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冷清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49 2019.04.10 23:44

  云接平冈,山围寒野,路回渐转孤城。衰柳啼鸦,惊风驱雁,动人一片秋声。

  倦途休驾,澹烟里,微茫见星。尘埃憔悴,生怕黄昏,离思牵萦。

  ______《庆春宫》周邦彦

  那些行军蚁,竟然飞了起来!

  不,再仔细看,它们不是飞了起来,而是所有的行军蚁一个一个在一起搭成了一个蚁桥。

  从前听说行军蚁为了捕捉飞行的动物便会搭成一个蚁桥,从而来捕食空中的动物。

  我一直以为那是不可能的,我不相信那么小的蚂蚁会有这样的思想。

  直到我现在亲眼看见。

  我愣在了那,向许之什投向震惊的目光。

  他环视着悬在空中的行军蚁,它们在一点一点向我们移动。

  我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手中的火把根本就不能再驱赶这些空中的百万大军。

  死亡,离我一步之遥。

  它们要来了。我被眼前这番景象吓得瞪大了眼睛,那些行军蚁如同瀑布一般向我们涌来。

  只需一霎,我们便只剩下两具白骨与满地鲜血。

  我望着许之什,若是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只贪求再看你看的更仔细些。

  他不看我,双目紧盯眼前的百万大军。

  他一手紧紧地握着剑,另一只手将火把向上扔到空中。

  一阵火光若隐若现,他侧过身,剑光在我眼前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飞速地舞动着。

  他的剑刃划过火把上的火星,剑上瞬间多了一抹火气。

  动作利落而又干净。

  剑气袭人,有零零火星在我眼前飞逝。

  那一把带着火星的利剑在空中划过,形成了一个以火而成的圆面。

  剑光形成的那扇圆面挡住了即将飞扑而来的千万行军蚁。

  不,不是挡着,那些行军蚁转瞬间便化成了灰烬。

  命悬一线之际,有他在我身旁。

  他的剑光杀死了眼前那些可以吃人的行军蚁,一霎时,一片灰烬落下。

  一霎时,我以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伤害我们。

  为首的行军蚁已经全部化成了灰烬,在底部搭建蚁桥的行军蚁却没有一丝要撤退的意思,它们一波一波继续往上移动着,又要朝我们扑来。

  许之什眉头皱了起来,他侧过头看着我,我眼角泛着泪水,我懂他为何突然皱眉。

  那里有千千万万的行军蚁,他的剑光杀不完。

  况且此刻还有阵阵秋风在林中瑟瑟,风大,林子里众多树木还有干枯的杂草,很容易走火。

  这意味着他不能一直用火。

  但是如果没有火,我们将没有任何可以防御行军蚁进攻的办法。

  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我紧紧地望着他,生怕下一刻我们便化成一堆白骨。

  他侧着头望着我,眼眸里有夜空里的繁星闪闪,那是我从未在他眼里看到过的心疼。

  他在心疼我?

  明明是在这岌岌可危的时刻,我的嘴角却漾起了一抹弧度。

  他对我,终是有感情的,那便足矣。

  那抹心疼来的快,去的也快,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可我却确信我没有看错。

  他一把拉过我的腰,我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手中的火把也猛然落下。

  我紧紧地贴在他的怀里,他一手执剑,一手拥着我。

  我的心在不停地跳着,在他怀里愣愣地感受着他的温度。

  冰冷,好无温度。

  他的怀里没有一丝温度。

  他将手中的剑收回剑柄,我只觉突然间周遭都是风,似是要把人吹走,他一只手紧紧地拥着我,我不顾风力睁眼看去,我们此刻竟已离开了地面。

  我往下望去,除了我们所在的地方,皆无异动。

  是他带我飞了起来。

  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内力,在我身旁发生。我从前以为,只有师父拥有传说中的内力,原来我身旁这个俊逸如雪的少年,身上也有深厚的内力。

  在这股力之下,千万只行军蚁搭建的蚁桥显得不堪一击。

  它们瞬间被震到地面上,连带着地面上的火把,也全部熄灭。

  我的发丝愈加凌乱,我抬头望他。

  拥着我的这个少年此刻面如冰霜,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冷冷清清的气质。

  如雪,如玉,如画。

  周遭枯叶四起,他美的如画,不染凡尘。

  我痴痴地望着他,望着他绝美的脸庞。

  他拥着我,却不看我。

  他的眼眸清冷,神色里没有一丝感情流露。

  我垂下眼眸,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他与我,终究是有距离的。

  就算此刻紧紧相拥,我们的心终究是隔了千山万海。

  他拥着我,飞向了林子中的其他地方。

  离开了这片还残存着千万只行军蚁的地方,离开这片会让人瞬间死亡的地方。

  有扬起的沙土在向我们告别,那是灰烬,是扬起的狂沙。

  我们逃离了这片可怕的地方,他带我,落到了离锦绣宫最近的地方。

  那扇门。

  我恍然间头又开始痛,我不敢去想,为什么他明明可以在一瞬间就离行军蚁远远的可他没有。

  他没有那样做,他用了更麻烦的办法来抵御行军蚁。

  或许行军蚁与他而言不算什么,对他来说,只是在选择一个不受伤害的办法罢了。

  若非迫不得已,他应该不会拥我而去吧。

  我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个弧度,却没有一丝笑意。

  死里逃生,我笑不出来,他如此冷淡,我笑不出来。

  我离开了他的怀抱,我笑不出来。

  我学着他的样子,做出了平静的神色。

  可我的心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他有内力,会轻功,这些都可以让人信服,因为他是将军,是未国如今最被人信奉的少年将军。

  可他忽冷忽热,他那蕴藏了山川大海日月星辰的眼眸里,会有关怀,也会浮现出冷漠。

  那种冷漠,是对万物的漠视。

  他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他轻轻地松开了我,悬着的心似是放了下来一样。

  他拍了拍胸口,像松了一口气一样。

  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他的眼里,镇定自若。

  好像刚才经历的死里逃生,都是假的一样。

  他好像什么都不怕,在死亡面前也没有任何神情。

  又或许说,他知道那些行军蚁伤不了他,所以他从未怕过?

  我眉头微蹙,头痛阻挡住了我继续往下想。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想不到,也猜不到。

  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我不敢想。

  “将军?”我望着他的脸庞喃喃道,脑海里却一直回想着方才的画面。

  有成千上万只行军蚁向我们扑来,他紧紧拥着我,伴着漫天飞沙,离开了那片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