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苍然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11 2019.04.28 23:36

  哥哥同我说,那日在边关,许之什带来了一封父亲的亲笔书信。

  父亲在信上写,让哥哥为许之什伪造一个身份,再将他送往京城。

  于是便有了如今在民间传的沸沸扬扬的许将军,民间传言,未国少将许之什年少有为,在哥哥在营下却更胜于哥哥。

  他的身份,是哥哥伪造的。

  但这突然冒出来的未国少将,声名却远远盛于我的哥哥,一直在边关驻守的顾将军。

  我心中并不是在为哥哥而鸣不平,我只是疑惑,许之什为什么要来?

  他为什么要伪造一个身份,他来未国,有什么目的?

  还有父亲,他与许之什,到底存在着怎样的一个关系。

  我低声问道,“哥哥,你方才说,他见你时,身上穿着苍然的衣衫?”

  他轻声应道,“那日,他身上穿着一身黑色长衫,腰部有用银丝线勾勒出麒麟的黑色束腰,外面套了一个大袖衫,袖子,比我们未国的衣衫要长的多。”

  苍然的衣衫,袖子会比未国的衣衫长了许多。

  “他是苍然人……”

  哥哥的目光里带着担忧,他低声问道,“衣儿,为何你如此在意他的事。”

  “我……”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良久,哥哥轻叹口气,低声道,“衣儿,他终究不是未国的人,他与我们,终究是不同的。”

  我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没有,不是这样的。”

  哥哥轻轻叹了口气,良久,轻声道,“衣儿,你如今是怎么了?”

  我……是怎么了……

  我低声喃喃道,“我怎么了……”

  哥哥轻轻走向桌前,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小口才轻声道,“从前,你不会因为一个陌生的人,而这样的。”

  “我没有……”

  我的声音无力而又脆弱……

  “哥哥……”我轻声唤道,望着他伫立在那里的身影。

  哥哥低声道,“衣儿,不管许之什来未国是为何而来,都不要将他看的太重,他终究会是一个陌生人。”

  他说,既然是父亲推荐而来的人,他是相信父亲的,父亲一定不会为未国招来什么会对未国不利的人。

  所以他当时未曾犹豫过,将他送回了京城。

  还给了他那么多的战功……

  可他终究不是未国的人,终究,他本就属于苍然。

  他与父亲,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想不通,也不知该从何开始想。

  哥哥轻声问,“衣儿,你与他,是如何相识的。”

  我缓了缓神,犹豫片刻道,“是在府里,他与父亲议事时,我遇见他的……”

  我与他细细讲来那日在府里遇到他时的场景,却不敢说遇到他是在师父的山庄里。

  那时,春光正暖今时节,正是百花争秀时。园中各色的花皆已开放,姹紫嫣红,竞艳夺宠。

  身旁的牡丹红得如初嫁新娘,梨花白得如一叶纸绢,紫色的蝴蝶兰和素丽的玉兰,都远不及满是娇嫩的桃树。

  逃之夭夭,其叶蓁蓁。我爱桃花,她没有那番艳丽,也没有那么淡然,风韵正相宜。

  似乎感到远处有一道炽热的目光朝向我,似乎,又转瞬即逝。

  “衣儿。”父亲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然而,更让我惊讶的,是他身旁那个少年。

  还是一身素净的白衣,他仍是那般模样。

  “父亲。”我欠了欠身。

  “衣儿,这位是许将军,今日也算是赶巧了。”父亲虽是这么说,但他神色一如既往地淡然,只是浅笑着。

  那时我尚未开口,他却先了。

  不曾想那日少年便是如今传的沸沸扬扬的将军,倒也难怪,想这嗜血烈马也非寻常之物。

  “想必这便是丞相的掌上明珠,久仰大名。”

  他眉间像盛了脉脉春风,如星辰般的眸淡然的让人深陷。

  “哪有什么大名,只是外人胡乱吹嘘罢了。”直到很多年后,我还清晰地记得那种感觉,那种脸颊泛红的感觉。

  “怎会是胡乱吹嘘的,今日一见在下也很是惊叹。”

  听到这话,我心中竟是欢喜的。

  “将军说的哪里话,念衣前些日子在府中便听闻了你,很是敬佩,不想今日竟有幸相见。”

  “让姑娘见笑了,若非今日还有他事,定是要请丞相赏脸与姑娘喝上几杯,今日也多谢丞相招待,在下在此便告辞了。”

  他与父亲客气一番后终是离开,这两个本毫无关系的人,怎么会有一天走的这么近?

  想这许之什今日独自前来,应该是怕引起他人注意,反而落下把柄。

  可他如今是朝廷重将,哪里来的胆量敢孤身来丞相府,要知道在这个丞相府里,父亲要取一个人的命完全可以做的悄无声息。

  而如今他正是声名显赫,对野心勃勃的父亲来说无疑是个祸害。

  这许之什究竟与父亲议了什么,为何我总感觉父亲在犹豫着什么。

  我永远猜不透父亲的心思,父亲也不允许我涉足朝堂之事。

  那时我不曾想过许之什便是当日训马少年,我心中不知是喜是悲。

  可如今,我知道了他的所有身份,都是假的。

  我不知该怎么办……

  日后再遇到他时,我该说些什么……

  那时终是再遇到那日的少年,我多希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他是多么美好的一个人,如四月春风,如满夜星辰。

  白衣驯马,香尘浮萍,他大概是世界上最俊逸的男子了吧。

  只可惜,他是将军,我是未国的皇后。我本不该,起这外心。

  我本就没有什么资格去奢求喜欢一个人,上天赐予我无限荣华,总是要为此付出些代价。也许每个人的一生里,都会有些遗憾吧。

  罢了罢了,话本里的一见钟情怎会落在我的身上,我本不该多想。

  况且,他是苍然人,是未国的敌国。

  苍然与未国,在先皇薨了之后,便变成了这般模样。

  未国在防范着苍然,苍然也在防范着未国……

  这么长时间,总是提防着。

  这些,虽是无人对我讲过,但我是明白的。

  “衣儿,只是因为在府中见了他一眼,你就这样记住了他吗?”

  我咬唇轻声道,“不是的哥哥,那日,父亲还拜托他带我出宫见父亲了。”

  话音出口,我便有些后悔了。

  哥哥仍是那句话,他轻叹道,“衣儿,他终究是苍然人……”

  “嗯……我知道,我从未奢望过什么……”

  我怎么能,奢望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