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无期

白华之什 九黛迟 459 2019.03.21 23:37

  锦绣宫的秋日仿佛格外凄凉,飒飒风声吹动着整个宫里的草木与宫殿,风从东面来,向西面去。

  我正对着风,东面正是丞相府的方向。我仿佛望过无边无际的宫墙,看见父亲在书房正襟危坐,神色肃然地翻阅竹简。

  我仿佛望过长安的大街小巷,看见苏己在将军府里与几个人踢着毽子,一片欢声笑语。

  凉风自东来,带来了往日的气息,透过我粉色的衣衫,我闭着眼,感受着风的气息。

  是家的味道,是曾经的味道。

  在这个凄凉的时节里,我离了家,来到这个冷漠的宫里。

  这个时节没有给我一丝喘息的时间,秋天来的太过突然,宫里的一草一木都格外的陌生,我来不及适应,来不及认识这里的人与事,我还没有好好歇息过。

  这如今,还被莫名禁了足,秋天的风太凉太凉,它吹来了家的思念,吹来了曾经的欢娱。

  它吹到我心头的,是无限的凄凉。

  这样的日子,我看不到尽头。

  从前在府邸里,虽处处也受着限制,倒如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既害怕又绝望。

  我轻轻地抚着栏杆,这样的生活,究竟什么时候能结束。

  春天被我放到栏杆上,栏杆不高不低,它却被吓得在栏杆上瑟瑟发抖,竟有鸟儿是恐高的。

  将至午时,到了用午膳的时刻。

  锦绣宫里,仍是一片寂静。

  宫人仍然未归,也并未多出些其他人。

  只有我,和春天。

  皇上竟真的这样狠心?

  就算他因秦美人一事恨我,可他万万不该拿我的性命撒气,他万不该这样对我。

  我若在锦绣宫活活被饿死,父亲定会为我讨回个公道,如此一来,乱的还是朝堂与后宫。

  他怎会如此不顾大局?

  我微微蹙眉,怎么也想不通宫人们都去了哪,怎么也想不通皇上为何要让锦绣宫空无一人。

  风掀起层层波浪,似有波浪在暗暗汹涌。

  凉风瑟瑟,我以为,这宫里现在,就剩下我自己。

  这寂静无声让我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冷意。

  春天突然僵了下来,直直盯着我的身后,它眸中含着警惕与担忧。

  “春天?你怎么了?”我疑惑问道。

  它啄了啄我的手,在我身后一直叫着。

  我身后可是有什么?

  我连转过身,她怎在这,她何时在这的?

  正对着我的,正是前两日刚在锦绣宫里受过气的贵妃娘娘,妖姬。

  她一身艳丽,大朵芙蓉银丝绣制在红色大袖衫上,身上披了一层金纱,桃花髻上有金钗点缀,一眼望去尽是雍容华贵。

  本是一个人都没有的宫里,突然间后面多了这些人,我微惊,却连让自己平复了过来。

  她带着宫人来这里做甚?

  她得意地笑道,“皇后娘娘,怎么?两日不见,不认识了?”

  我冷冷道,“贵妃所来为了何事?”

  她面露鄙夷,“呵,瞧瞧你这副模样,啧啧,皇后娘娘竟憔悴至此,臣妾看着,都不敢认了呢。”

  原来她是来看我笑话的。

  我不想理会她的讽刺,正欲转身离去,忽地想到她即是可以进来,必也可以出去。

  我正巧可以借此机会,出锦绣宫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我宛然一笑,“贵妃娘娘倒是精神了不少。”

  她见我在笑,脸上笑容凝固了下来,她此次来是想气我,来出那日受的气,我就偏偏不顺她意。

  她忽地娇笑,“承蒙皇上厚爱,臣妾宫里,热闹得很,臣妾自然过的滋润。”

  见我没有反应,边走近我边道,“只是皇后娘娘这锦绣宫,怎地来个人影都没有。”她眸光一瞥,瞥到我身旁正瞪着她的春天,忽猖狂笑道,“皇后娘娘如今竟只能与鸟儿同伴了,真是可怜。”

  春天似是听懂了一番,做出一副要去估计她的样子,但刚飞起,就掉了下去。

  它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到我脚边,低着头,眼眸微微下垂,不再抬头看我。

  “呀,这鸟,竟还不会飞呢!”贵妃笑得肆无忌惮。

  春天在我脚边气的发抖,它缩成一团,一直愤怒地叫着。

  我微微蹙眉,俯身将它放到我手上,温柔地安抚着它。

  我淡淡地瞥向贵妃,轻声道,“贵妃娘娘,怎能说锦绣宫无人呢?这不,你不是带了一群人来了吗?”

  贵妃轻轻一嗤,“来这锦绣宫,臣妾可不敢再只带一个人来了。”

  我微微一笑,“贵妃这是怕了?”

  她贝齿微咬,掩着怒气道,“臣妾有什么怕的,倒是娘娘,初来乍到,不知分寸不说,这又惹怒了君心,皇后娘娘,该怕的,是你。”

  我从容道,“贵妃多虑了,清者自清,本宫何惧之有。”

  贵妃嗤笑道,“娘娘可是糊涂了,在这宫里,有何道理可言,皇上一句话,便是天大的理也抵不过。”

  我黯然片刻,她说的对,在这宫里,哪有理,只要皇上一句话。

  可那又如何,我要对得住的,是我自己的心。

  想到这,便不觉得有什么难过了。

  对得住自己,便好。

  我簇然笑道,“皇上的心,谁又能看的透呢?他是君王,他自是对的。”

  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对与错。

  贵妃见我心绪自然,未有一丝气氛之际,眸色一暗,若有所思。

  凉风吹过,我轻声道,“贵妃娘娘,外面凉,有什么话,去殿内说吧。”

  我说罢便轻缓而去,托着春天回到大殿。

  不出我所料,她果然跟上来了。

  她身上的要强明显得很,若没有达到目的,自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她的目的,无非是要来羞辱我一番罢了。

  我淡淡笑着,从香炉下取出一支香点上,一缕缕篆烟萦绕在殿内,我取出与这支香放在一起的粉末取了出来。

  我背对着贵妃,她只是四处打量着锦绣宫殿内的构造与摆放,并未注意到我。

  我弯唇一笑,打开那包粉末轻洒到香炉上,并微微掩鼻,趁机服下了一枚药丸。

  我转过身,含笑道,“贵妃娘娘,你可是怕了?”

  她嗤笑,“笑话,我有何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