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空待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10 2019.03.13 23:38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谁分含啼掩秋扇,空悬明月待君王。

  ______王昌龄

  与她边饮茶边聊了很多,清芷宫的风轻轻地,拂过我发髻。

  原来她本非官宦人家的女儿,也是难得,她身上的灵秀气质若没有民间的秀丽山水,她身上的率直无畏,若在每日规矩的府邸里,是万万不可能养成的。

  她这样的柔情,若没有民间的暖心人情,是养不成的。

  这样一个任何没有家世背景的女人,在这后宫,安安稳稳走到这个地步,她靠的是什么?

  她也许只是拥有皇上的钟爱吧。

  皇上独爱她,却做了一副雨露均沾的模样,不过于宠溺,不过于奚落,这样一来,无人嫉恨她,无人欺于她。

  我只能想到,是皇上在一路保护她。

  为什么,深爱着的两个人,不能正大光明地爱,不能厮守在一起,为什么不能尽自己所有,去爱。

  世间男女千千万万,成眷属的有情人又有多少。

  也许,这便是世间爱情的常态吧。

  相爱的人会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因为外界,因为自己。或是家世,或是人格,或是父母之命,或是媒妁之言。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的心骄傲而又不想低头,所以便错过了。

  爱情是个稀罕物,我想要触碰却不敢沉溺。或许我触碰过,或许那少年会是我今生所爱,或许那少年是我的爱情,是我不可以错过的一生。

  或许吧,可我的一生,我没有权利去选择。但是秦璃可以。

  她儿时定是欢愉的,她定经常可以吃到甜甜的糖葫芦,她定是可以在开心的时候随意奔跑无人会责怪她,她定是可以大口吃饭,她曾定是有个无所顾虑的童年。

  她可以去选择,一个自己想要的生活,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一个自己爱的人。

  我忍不住问,“秦美人,当初入宫,你可是愿意的?”

  秦璃沉吟片刻道,“不瞒娘娘,臣妾自小失了父母,幼时生活维艰,六岁时学了些手艺去了在裁缝铺里当了个小绣娘,也能勉强维持自己生存,只是臣妾万万想不到,裁缝铺老板娘见我孤苦伶仃,便把我卖入了青楼。”她的声音平静自若,毫无隐晦之意。

  我心声诧异,她竟是烟尘女子,我是如何也想不到的,这样一个清丽可人,竟曾出身烟花之地。

  “青楼这种地方,暴露了太多肮脏与人性,有人为了钱财不顾一切,有人为了欲望不惜散尽千金。那些年,我已见惯了。”她微叹口气,沉声道,“好在我年纪尚小,不用像其他女子一样做那等事。老鸨只是让我学习琴棋书画,只是她的想法,我是极其清楚的。我从六岁开始为她表演歌舞',开始为她表演歌舞',那些男人们看腻了寻常表演,便对我感到新鲜,所以许多人都是会常来的。人们总是这样,贪婪而又有欲望,即便我还是个小孩子。他们的欲望充斥了整张脸,我要与他们作聊,没办法,他们花了钱,我只能听着。这群虚伪的人,总是以为我只是个孩子,便总在我面前炫耀他们的权势地位,我听着虽是会有些时候心烦,但有些时候他们自以为是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她笑了笑,”老鸨的收入也渐渐多了起来,于是发展越来越好,才有了如今的阑珊。”

  我忽地打断她,“阑珊?”

  她微微一笑,似是早已释然,“是啊,十五年前阑珊只是个微小的青楼,如今竟都扩建的如此有门面了。”

  我笑吟吟道,“阑珊如今可是京城最大的青楼了,想不到阑珊的繁华,还是因秦美人。”

  秦璃眼里似流转着些情意,她眼波微微荡漾,轻声道,“并非因我,是因皇上。”

  “皇上?”我疑惑问道。

  “七年前,他微服私访,去了阑珊。那年我十四岁,在阑珊待了八年,那时我已在那学成了琴棋书画,身子骨也已长开,那年我遇上了皇上。他去了阑珊与我共饮酒同作诗,那时便觉得他不一样,同那些俗人不一样,他才配得上那一声公子。那时我是心悦他的。”她眸色暗了些,继续说道,“我那时才十四,还未,还未及笄,老鸨见他出手阔绰,便琢磨着将我的初夜卖与他,好赚个大钱。我那时听到后怕极了,可皇上是个好男人,他未答应老鸨,还赎了我的身,将我带回了宫里。他一下子给了阑珊一百年也赚不到的钱,钱财多了,阑珊自然也就大了。”

  我掩唇笑道,“想不到秦美人与皇上还有这样一段,与话本里说的一番,如今竟在本宫身边发生过。”

  她盈然笑道,“娘娘说笑了,臣妾那时一心想逃离阑珊,未曾想过宫里是这番光景。他将我带回了宫,我以为他是心悦我的,却没想到,他将我带回了宫,封了个名号,却再也没有来见过我。”她神色似是有些伤感,那时的她独守空宫,孤身一人与明月做伴,她那时定是难过的。

  “那时也没有人注意过我,没有人在意我的存在,我像是沉寂在了宫里一样。”她忽地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后来不知怎地,我及笄那年,他升了我的位分,赐予了我清芷宫,时常会来与我说话,我那时想,他总算是想起了我,他总是心里有我的。这样一想,那时的空守一宫,也不算是太过伤心了。”

  我沉思片刻,原来,皇上与她,曾是这样的。

  皇上带了一个不明来历的民间女子回来,若是太过宠溺,怕是会招来更多的麻烦,她的安危,定是不保。

  这样一个聪慧的女子,怎么在自己的事情上,便想不通了呢。

  皇上对她,是有真情的。

  只是他身为帝王,不敢随意将心交于一个才认识几天的人。他冷落她,看她是否有异心,他冷落她,其实也是保护她。

  后来封了她高的位分,赐了清芷宫,也是想让她安安稳稳的在宫里好好过日子,让她过的再好一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