转身。

  她身旁的兰茹姑姑冷声道,“这是哪家的姑娘?乱跑到了这里。”

  苏己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道,“什么哪家的姑娘,这是你们皇后娘娘。”

  皇太后微微侧过脸,斜着看了我一眼。

  我弯了弯嘴角,带着礼貌地笑了笑。

  太后的声音轻轻响起,“皇后?”

  她一出声,那嬷嬷便静静的退了下去,不再说话。

  她的目光沉静若深渊,声音虽轻却令我脊背微微发凉。

  我悄悄咬了咬嘴唇,很快应道,“臣妾入宫三日,方才过来行礼,乃是臣妾的罪过,臣妾任由太后责罚。”

  她闻言嘴角漾起一丝深不可测的笑意,她缓缓转过身,向我走近,“责罚?”

  我不敢抬脸,只隐约望见了渐渐走近我的深蓝色裙摆。

  她的声音浅浅,淡然地如天边新升的月光,“新皇后,抬起头来。”

  我只觉手中冒了冷汗,强忍着心中的不安,我抬起了脸,带着温婉的笑容。

  我这才细细看了看她,已是年过半百的女人,她望起来要沧桑一些,只是她身上的气质,如同身旁盛开的牡丹花,雍容而又华贵,又如同那里的玉兰,清冷而又高贵。

  她的脸上有许多皱纹,却难掩她骨子里的傲气。

  远远看着她,我是感觉不到她岁月的沧桑的。

  这一离近看,才发觉到她的沧桑感。

  她轻声问道,“顾家的女儿?”

  我微微一笑,很快应道,“回太后娘娘,臣妾出于丞相府,算是曾经是顾家的女儿,只是如今,入了后宫,便再也没了顾家的女儿,只有未国的皇后。”

  她望向我的眼神深不可测,我只觉手心里出满了冷汗。

  她静静地站在我身旁,我屏住了呼吸。

  我不敢与她对视,怕一对视便被这目光所吞噬。

  这宫中的岁月里,锁住了多少女子的年华。

  我望着她,想到等到我人老珠黄的那一天,也许还是被困在这深宫里,心中就难受的很。

  今生如此,以后会是怎么样?

  我不敢想,也不能去想。

  我好想再回到那时。

  可我终究是回不去了。

  我如此,面前的她也是如此。

  太后轻轻叹了口气,有些疲倦道,“顾家的女儿,永远都是顾家的女儿。”

  我略有些惊诧,却不敢问什么。

  她见我不语,深深地望着我,带着些许怜惜缓了缓语气道,“瞧着俊俏的小脸蛋,与素馨曾经是一般模样。”

  素馨是姑姑的小名,我与姑姑的面容,是极其相似的。

  我柔声细语,“太后娘娘抬爱,姑姑自小便多陪伴着臣妾长大,臣妾与姑姑的习性,也便像了些。”

  太后眼里又多了一分怜惜,“多像的一双眸,若是素馨还在,你与她站在一起,也是这后宫里一道美景了,这可比这些花花草草,亭台楼月美的多了。”

  若是姑姑还在这里,该有多好。

  我隐下心中忽然漾起的难过,柔声道,“万物有灵,是万物造就了我与姑姑,姑姑她若还在,听到太后此言,定是十分高兴。”

  她眸中闪过一丝伤感,却转瞬即逝。

  太后轻声道,“这深宫里的路还长,哀家已经老了,看不了多久的风景了,倒是皇后还年纪尚轻,倒是要好好生活才是。”

  我端然道,“太后娘娘福泽绵长,臣妾只想安生侍奉皇上,侍奉太后,为这后宫尽心尽力。”

  太后似有些疲惫道,“哀家终是老了,先皇已经故去那么多年,哀家,也该去了,这未国的天,也快变了。”

  未国的天?

  她此言是何意,脑海中又响起那日哥哥叮嘱我这两日不该乱跑,会有些事情发生,这未国,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我微微一惊,躬身谨慎道,“太后福泽绵长,怎么会……”

  她摆手打断我,轻声道,“罢了罢了。”

  我咬了咬嘴唇,不敢再说话。

  她环视了一遍四周,旋即轻声道,“在这宫里,许久未有人同哀家说说话了。”

  我谦恭道,“太后若是不厌臣妾,臣妾倒真心多想同您说些话。”

  太后轻嗤道,“哀家这一把老骨头,还凭什么厌弃别人呢。”

  我端然道,“您终究是后宫里最尊敬的人。”

  太后轻叹道,“老了,一切都不同了,从前那些争宠斗来斗去的日子,终究是从前了,如今,恐怕连斗的力气,都没有了。从前,还有先皇帝护着我,如今,连自己亲手扶上帝位的亲儿子,都不愿来看哀家一眼。”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

  这深宫里的女子,皆是如此。

  红颜未老,便失了圣恩。

  多少女子的铅华,都埋葬在了此处。

  我感到惋惜,同时又感到一丝的害怕。

  我怕我这一生,都会待在这深宫里。

  我怕,也不敢。

  望向她眼角的皱纹,我心中泛起一丝一丝的涟漪。

  往后的日子,我又该怎么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