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离思牵萦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36 2019.04.11 23:53

  云接平冈,山围寒野,路回渐转孤城。衰柳啼鸦,惊风驱雁,动人一片秋声。

  倦途休驾,澹烟里,微茫见星。尘埃憔悴,生怕黄昏,离思牵萦。

  ______《庆春宫》周邦彦

  “衣儿姑娘可有受伤?”他细细查看着我,用他刚刚拥着我的手为我整理着凌乱的发髻。

  他的脸庞又向我凑近,我呆呆地望着他,他的皮肤没有一丝瑕疵,像玉一样晶莹剔透。

  眼前的这个人,就连他的眸光闪动,都深深触动着我的心。

  黑夜降临,衰柳鸦啼。

  在这寒冷的夜里,他是我唯一不会因害怕而哭的勇气,也是唯一牵动着我心弦的理由。

  我轻声应道,“我没事。”

  许之什望向方才有行军蚁的地方,声音有些担忧,“没事就好,行军蚁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行军蚁向来没有稳定的居所,有可能是移动到了这里。”

  “不,它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他侧过身,望向林子远方,“这片林子与皇宫离得这么近,往那边又是长安城,正是人多的地方,行军蚁一般都会在山林里多出现,它们怎么会……”

  他忽地停了下来,似是想到了什么。

  我望着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突然笑了笑,“没什么,或许是我多虑了。也许,它们只是途径于此。”

  我担忧道,“是啊,不过这么可怕的生物,出现在皇宫附近这里总是不好的。”

  许之什云淡风轻地说道,“衣儿不必担心,回宫后想办法让宫里人知道便可,做些防护措施,不会出什么事的。”

  我仍是有些后怕,“此次多亏有将军在,不然我可能就真的化成一具白骨了。”

  他自责道,“若不是我记错了路,也不会让你涉入险境。”

  我忙说道,“将军怎么这样说,衣儿与你非亲非故,你如此待我,衣儿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他静静地站在那,似是想什么事情想出了神。

  我在他眼前晃了两下,轻声唤道,“将军?”

  他晃过神,略带歉意笑道,“啊?娘娘莫怪,娘娘此刻还是快些回宫吧,天色已晚,风也越来越凉,呆在这定会着凉的。”

  我将身上披着的黑色外衫捏得更紧了一些,“外面的风确实冷了一些,快些回宫也是好的。”

  他轻声道,“嗯。走吧。”

  身后便是那扇通往锦绣宫的门,他即是知道路在哪,又何来迷路一说?

  我不问他,他也没有同我说。

  他自是不愿意同我说,那我便不知道为好。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我都信他。

  他不会伤害我,不然方才他大可将我丢在那里,受万千行军蚁啃咬而死。

  他救了我,他将我拥入了怀里。

  尽管他的眼里冷冷清清,尽管他的眼里尽是冷漠。

  “将军?”我揪住他的衣衫,轻声唤道。

  “嗯?怎么了?”他应道。

  我微微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想唤一下你便了。”

  他面容未有一丝变化,仍是那番的云淡风轻。

  又走进那间破旧的粮仓,我似是感到背后一阵凉意。

  似是有一双眼睛在紧紧盯着我。

  我猛地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许之什问我,“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忙应道,“没事,没事。”

  可能是夜深了,天冷,吹到背上太凉了吧。

  他温柔地笑了笑,在黑暗里如一抹光。

  愈接近锦绣宫,灯光愈加亮了一些。

  许之什轻声道,“看来是宫人们都回来了。”

  “娘娘!皇后娘娘!”耳畔的声音也愈加响的强烈了一些。

  他停下脚步,低头望着我道,“衣儿,我不能再往前走了,不然若被宫人发现,那事情可能就会多了些。”

  我愣在那,他要走了。

  心里猛然涌起一阵失落,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他确实要该走了,他不能呆在这里。

  “将军要注意安全。”

  纵有千言万语,到嘴边也只剩这一句话。

  他轻声道,“嗯,衣儿放心。”

  说罢便转身离去,我望着他的背影,想再唤他一次,却始终唤不出口。

  他终是要走的。

  许之什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我转过身,却猛然发现身上还披着他的黑色外衫。

  我想去追上他,喊他的名字,却止住了脚步。

  我是有私心的,他的衣衫在我这里,也许我们过段时间还能再见到面。

  我将手触碰到这件黑色外衫,似乎从这件衣衫里还能触碰到属于他的温暖。

  我深吸一口气,将头发揉乱,朝着大殿走去。

  “皇后娘娘!”我听着宫人的呼喊声,倒在了殿门口的柱子上。

  我闭着眼睛,感应着宫人的声音一点一点逼近。

  “皇后娘娘在这里!皇后娘娘在这!”

  有人上前将我扶起了身,焦急的声音在我耳畔不断回响着,“娘娘这是怎么了啊!快来人!去请太医来!”

  闻言我忙动了动身,缓缓睁了睁眼,声音低沉而又虚弱,“怎么了?”

  “娘娘醒了!快来人!娘娘醒了!”

  身旁这吵闹的声音将我吵的想马上远离这个地方,我微蹙了蹙眉道,“锦绣宫怎么又有人了?”

  离我最近的宫女有些害怕道,“娘娘,娘娘莫怪,我们都是刚刚被调过来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想与他们再多言,正欲让他们扶我回到殿内,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娘娘?”

  是红月的声音,她回来了。

  我将眼睛完全睁开,眼睛里氤氲着泪水。

  我的姑娘她回来了。

  她看起来仍是很虚弱,她蹲下身,却似是触碰到了伤口,嘶了一声。

  我想去扶起她,却瞥到周围的宫人们,便收住了话。

  “娘娘,听闻锦绣宫已经和从前一样了,我便回来了。”

  有泪珠自我脸上滑过,“回来便好,只是有些东西,再也和从前不一样了。”

  我向身旁的宫人说道,“扶我回殿里吧。”

  “是。”

  红月起了身,她身上还有着伤,却又因为我走了这么长的路,怕是伤口会又加深了些。

  她每走一步,我的心便刺疼一分。

  我心疼我的姑娘。

  可我无能为力,这里有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我,我不能做出任何与她们眼里的皇后样子不符合的事情。

  我不能,为了继续生存下去,为了不让锦绣宫的人再会有人重蹈悲剧。

  我咬了咬牙,思路却被一阵清脆的叫声打断。

  糟了,方才出宫又忘了点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